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藏家吴湖帆

2007年11月24日 09:14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文/张春记

  吴湖帆生于晚清,出身苏州名门,由于社会环境的转变,他属于最后一代的传统文人,因而从他身上也折射出了古老艺术在近现代发展的痕迹。

  吴湖帆的绘画为人赞誉。他从正统派入手,并由此上溯,对诸家画派多所师法,这在当时的画家群体中并不多见。在上世纪40年代,他已名震东南;作为吴人,他继承发扬了吴门画派的精粹;身处上海,以他为首的三吴一冯更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与他的绘画艺术同时还为人们称颂的是他的收藏。他的收藏,为其创作、鉴定提供了丰厚的资源和坚实的基础,这也是传统画学的一大特色。如今,这些艺术品虽然大部分被国内外各大博物馆及其他公私机构收藏,但从某种角度讲,未尝不是吴湖帆生命的延续。

  吴湖帆梅景书屋的收藏,以其藏品丰富且精品较多,闻名遐迩。吴湖帆先生嫡孙吴亦深先生著文称:“在众多与‘梅影书屋’有关的梅花之中,最广为众所周知者,即宋景帝年间刻本《梅花喜神谱》与《宋汤叔雅梅花双爵图》两件,此亦为‘梅景书屋’名称之由来。”汤叔雅为宋“墨梅”创始人杨无咎之甥。《冬心画梅题记》曰:“叔雅画梅,曾见于吾乡梁少师乡林家,不愧逃禅叟(杨无咎)。”吴湖帆记其“受画梅遗法,而杨以踈名,汤以密实”对前辈多有创新。观其画,但见千花万蕊,锦簇芳浓,风前月下,不胜繁华春色。《吴湖帆文稿》对之有详细的描述“图作老梅一树,枝杆盈百,花朵数千,翠鸟欲语,粉香玉色,绝似绵绣画屏”,因而吴将之奉为“宋画中神品也!”并在日记中写道 “与宋刻《梅花喜神谱》同贮,名吾居曰梅影书屋。”

  吴湖帆的藏品来源,大致有四。一,吴大澂遗留。吴大澂精鉴赏、富收藏,对金石书画颇有研究,为官之余撰写了数部有关古文字及书法方面的重要著作,他所藏字画多归吴湖帆。二,沈韵初所赠。沈韵初为吴湖帆外祖父,亦有不少收藏,其中以董其昌书画为多,曾以“宝董阁”名其斋室并请人治印。董其昌对吴湖帆颇有影响,沈韵初将所藏董氏书画悉贻吴湖帆,故在梅景书屋的藏品中,董其昌的作品一直占有显著的份量。 三,潘静淑嫁资。潘静淑乃苏州名门,其祖上历代喜收藏,“攀古楼”所藏文物富敌东南。潘静淑过门时曾以部分藏品为嫁资,如宋拓欧阳询《化度寺塔铭》、《九成宫醴泉铭》、《皇甫诞碑》等。四,购买及交换。购买与交换藏品是书画收藏的重要渠道。吴湖帆自1924年到上海后非常注意收揽文物,特别是字画。我们可以在诸多经其收藏的古书画上发现其斥资购入的记载。

  吴湖帆的收藏当然是以书画为主,大大小小有千件左右。吴湖帆生前曾经编制了收藏目录,皆亲笔抄写,除了《吴湖帆文稿》中刊印的《吴氏书画记》外,尚有《梅景书屋书画小记》和《梅景书屋书画目录》,当然,前者所收录内容最丰富。这虽然不能得知他收藏的全部,但基本可以知道其大概情况。《梅景书屋书画小记》共有三册,从自述可知,成于1933年,属于比较规范的书画著录,他在前言里叙述了梅景书屋收藏的缘由。

  《梅景书屋书画目录》,无确切的纪年,该册有《宋元集册》,也就是吴湖帆1936年发现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卷》之残卷《剩山图》的那一套册子。这说明它成书于1936年之前。从其字体分析,或在《梅景书屋书画小记》之后。该目录仅仅登记书画512件作品名称,对其附属内容一概从略。今秋匡时拍卖中所征集到的王石谷《写宋人词意山水册》十二开(册页签条作“王石谷写唐宋人词意真迹” 十二帧,实为一物)名字赫然在内。

  从可据的梅景书屋收藏名单看,吴湖帆对清中期之后如扬州画派、海派作品并不钟爱,他收藏下限的重点是清六家,自此上溯,精品颇多。对于重要和非常喜欢的藏品,自然礼遇有加。如称宋代汤叔雅《梅花双爵图》为“神品”,并封为“梅景书屋镇宝”; 慈禧对此画也珍赏不已并亲自临摹一本,并于光绪己丑(1889)年元宵节时将临本与真迹一同赐予潘祖荫,而潘祖荫又是吴湖帆夫人潘静淑的叔公。所以这件作品就成为潘静淑、吴湖帆夫妇二人“梅影书屋”的藏品。吴湖帆视之如至宝,在画的锦套上自题“梅影书屋镇宝”之语。这件古代名迹上一次与公众见面是1937年教育部第二次全国美术展览会,而第二次公开露面,则将是在12月1日开槌的匡时07秋季拍卖会上,前后历经整整70年,这无疑将是大陆秋拍的一大亮点。他又跋写黄公望《剩山图》是“画苑墨皇,大痴第一神品”;而得到了王石谷《写宋人词意山水册》十二开后,认为其余王石谷作品皆可“屏去而无憾”等等。要么就是对中意的藏品再三题跋,反复咏之,多次钤盖收藏图章。这从今天可看到的梅景书屋藏品上可以得到证实。

  梅景书屋丰富的藏品,为吴湖帆的创作和鉴赏研究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他的鉴赏,实际体现了传统书画鉴定的特色,即绘画创作、收藏与鉴定的密切合作,这一点,和米芾、赵孟頫 、董其昌以及张大千、谢稚柳是同样的。吴湖帆就鉴赏书画方面很少有文字著述,他往往在历代书画的裱边、诗塘直或珂罗版画册上书写其品鉴意见和对画史的研究心得,片言只语中闪烁着智慧的火花。如他在王石谷《写宋人词意山水册》就一题再题,前后竟达八次之多。如:

  石谷子临摹宋元工(功)力最深,故笔墨间变化亦最多,晚岁之作,自匠独运,元气淋漓,逈非他人可及。或诋石谷画无书卷味,实非具真识力也。盖石谷寓雅秀于笔墨之内,与南田、麓台不同,有或出门弟辈代作,便落滞相。次册为晚岁兴到所作,更觉丰韵独绝,贮之巾箱,永充文房良伴可也。石谷有知,应笑许余为知己。

  这段跋语写于壬申(1932年)七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