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揭秘书画义拍多赢之道

2007年11月13日 10:22 来源: 公益时报 【字体:


  大多数书画慈善拍卖会的实际捐赠数字,为什么远远低于拍卖收入?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动力,能够整合多方资源维持义拍活动?当前国情下,这种利益分配格局合理吗?

  ■ 本报记者 程芬 文

  11月9日,星期五,北京爱家国际收藏美术馆,第三届中国名家书画慈善拍卖发布会隆重登场。在两个小时的议程里,主办单位、承办单位、知名书画家等各方人物轮番登场,或发表感言,或颁发爱心证书,个个眉开眼笑,一派繁忙和谐景象。

  2005年,首届中国名家书画慈善拍卖会在金台艺术馆举办的时候,也是此番热闹景象。

  不同的是,那一年,主办单位是中国儿童少年发展基金会(下称儿基会);2006年,组委会公布过一个征稿函,主办单位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但实际上,后者并未盖章。后来,组委会搭上北京市希望书库基金会“2007信念人生慈善拍卖会”的顺风车,挂名“协办单位”,第二届拍卖会就此低调处理;而今年,北京市华夏中医药发展基金会接过主办单位的接力棒,两宗“国粹”携手高调出场。

  中国名家书画慈善拍卖会的第一主办单位为什么频频更换?这与拍卖收入的分配有关系吗?在“假拍”、“拍假”之风盛行的收藏市场,“书画慈善拍卖”生态链靠什么来维系?

  带着上述疑问,记者对慈善机构、运作公司、书画界等进行了访问和调查。

  捐赠并非“全部拍卖所得”

  2005年11月27日,北京金台艺术馆,首届中国名家书画慈善拍卖会开槌。

  在著名拍卖师王刚等人的激情陈述下,整场拍卖会热烈而感人。现场300多人或坐或站,高举号牌,争相竞拍袁熙坤、姚少华、宋涤、上官洪夫等名家作品。几个小时后,拍卖会以60%的成交率、近200万元的成交额宣告结束。

  然而,当记者致电第一主办单位——中国儿基会的宣传部门时,工作人员显得很诧异:“慈善拍卖?我们在今年6月和9月才做啊。2005年……我没有印象。”

  记者随后查询了儿基会当年的内部通讯,发现了拍卖会即将举办的新闻和其他数百万的捐赠新闻。而关于书画慈善拍卖的具体捐赠数据,内部通讯只字未提。

  对于慈善拍卖,人们最关注的是拍卖收入如何分配,但是这次活动偏偏“忽略”了这个最关键的数字。

  11月11日中午,记者向首届慈善拍卖活动的主要发起人和执行人、北京匹夫品牌管理集团总裁许喜林询问捐赠数字。当时,许喜林正在第三届拍卖会的预展现场接待参观者。他说,捐给儿基会的部分,大约有30余万元。“具体数字记不清了,要看捐赠发票才能告诉你。”

  许喜林说,为了“探索可持续发展的公益模式”,组委会在活动启动之前就确定了一个“多赢”的拍卖收入分配方案:如是书画家本人捐赠的作品,则拍卖所得的20%捐给基金会、30%返还作者本人,其余的扣除成本后作为承办方的收入;如是收藏家捐赠的作品,那么只有10%的交易额捐给基金会、60%~80%返还收藏者。

  很明显,这个收入分配方案中,收藏者是最大受益人。

  这是迫于现实而采取的做法。2005年6月,组委会印刷了5千多份征稿函,向全国各地邮寄了2000多封信,在北京市发放了单页3000多份。两个多月后共征得500多幅书画作品,但经专家挑选,大多数均遭淘汰。于是,组委会决定另辟蹊径,转过头来想多征集收藏作品。

  “收藏者都是花了成本的,所以给他们的回报比较高。”许喜林解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嘛,慈善氛围还没有普及,多数人都有一些私心。但是我们强调参与,每个收藏者都能捐出10%,也很不错。”

  被许喜林称为“多赢”的分配方案持续至今。在11月9日的预展发布会上,组委会称“拍卖所得利润全部捐赠给华夏中医药发展基金会,用于华夏中医药科普工程”。许喜林解释,“拍卖所得利润”就是“拍卖所得的20%”。

  实际上,目前多个较有影响的书画慈善拍卖活动,捐赠的都非全部拍卖所得。今年6月17日,北京晚报和北京市慈善协会主办的首届“中国书画名家慈善献爱心大型义拍会”首场义拍会历经两年筹备而问世。当时的新闻称此次募集善款110多万元,但是北京市慈善协会财务部的数字显示,到账的拍卖收入只有92.97万元。扣除北京晚报的12万元印制费、8万元场地费以及返还给燕苑都画廊的30%拍卖所得外,慈善协会的净收入为40余万。

  “大机构不带我们玩”

  在解释为什么没有与儿基会继续合作的时候,许喜林说:“儿基会年度捐赠收入过亿,麻烦那么久才得到这点钱,大概会重新考虑成本和效益的关系。”

  根据惯例,慈善拍卖会都需要一个公益机构来当主办单位,其权利是接受捐赠,同时履行出具文件以证明拍卖的公益性和合法性、机构领导列席启动仪式并向重要的捐赠人颁发爱心证书等职能。

  策划中国名家书画慈善拍卖会的时候,许喜林最先找的就是中华慈善总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等享受全额免税的“大名头机构”,但是这些机构的门槛很高,“像中华慈善总会,不但要求上交全部拍卖收入,还要我们先交二三十万元保底。”

  “公司成立11年,赚了不到1000万元,百分之六七十都投到这些活动里去了。”

  许喜林说,1998年,他参与策划宣传了中央电视台“我们万众一心”赈灾募捐晚会,晚会募款6亿余元。自那以后,他对“慈善”的热情就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年都会推出一两个带有公益色彩的活动,包括1998年底为中华慈善总会义务出版发行《1998中国水灾》大型摄影纪实画册、2001年1月为中华慈善总会“慈爱孤儿工程”策划“过年不忘孤儿”公益广告与宣传活动、2003年毛泽东111岁诞辰五项活动等。

  “当初,我也没想着要收回成本,做就做了。”许喜林感叹,1997年成立匹夫公司,就想以责任和贡献为使命,但是做公益活动的时间长了,公司资金日益紧张,最困难的时候还曾三个月发不出工资。“长期这样做,公司要垮台了。”

  举办书画慈善拍卖会,最关键的环节是捐赠人和买家。为了吸引更多更好的书画作品,活动组委会必须投入一定的成本。“比如,为落实一位名家的捐赠,我们从头到尾要打近百个电话,有些人还要亲自上门四五次。”许喜林说,“办这个活动,公司投入人力财力忙乎了六七个月,我至少要保本经营。”

  现在,许喜林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做慈善活动,要寻找“门当户对、中等偏上”的合作伙伴,包括慈善机构、书画家和拍卖公司。

  北京有300-500家拍卖公司,80%左右不景气。很多小公司自身难保无暇奉献义务的慈善拍卖会。而几个顶级的拍卖公司,自己的业务都忙不过来。“他们一场十几亿的商业拍卖就能收几千万佣金,而我们几个月总额才能拍一两百万。”许喜林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太大的,不带我们玩。太小的,跟我们玩不起。所以,我们就要找中等的正在成长的拍卖公司。”

  对许喜林来说,最困难的阶段已经熬过去了。三年下来,中国名家书画慈善拍卖会已经积累了不少资源,比如,全国三大拍卖师之一的王刚是其义务拍卖师,国家博物馆书画鉴定家许丽帮助制定拍卖标的价格,北京爱家国际收藏品交流市场免费提供场地……

  “明年,我们可能与大名号的机构合作。”许喜林告诉记者:“我们壮大了,他们就愿意带我们玩了。”

  标的定价比市场低一半

  有人说,现在是艺术收藏市场的黄金时期,但是业内人认为,现代作品鱼龙混杂,拍卖新闻的“天价”里有很多水分,因而书画慈善拍卖,不懂的不敢买,懂行的一般对当代作品保持观望状态。而真正的慈善家往往认为,捐钱就行了,没必要买这些东西。

  这种状况,决定了书画慈善拍卖的“叫好不叫座”。今年6月17日,北京晚报和北京市慈善协会主办的义拍会上共有246件作品亮相,4个小时竞拍后成交率为60%,其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李荣海先生捐赠的《映日荷花》以10万元拍出,解放军艺术学院国画系主任刘大为创作的、神六搭载的《跃马图》最终拍得25万元,齐白石的得意门生许麟庐的《万世和平图》以31万元拍出。

  单幅作品的成交价似乎不低,但是与海外的慈善拍卖相比,这样的成交率和成交总额不足以令人大受鼓舞。

  “虎王”姚少华说,去年,他参与创作的巨幅“雄风万里”图在香港义拍,为中华慈善总会拍得130余万元。“我也没想到能卖到这个价,这在内地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香港,慈善拍卖的价格都会比较高。”香港新美术学会会长胡永凯先生说:“拍卖师会指着一个人问:你买不买?这个人就不好不思不买了。所以,我在香港还没有看到流拍的现象。”

  “咱们这里刚好相反,慈善拍卖一般都比商业拍卖价格低。”许喜林坦认,本届书画拍卖成交额超过100万元就算及格,拍到200万元就很不错了。

  记者发现,第三届中国名家书画慈善拍卖会的拍卖标的,定价比市场低一半还多。例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宋涤的彩墨画市场价一般为2万元/平尺,但是在这里,一幅近4尺的《鸭》定价才2-3万元。姚少华的《“世纪之虎”长白雄风图》、《祥和图》在去年9月的商业拍卖会上分别拍出220万元、132万元的高价,但是此次拍卖,一幅8余尺的《虎》,定价仅3-5万元。

  “爱心活动嘛,我们主要是考虑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国家博物馆书画鉴定家许丽说,“2万元的,我们将保留价控制到1万之内,这1万块钱的,常常5千元起拍。所以,你看到的价格比目前的市场价要便宜很多。”

  “低价策略”得到了部分知名画家的赞同。台湾中国美术协会秘书长、85岁的杨年耀先生曾对许喜林说“不要瞎标价”。

  但是,更多渴望提升的画家看到自己的作品定价偏低时,常常表示不满意。11月6日下午,在堆满了书报材料的“总裁办公室”里,记者就看到一位女士与许喜林“讨价还价”。

  “起码也给我1000块钱的底价唦。在武汉,我的画基本都是3000-8000元,上次成交的时候也有4000元。”

  “卖得出去才是硬道理。再说了,这是慈善拍卖,价格低一点,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

  “底价都没有,掉价子……”

  “这有什么掉价的?这次,百分之七八十的入围作品都是无底价拍卖。”沉思片刻,许喜林想出了一个办法安慰女士:“这样吧,我把你的名字写进新闻稿里。”

  “讨价还价”告一段落。许喜林对一直在场的记者解释:“人都是需要鼓励的。初级阶段嘛,还是要坚持多赢原则,让大家各得其所。”

  书画义拍如何“打假”?

  在收藏市场,有一句话叫“三年做玉器,五年做瓷器,五十年做书画。”书画拍卖的专业性很强,其中向来不乏鱼目混珠之事。因此,当艺术品拍卖成了继股市、楼市之后的又一投资热点后,艺术品拍卖渐渐面临着假价、假画与假拍三大痼疾。

  当假的真拍真的假拍、种种丑闻不时现诸报端时,慈善拍卖如何打假呢?

  2005年,首届书画名家慈善拍卖会组委会征集到了70多幅“大名头”作品,经专家鉴定全为赝品,组委会将这些作品全部退回。

  今年,记者在拍卖图录上看到了许多署名为范曾、徐悲鸿、张大千、启功等大师的作品,真假难辨,但是组委会一律以“无底价”处理。

  “有很多书画都是收藏者和画廊送来的,他们自己就说以无底价拍卖。”许丽告诉记者,“这些书画,我们叫商品,实际上绝大多数就是仿品。有些收藏者要这个大名头,他们将辨别真伪本身看作一个乐趣。”

  买家是交易时的鉴定家,他们看中了一件作品,常常花比底价高数十倍的价格来竞拍。因此,近年来,有一些未成名的艺术家通过拍卖会进行市场炒作。他们到拍卖场上自卖、自买一番,或邀请朋友在拍卖会上哄抬自己作品的价格,以期在今后的销售中获得更好的回报。

  这样的“捷径”几乎已经成为书画界公开的秘密。在征集捐赠作品的时候,也有画家向许喜林展示拍卖成交证书。

  “我跟你说,成交的多了。有虚有假有真有实。”许喜林说,这里头水很深,组委会有好几位专家把关,不能确定的就以“无底价”处理。如是捐者不乐意,组委会就拒收作品。

  在许喜林的办公室里,记者曾看见几位画家、收藏爱好者聊天。其中一位说:“哎,等到拍卖那天,我去找个广东老板帮我举牌。”

  许喜林一听,急了,“别!这可是慈善拍卖,举牌不买,你来捐钱?”

  在一般的商业拍卖中,拍卖标的委托人和买受人均要向拍卖公司支付相当于落槌价10%的佣金与其他相关费用。这次慈善拍卖,拍卖师均为“义工”,因此不存在佣金的问题。但是组委会规定,竞买者必须预交1万元押金才能领取竞投号牌。若买家成功竞标但是没有在规定时间内付款提货,这笔押金将被组委会没收。

  “首届拍卖,我们没收了三笔押金,这些收入由拍卖公司支配。这次,若有此类事情发生,押金将被计入组委会抵消成本。”

  对于流拍的作品,许喜林说,书画家捐赠的作品将由组委会收藏参加下一次拍卖,收藏作品将退还本人。

  以慈善的名义会友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细节:第三届中国名家书画慈善拍卖会预展的新闻稿不胜其烦,一一列举了上百位画家的名字。

  “外行买画,先上网搜一搜,看你有多少条相关网页、新闻。”许喜林说,比如一个画家,原来是2000余条,参加这个活动后,就有3000多条了。

  “这样就抬高身价了。”

  作为鉴定家的许丽也认为,当技巧达到一定层面以后,书画家的社会责任形象和文化修养对他的市场地位也有较大影响。

  然而,很多参与捐赠的知名书画家不愿承认这一点。为人坦诚谦和并提倡奉献精神的姚少华多次为公益事业捐作品。2005年,书画拍卖刚起步的时候,他不仅第一个捐出“高瞻远瞩”上山虎和“五虎图”,还以中国书画名人联合会会长的身份亲自向其他名家约稿,取到了6位名家的作品。但他认为,画画是画画,公益是公益,这是两码事。

  旅美画家郑百重先生早年在福建时就热衷捐赠。后来到了美国,也募捐过作品支援911捐消防队员的家属,那幅作品拍了2万6千多美元,洛杉矶有关部门还给他颁发奖牌。他说,“艺术家应该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为社会做点事情,是成为艺术家必须具备的本质。对我来说,这跟提升社会地位、作品价位毫无关系。”

  台湾画家杨年耀曾向广东韶关市东华寺捐书画建庙,他说,自己并不在乎作品的高低、价格的贵重,更不会在意拍卖作品是否流拍。

  “我已无得失之心。”这位85岁的老人笑言:“一切在缘。”

  杨老先生的随缘心态和超脱的笑容令人想起拍卖预展上女主持人商忆沙的歌声:“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以诚相见信心相同,让我们永远是朋友……”

  来自日本的画家池田直之先生就是以“会友”的心态来参加慈善拍卖的。他捐赠了4幅作品,既有后现代风格的《男女》,也有表现中国特色的《民工午觉》和《天安门》。他说,中国画是东方艺术的祖宗,所以三年前,自己专程到北京来学习中国画。

  一位将军画家频频点头,“对,不忘老朋友,结交新朋友,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

  2007年度部分书画义拍情况一览

  ●北京市希望书库基金会2007信念人生慈善拍卖会

  时间:1月27日

  地点:北京

  拍卖所得:40余万元

  义拍用途:为50所贫困学校捐建希望书库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爱心点燃希望”艺术品慈善拍卖会

  时间:1月28日

  地点:北京

  拍卖所得:44件作品,成交率为88.1%,成交额共计414.1万元

  义拍用途:未来工程——大学生奖助学项目

  ●北京晚报首届中国书画名家慈善献爱心大型义拍会

  时间:6月17日

  地点:北京

  拍卖所得:246件作品亮相,成交率为60%,成交额共计110多万元,实际到账近93万元。

  义拍用途:北京市慈善协会的助老、助学、助残、助医及临时救助五大项目。

  ●“献给最可爱的人”当代江苏书画名家“八一”书画义拍活动

  时间:8月1日

  地点:南京

  拍卖所得:133件书画作品全部成交,拍卖总额不详。

  义拍用途:成立江苏文艺家爱心基金、充实零距离爱心基金,并向100名伤残军人捐助50万元善款。

  ●“奥运欢乐汇”公益拍卖活动

  时间:9月12日

  地点:北京

  拍卖所得:“奥运欢乐汇特别版——北京卷纪念卷轴”以及第1号、第2008号的奥运特刊珍藏订阅卡分别以3万、2万、2万价格成交。总额不详。

  拍卖用途:为创业者提供帮助

  ●中华百位书画名家爱心助残万里行

  时间:11月4日

  地点:河北省西柏坡

  拍卖所得:总额不详。其中,著名书画家吴家贵将自己的80米书法长卷《圣教序》义卖所得100万元善款现场捐赠给河北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

  义拍用途:助残

  近期书画慈善拍卖会预告

  ●北京晚报首届“中国书画名家慈善献爱心大型义拍会”第二场义拍会

  预展时间:11月15-16日

  拍卖时间:11月18日

  地点:北京天雅东方古玩城

  ●第三届“中国书画名家慈善拍卖会”

  预展时间:11月9日-13日

  拍卖时间:11月14日下午2点

  地点:北京爱家国际收藏品交流市场

  (晓 晨 整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