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金价飙涨下的六都寨

2007年11月16日 22:00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杨兴云

  上世纪80年代,这里曾被称作“金都”,现在,六都寨的淘金人,散布于国内外出产黄金的角落。

  湖南隆回县六都寨镇的农民刘明伟,这几天正在准备外出挖金的各种用具,尽管他9月份才从西藏阿里地区的普兰县回来。

  “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出去挖金的人回家的季节”,刘明伟说,金矿资源丰富的新疆、青海、西藏这些地方,冬季水面会结冰,淘金的回收率很低,要到来年的四五月,他们才会再回去。

  但是今年的情形,有了不同,由于金价的持续上涨,六都寨在外挖金的人,都不愿放弃这种发财的机会,纷纷外出。

  新疆、西藏等地去不了,很多人就到云南、四川,甚至缅甸、越南。刘明伟这次要去陕西商洛,“有朋友已经在那边,听说情况不错。”刘明伟说。

  就在刘明伟准备动身的时候,上海黄金交易所9999金价不断冲击200元/克大关。此前,国内黄金价格短短两个月内累计上涨20%。

  中国挖金“第一镇”

  六都寨全镇面积162.8平方公里,人口57000多人。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因修建六都寨水库挖浚辰河河道发现黄金,六都寨的挖金热便一再升温,历久不衰。

  “当时,整个辰河里挤满了挖金的人,不仅河岸被掏空,后来甚至连河岸附近的农田也未能幸免。”六都寨镇民王先生回忆说。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六都寨砂金的价格为每克8至10元,吸引了四面八方大批客商前来购买,当地所产黄金供不应求。当时,六都寨被很多外地人称作“金都”。后来当地一位金老板还建起了一座以“金都”命名的当地最豪华的酒店。

  在付出乱采滥挖河道和农田被大量毁坏的代价之后,六都寨换来了一批靠挖金起家的老板。

  很多六都寨的金老板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在积累起个人第一桶金的同时,也积累起挖金的技术、经验和胆识。当地1.44吨黄金储量枯竭之后,六都寨人开始转战国内外大规模淘金场。挖金的地区,先是扩展至中国老牌黄金产地黑龙江漠河和新疆阿勒泰,随后更覆盖到中国所有产金的地区。

  六都寨镇纪委书记刘文华说:“全国各地,只要有金矿的地方都有六都寨人”。每年开春的时候,几乎在所有从湖南开往新疆、西藏、云南以及黑龙江等产金地区的长途列车上,都不难听到操六都寨方言的外出挖金者。

  几年前,六都寨有关部门曾经作过一个调查,六都寨农民挖金的足迹,不仅覆盖全国24个有黄金资源的省区,甚至还延伸到周边的缅甸、越南、老挝、俄罗斯和吉尔吉斯、哈萨克、蒙古等国。

  在青海格尔木,街上随时都可以遇到六都寨人,很多六都寨的挖金老板在格尔木设有办事处和中转站。

  财富效应

  曾经在新疆阿勒泰、西藏阿里、那曲及陕西商洛挖金的六都寨金老板刘红龙说,在六都寨像他这样靠挖金搞到几十万、几百万的“小老板”,难以计数,“有的人投资几百万,三五个月就搞到几千万,甚至上亿”。

  他估计,六都寨的金老板,资产上亿的有几个,上千万几十个,上百万的则有几百个了。

  六都寨镇纪委书记刘文华介绍,六都寨靠挖金起家的老板首推刘平建。这个拖拉机手出身的六都寨首富,在六都寨、隆回、邵阳、长沙、珠海以及国内很多城市都开有公司。

  刘文华说,刘平建当初挖金的收入至少有几个亿。据说他在西藏的金矿,一天要产出100多斤金子。

  刘文华说:“湖南的年轻人一般选择到沿海打工,但六都寨的年轻人进厂的少,很多人都去给金老板打工。”普工每月 1200—1500元,司机2500—2800元,推土机手3000元,铲车司机每月四五千元,全部包吃包住。

  刘文华说,挖金的财富效应还波及到六都寨及隆回县的政府机关。一些干部有的请假,有的干脆辞职,加入到挖金者的行列。

  刘文华举例说,去年六都寨就有一个干部投资几十万挖金,结果当年就赚了五六百万,还买了一辆奥迪轿车。随后,记者从一位镇政府工作人员处获悉,那个干部是现任六都寨镇一位副镇长。

  后续隐忧

  按照现行的相关法规,金矿资源的开采需要当地国土部门的许可,还需要办理工商及税务登记手续,最关键的则是需要通过环保部门的评估。

  湖南一位国土部门人士表示,按照现在这些金老板的挖金技术水平及对资源、环境的影响破坏情况,几乎没有获得许可的可能。一位刚从西藏挖金回来的老板更直截了当地说,几乎所有私人采金者的采金行为均属于“非法开采”。

  一位在西藏青海等地挖过金的老板说,迫于环保方面越来越严厉的要求,在当地,开采金矿的老板几乎都是以其他名义进行开采,最后“用钱封住当地政府官员的嘴”。比如,他们在西北某地的一个采金点,原本位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之前的采金活动被叫停之后,今年他们又以复绿的名义偷采。

  该老板表示,经常会有工商、税务、环保等部门前来“检查”,每次都需打点几万甚至十几二十万的红包。据他所知,在别的地方,“要给当地主要领导送重达十几斤的金腰带,而科级干部会获赠丰田一类的轿车。”

  此外,在六都寨,由于挖金融资所引发的高利贷现象,正逐渐成为一种隐忧。

  刘红龙表示,在六都寨,向私人融资的利息很高,曾经有过很多向高利贷者贷款挖金之后,由于亏损,不敢回家的案例。

  “虽然还没有由此引发杀人放火之类的恶性案件,但由讨债引起的打架斗殴之类的事件还是常常发生。”刘文华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