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方力钧:投机分子加入证明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成功

2007年11月26日 13:57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方力钧作品拍卖金额图表

方力钧作品拍卖金额图表(图片来源:上海证券报)

  ■这些机会主义的成分或投机分子的加入,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界来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说明当代艺术家们的事业成功了。任何一件事情是否成功,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看看有多少机会主义分子会加入进来。”

  ■但过度的资本加入,也是艺术家们所无法控制的,这与全球财富分配方式、货币供应量以及贫富差距等是相关联的。这样的状况是艺术家无法控制的,市场也不存在控制,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大家都没有办法去控制。

  ■外界说艺术家炒作价格什么的,这种现象肯定有,但优秀的艺术家肯定是不会去这样做的。炒作价格,只会带来日后潜在的危险。

  ⊙本报记者 杨琳

  如同一场“艺术明星秀”,11月18日,2007方力钧上海个展开幕酒会盛大举行,艺术界风云人物当晚齐聚上海美术馆。展览共展出了方力钧近3年来一直在创作并最终于2007年夏完成的30件(套)艺术作品,涵盖油画、雕塑和装置等艺术样式,展览将持续至11月30日结束。

  据悉,这30件作品中大部分都已经被艺术机构所收藏,其中4件作品由民生银行正在筹备中的民生现代美术馆作为馆藏储备而收藏。这些新作显示出艺术家的一种自由状态,其观察视角从“玩世现实主义”的自嘲、泼皮转向了艺术家对生命、对人生的切身体验。方力钧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说,艺术就如同他生命的附属品,是自然而生的产物。

  “转型”是个很别扭的词

  从“玩世现实主义”到“魔幻现实主义”,方力钧的艺术创作呈现出崭新的面貌,有人说这是艺术家的一次成功转型。然而方力钧并不这么认为,“这几天的确老听到这样的说法,包括刚刚结束的研讨会上,其实这里有个非常大的误区,即‘转型’两个字。这是个很别扭的词,它需要从外界和艺术家自身两个方面去看。比如从A点驱车至B点的过程中,驾驶者可能会转弯,外界看来,认为驾驶者拐弯了,本来向西走的,结果向南走了;但驾驶者自身看来,拐弯才是最直线和最近的距离,是最自然的一条道路。”

  而对于这次展览,业内的评价自然甚高,但方力钧表示,他不太相信外在评价,“这些评价都是很受用的,就像做按摩,但我并不会把根本放在这些受用上。”

  自称是流入大海的一滴水

  方力钧把艺术家比喻成一滴水,他认为这滴水最好的归宿就是到大海,“只有到大海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或许这就是方力钧对自己艺术境界的最高求索。他说:“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的这10年时间里,我这滴水一直沿着一根水管在流动,就像学武之人在练习基本招式一样,还处于一个比较窄的过程中。然而,从2004年开始,我突然闻到了‘大海’的气息和味道,刹那间我的天地变得更宽。”

  这次展出的作品正是方力钧在这种状态和努力下的结果,只是现在才被呈现出来。方力钧指出,这些呈现方式都是自然而发的,是时间、空间、材料以及艺术家能力达到一种巧合状态下的产物。他说:“作品真正的核心价值在于从内部发出来什么,而不是外在的呈现。”

  从困顿期坚持到现在很不容易

  中国当代艺术“火”了,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们也“火”了,这种“火”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是突然迸发的,但对于方力钧来说却是一段长期而艰难的过程。他说:“我们这样的艺术家从上世纪80年代以后就到圆明园,在一个最底层、最贫穷的状态下进行创作。从最初的文化体制下只能发出单一的声音到大家可以发出各自的声音,这样的过程绝对不是可以突然发生的,它是漫长而艰难的。”

  1989年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毕业的方力钧,选择留在北京,并成为“圆明园”画家村的最早成员,自由创作成为他们最大的理想,即使穷得饭都买不起。

  方力钧告诉记者,他们这些在当时看起来另类的人实际上替大家完成和实现了一种梦想,即大家可以有各自的思维和话语方式。而在这之前,这种话语方式是不可能存在的。他说:“在我们这一代之前,还有很多这样的艺术家,他们渴望自由和独立的艺术创作。然而很多人都‘死’了,不是碰壁,就是投降,或出走海外。我们这一代恰是身逢其时,是个人能力和形式合上了这个时代的节奏。所以,中国当代艺术受大家重视是必然的,因为它代表了这个时代大部分人的心理愿望。”

  市场是艺术家无法控制的

  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当代艺术已经成为一部分人获得现实利益的绝佳机会。方力钧直言不讳地说:“这些机会主义的成分或投机分子的加入,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界来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说明当代艺术家们的事业成功了。任何一件事情是否成功,非常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看看有多少机会主义分子会加入进来。”

  然而,方力钧也指出,过度的资本加入,也是艺术家们所无法控制的,这与全球财富分配方式、货币供应量以及贫富差距等是相关联的。正如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价格已经大大超过了西方同时代的艺术家,方力钧说:“这样的状况是艺术家无法控制的,市场也不存在控制,就像泼出去的水一样,大家都没有办法去控制。外界说艺术家炒作价格什么的,这种现象肯定有,但优秀的艺术家肯定是不会去这样做的。炒作价格,只会带来日后潜在的危险。”

  对于藏家的质量,方力钧表示要尽可能控制,“但毕竟是与人打交道,人最大的魅力就是会变,有很多因素不可控制。在这种基础上,只能尽力去选择一些比较稳定的藏家。”

  艺术家的工作方向不是金钱

  近两年很多艺术家受到了市场的热烈追捧,展览开幕就像是一场盛大的“艺术明星秀”。方力钧指出,每个人的个体努力都是希望能被大家所认可和重视,如果说展览受到了关注、艺术家受到追捧,一方面说明大家的努力有了可喜的阶段性成果。另一方面,也要明白,这只是一种现象,一种偶尔的聚会。他说:“其实艺术家的大量工作还是在工作室里完成的,然而这些时候是别人没有办法看到的。开幕式、酒会就如同一个球体上的某个点,在艺术家的整体生活中所占比例非常小,他们更多的是在努力做工。”

  他说:“艺术家在这个社会中还有可能受到尊重的话,一定不是因为富有,而是艺术家所拥有的文化艺术价值。所以每一位艺术家的工作方向一定还是在更核心的文化价值上,而不是金钱。”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