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万峻池:从半包烟换一幅字画开始

2007年11月16日 05:14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年届知天命的万峻池,已有30多年的收藏经历。从13岁冒风险用几分钱换字画,到1994年创办公司,万峻池把目光集中在有潜力的当代海派名家身上,通过收藏、出版和策划画展来推介这些艺术家而实现自己的价值

  吕宁

  1994年,国内艺术品市场刚刚萌芽,万峻池敏锐地认识到艺术品会有相当大的潜力可以挖掘,而要发挥这个潜力,则需要有人来发现和经营有潜质的艺术家。众多海派名家,如吴琴木、吴华源、张大壮、谢之光等等,长期以来他们的作品一直售价偏低,这与他们的艺术地位极不相符。于是万峻池成了国内第一批艺术品经纪人

  48岁的上海收藏家万峻池的家俨然是一个画廊,或者更确切地说,更像一个艺术品仓库。整套公寓大得会让初来的客人迷路,但所经之处墙壁上竟没有一处“留白”,挂满了各种字画,而更多墙上实在挂不下的卷轴,则与众多古玩瓷器一起被填满了墙边各个空隙。

  万峻池把这里取名为“怀菊草堂”。年届知天命的他,已有30多年的收藏经历。万峻池说,他从13岁用几分钱换字画,到今天花大钱推广艺术,其间自己收藏了4000多幅书画藏品,几乎一幅都没有卖掉,全在这“怀菊草堂”之中。

  万峻池有收藏家的热情,也有商人的头脑,但他比收藏家更有野心、比商人更敢于不计成本地坚持信念。万峻池的这种个性,让他成为国内书画界颇有意思的人物。

  “如果墙上要挂东西,我只选画”

  聊起书画,万峻池能够侃侃而谈,但面对摄影记者的镜头,他却突然变得拘谨害羞起来。原来万峻池平时很少拍照,甚至连结婚照都没有拍过。他说:“如果要在墙上挂一件东西,我只会选择挂画。我除了书画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爱好,为此,我可以牺牲掉许多东西。”这个看来近乎偏执的论调,恰恰反映了万峻池的执着和大胆。

  万峻池相信命运。13岁时因为酷爱书法,他用半包“飞马牌”香烟从邻居那里换来了一幅书法作品。这是他的第一件收藏。有意思的是,第二年,这幅书法的作者周孝国先生竟然转到万峻池班上,成了他的任课老师。万峻池还记得周先生在第一堂课上自我介绍时,自己有多么惊喜。

  “当时我站起来跟周先生说:‘我买了一幅书法,作者也叫周孝国。’先生听了也奇怪:‘我这个字也能卖钱吗,你喜欢以后我给你。’”

  这次命运的巧遇后,万峻池便与周孝国结下了师徒缘,也逐渐结识了更多上海书画家,从此走上了收藏这条路。上世纪70年代是书画收藏最不被看好的年代,也是今天看来最好的收藏时机。当时书画被看作“四旧”,艺术家不受尊重,艺术品被当作废纸。民间私下交易字画甚至被视为投机倒把行为,是要被执法部门取缔的。

  “最早开始收藏书画的时候,我是四面楚歌,周围的人都反对我,”万峻池回忆道,“但是我脾气犟,他们越是反对,我就越是要坚持下去。当时也没什么目的,也没有意识到这些东西以后会值钱,只是非常单纯的喜欢,想买来摆在家里看看。”

  如果是在10年后,万峻池可能就因为买不起画而被迫放弃了。可是那时万峻池出入各种书画交易摊,所冒的唯一风险就是偶尔会被“请”进派出所“挨训”。

  “当时书画和金钱是不挂钩的,几毛钱就能换一幅画。我拜访那些老画家的时候,买点点心就能换一幅画,而且有人喜欢他们的画,那些老画家还很开心。”

  万峻池还记得他初次拜访海派山水名家应野平时的场景。那天他手执大石翁唐云先生的字条来到应野平家中。那时万峻池还只有十几岁,而应野平已经是个古稀老人。那时应老正在作画,见到字条后还喃喃自语:“大石翁怎么介绍个小鬼来?”万峻池鼓起勇气说:“我在别人处买了您的几幅画,想请您看看真假。”应展卷一看,果真是自己的作品,顿时便高兴起来。

  数日后,万峻池再次来到应府,从怀中掏出了一条金灿灿的项链,怯生生地对老人说:“应老,我用这个换您的画。”应老接过项链看了看,问道:“是从家里偷出来的吧?”万峻池如实告之:“不,是外婆留给我将来讨媳妇用的。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就用它换画吧。”应老闻言,慢慢起身取出他当时刚完成不久的山水作品任万峻池挑选,还帮他包扎好,临送他出门时,应老将项链塞回万峻池的手里,说:“拿回去放好,将来好派用场。”

  出门后,万峻池感动得热泪盈眶。当时“文革”刚结束,应老尚未走红,生活也过得清贫,但对于一个后辈却能够如此真诚和慷慨。那时万峻池便下定决心“有朝一日要为应老办画展、出画集,让老先生过上好日子”。

  2000年,在应野平诞辰90周年、逝世10周年之际,万峻池果真实现了当时愿望。他从自己收藏的700多幅应老画作中精选出400幅,在上海朵云轩举办了“应野平情系祖国万里江山画展”,还发行了大型画册《应野平画集》。

  “艺术品是需要经营的”

  今天,万峻池对艺术的热情已经从简简单单地“买画回家看”,上升到了推动艺术的整体发展。在万峻池毫无经济实力的那段时期,他所结交的谢稚柳、黄幻吾、刘海粟、陆俨少、程十发、刘旦宅等众多老一辈书画大师,对他不吝赐教,有的还曾赠以名作。万峻池至今感念在心,他所能想到的回报方式,就是用自己的力量弘扬民族艺术。

  1994年,国内艺术品市场刚刚萌芽,万峻池敏锐地认识到艺术品会有相当大的潜力可以挖掘,而要发挥这个潜力,则需要有人来发现和经营有潜质的艺术家。众多海派名家,如吴琴木、吴华源、张大壮、谢之光等等,长期以来他们的作品一直售价偏低,这与他们的艺术地位极不相符。于是万峻池成了国内第一批艺术品经纪人。

  1994年,万峻池创办了自己的艺术公司,取名为“野草斋”。把目光集中在有潜力的当代海派名家身上,通过收藏、出版和策划画展,来推介这些艺术家,让更多的书画爱好者、收藏家认识他们的作品,使他们的作品提升到合理的价位。

  其中万峻池最引以为豪的是推出了老画家吴野洲。吴老在上世纪40年代便与海派名家唐云等齐名。国民党元老、书法大师于右任对他的作品颇为赞许,曾以“国画大师”四个大字相赠。吴老投身画坛70余载,门下弟子无数,辛辛苦苦一辈子,却依旧两袖清风。万峻池与吴野洲相交20多年,眼见吴老的才华被埋没,万峻池怎么也看不下去。他始终相信:“艺术品是需要经营的。现在有几千个画家天天在创作,需要靠经纪人从中挑选出真正有才华的艺术家,把他们推向市场,才能真正发挥他们的价值。”

  于是他花了半年时间与吴老倾心长谈,建议老人排除干扰潜心创作,举办画展来体现自己的艺术价值。1996年初,万峻池出资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海风画廊为吴老举办了他在上海的首场个人画展。百余幅佳作引起海内外众多美术界人士的关注。93岁高龄的吴野洲终于在晚年得以彰显画名。

  “作为艺术品经纪人,我能自信地说,现在中青年当代书画家当中顶尖的人很多都是我推的。比如张桂铭,我刚开始推他的时候,他的画价在每平方尺1000元左右,而目前他的价格已经达到2万元每平方尺,整整涨了20倍。”

  万峻池在成功推介了30多位当代书画家后,没有趁势继续炒作,因为他认为真正有才华、值得推介的当代书画家仅此数字而已。“我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10个艺术家里,我只会推介2个,那么另外8个人就会不高兴。但我认的只是真正好的艺术。”其实此时,万峻池心中已经有了新的目标。

  目前一个“怀菊草堂”已经满足不了万峻池,对他来说它只是一个中转站。“下一步我要开自己的书画院和美术馆。”4000多件艺术品不能闲置,万峻池要为它们找一个更好的空间,让所有人都能欣赏到好的艺术。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