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尤托皮亚女人们的绘画故事

2007年11月24日 01:14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文/张霞

  88幅出自澳洲尤托皮亚(Utopia)原住民之手的丝绸画,在收藏人Janet Holmes à Court女士布置下静静挂在一座明代建筑内——上海虹庙艺术中心。当地铁二号线从南京东路穿过本城最多人流的商业步行区时,被改建翻修过的明代建筑地面随之发出颤动……这并没打扰到Janet Holmes à Court严格调整丝绸画的水平度,对她而言,自十多年前,女儿代她前往尤托皮亚地区、参与了《A PICTURE OF STORY》画册的拍摄和制作,之后,为收藏所做的专注都转为内心的快乐。并且,她所拥有的这88幅丝绸画属于永不出售的性质。

  当忙完这些准备工作,她才回应出颇为夸张的表情,地窖里的葡萄酒可不适合经历那些震动,要知道,她的另一身份是Vasse Felix酒庄的经营者,这是个位于西澳玛格丽特河流域的人气酒庄。建立Holmes à Court画廊已有7个年头,Janet希望把自己的收藏与原住民文化转达给更多澳洲人,几个世纪前,Utopia部落的先人就开始生活在这片土地,同样依赖于此的,还有其它众多部落,包括Atneltye Boundary Bore、Lyentye Mosquito Bore和Atnarare Soakage Bore等。

  但我们似乎很难了解他们,以及欧洲人到达前的漫长岁月,也就是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或许有些观光客们并不赞同这样的观点,他们通过旅行社获得了不少的体验,比如,类似Bangarra Dance Theatre表演艺术中心、北领地的世界遗产卡卡杜国家公园(Kakadu National Park),或是深入丛林聆听原住民讲故事及传统舞蹈表演。

  但对于没有文字和印刷术的原住民,风霜雨雪轻易便摧毁了先祖在岩石和树皮上画下的任何印迹,尤其是采用天然可溶解于水的赭石为颜料的岩画,很容易受到水的破坏,人们却无能为力。直到上世纪50年代,澳州政府和某基金会协力将丝绸印刷技术传授给部落的女性们,并提供给她们丝绸和所需工具,鼓励她们创作。这种方式让她们有可能将记忆和传统切实地记录下来。

  于是,便有了Janet所珍藏的、88件那个年代的丝绸画精品。

  生机勃勃的乡村和生活场景在朴素、原始、简单的线条和图形中得到了极大的重现,而妇女们所描绘出的细腻情致从那些静止的丝绸材质上涌向人心,它们具有超越语言和时空的力量,她们与土地的关系是神圣、值得敬畏的,亦深信神明庇护着丛林食物的丰盈,并且用不同符号涂抹身体向神明奉上信仰。在收藏者Janet Holmes à Court女士眼里,以传统方式与大地进行精神对话的记载远比任何旅行来得真实。

  也许有人想从艺术流派角度来了解尤托皮亚的丝绸画,Franchesca Cubillo女士的回答是,放弃这样的想法。对于生活在沙漠或海岸线的不同原住民部落,“艺术和非艺术的区分是无意义的”,长达几世纪的绘画史中,人们从长辈那里获得知识和宗教信仰,所谓流派的概念并不存在于他们的思想中,蛮荒中顽强生存下来的古老文明就是他们的流派。若想区别不同部落的绘画可观察他们各自标志性的习俗或宗教图案,以及画面上产自不同地域的植物和动物。

  作为澳洲北部地区博物馆和美术馆原住民艺术和物质文化高级策展人,有着Borroloola原住民血统的Franchesca在过去十多年内,一直策划原住民艺术展览,曾受澳大利亚外交部的赞助前往美国访问,并在华盛顿国家妇女艺术馆举办的“梦想之路——澳大利亚原住民妇女画家”研讨会上发言。

  她觉得尤托皮亚丝绸画另一点与众不同在于,绘画中形象化的图案在传统和非传统两者之间形成了富有创造性的碰撞。此部落最著名的艺术家Emily Kame Kngwarreye以及其他每位祖母在创作绘画时,她们思考、唱歌以获得正确的灵感和想法,而她的孩子们在一旁学习、观察和做些帮助。即便孩子们离开部落,去现代都市读书和生活,仍然记得心中的信仰,那些来自祖先及神明的东西。如果他们想创作一些非传统题材的绘画,也不会影响他们所继承到的古老文化。

  尽管丝绸画艺术只在过去二十年的短暂时期影响艺术品市场,曾拍卖出澳洲原住民丝绸画最高纪录是140万美金,来自Kathleen Petyarre的某幅作品。那样也意味着,与之同时代的原住民女性艺术家的丝绸画是最能代表原住民文化的作品。毕竟,人们多少有些担心,完全脱离了那块土地和生活方式的新一代人会有怎样的变化。因为,她们不再经历带猎犬打猎、收集野番茄、举办仪式和乡村生活。

  Franchesca没有特别困扰,尽管她的女儿即将前往伦敦生活6个月,儿子还在悉尼做电子乐,她的原住民艺术展览活动已经排到2010年的巴黎,她和Janet Holmes à Court深信,自己为之所做的每次展览、讲座和活动,都可以让这种古老文明继续获得生命力。就好像她们的祖先早在几千年前,已从依靠季风、驾船登陆澳洲的印尼人中学到了丝绸和印刷技术,而印尼人的丝绸染色技术显然又来自中国。有着深色卷发的Franchesca想说,这种艺术创作的根源是古老的,自然的,而并非仅仅来自政府的某种保护政策。她希望尽快回到达尔文(Darwin),只有在那里,她能获得更多为原住民艺术服务的快乐。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