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我种了五百亩地(上)

2007年11月12日 12:05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张炎夏 上海金廊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4年,我借了40万,在上海金山区的廊下镇租了500亩地,开始了我的的佃户生涯。到今天,我种地的规模已经是几万亩,还建立了自己的机场,添置了三架农业飞机,在家里用互联网指挥着上海、江苏、安徽、黑龙江的种植。我开发生产的 “金山博士米”还被称为“22世纪的概念米”。

  朋友们都想知道我种地的经历,因为大家都不理解:干农业也能赚钱?所以,我就将种地的经历如实告诉大家,也欢迎有兴趣的朋友与我一起合作。

  一、 最先遇到的问题是选种

  2004年6月,上海金山区廊下镇由于退林还耕,多出了2600多亩耕地没人种。当时的镇长张亚军对我说,你想种的话我一年只收你250元/亩的租金。我算了算,应该不会赔钱,于是就找三位朋友贺雄、林勇、胡健借了30万,自己也投了10万,租了将近500亩的水田种稻子。

  一亩地一年的租金才250元,当时我觉得挺便宜。后来才知道,我租地的时候已经过了最佳播种期,而播种每误期一日,粮食亩产就可能减少100斤。这下子急得我团团转。更要命的是当时金山已经没有了种子,相邻的奉贤,种子价格也已经暴涨到2.2元/斤。幸好,我的一位在专利局当领导的老朋友介绍我去了崇明,警备区的富民农场给了我大力支援,以1.4元/斤的价格给了我9000斤“冬繁13号”种子,还是优质品种,口感好,产量也不低——总算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但是,这个大米虽是优质品种,但生长期比较长,且稻秆高,容易倒伏。这本来不适合当时农时已紧的情况,可是因为不懂,我当时根本没有考虑这些就拉回了种子准备播种。要不是运气好,有进口肥料的支撑,我险些闯下大祸。

  二、 播种方式是成败的关键

  播种面临两个选择:直播还是插秧。直播就是将种子直接撒到田里不育秧,美国人种地都是直播,不仅节约人工(一个人一天能播20亩),产量还高。插秧是先将稻种密集播在一小块田里(育秧),待长到几寸高以后再移栽到大田里(插秧)。由于移栽的时候对秧苗会有伤害,而且在移栽的最初几天也会停止生长,因此插秧的缺点是产量比直播低。但是,插秧有一个最大的优点:能够缩短稻子在大田里的生长期。

  上海的农民正是利用这个特点,在5月份麦子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先找一小块地育秧,到6、7月份麦子收割完再将已经生长了一段时间的秧苗移栽到稻田里。这样,土地一年就能收获“两熟”(一熟稻子加一熟麦子)。

  在“以粮为纲”的年代,插秧成为了中国农民的播种习惯,以至于忘记了还有直播,以至于习惯成真理,以至于误以为插秧产量高,甚至很多明明不需要插秧的时候也插秧,不但费时费力,还降低产量。

  那么,我当时面临的情况到底是应该插秧呢还是应该直播?我的两位助手意见截然相反:老严(当地农民)力主插秧,理由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直播会耽搁时间;老陈(农场退休技术员)则力主直播,理由是,插秧产量低,人工大,并不合算。其实他们的道理都不全面。

  我因为没下过乡,所以在作决定前很谨慎,去买了很多农业方面的书籍,希望能从书本上找到答案。可是,走遍书店,就是找不到一本关于经营方面的书。虽然有不少如何种地、种菜的书,有不少如何施肥、锄草的书,就是没有讲述如何分配植物生长时间的书,没有介绍直播的书。我还请教了不少专家,也没一个能说清楚道理的。这时,我反倒冷静了下来。看来外行的思维有别于一直从事种地的农民,既然他们说服不了我,就说明我有可能种得与他们不同,因为他们种地是沿袭几十年下来的习惯,很少考虑整体经济效益——也许现在正是需要改变的时候了。

  于是我仔细分析,反而渐渐理清了头绪,发现与插秧相比,如果计算全部生长期,反倒是直播的生长时间短。因为插秧节约的只是稻子在大田里的生长期,如果加上在秧田里育秧的那段时间,生长期起码比直播要长2~5天。农民在计算稻子生长期时,只计算了稻子在大田中的时间,因秧田占用的土地很小而忽略了稻子在秧田里的育秧时间,所以,如果只比较稻子在大田中的生长时间,当然会得出插秧时间短的结论。可是,我现在种地,不是去买现成的秧苗而是要从育秧开始,这样不仅缩短不了稻子的生长时间,还会增加稻子的生长期。搞清楚这一点后,尽管当地几乎所有农民都反对,我还是断然决定:直播。

  其实,决定直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插秧每人每天只能干0.5亩,加上育秧的人工,500亩地需要100个熟练农民工干10天!可是现在农村,几乎已经找不到一个60岁以下的劳动力,就是你能找到100个人,干10天也把农时给耽误了。所以,即使从这方面考虑,我也只能选择直播。

  开始直播后,农民们讥笑我,说你这叫穿皮鞋种地。言下之意是我不会种地。幸运的是,警备区富民农场的施场长在给了我便宜种子的同时,还教了我许多科学种地的知识。他让自己的技术员专门给我带去的农民上课:如何缩短稻子在大田里的生长期。

  他们创造出一套能有效缩短稻子生长期的科学方法,即在播种前先将种子堆起来洒上水,种子就会发热,控制种子发热的温度使其始终维持在36度3至5天。这样就能有效减少稻子在大田里的生长时间。因为,稻子是一种结温性植物,最适宜生长温度是36度左右,在此温度下稻子4个月就能收获。如果高于36度,稻子不仅停止生长还可能烧死,而低于这个温度稻子就会延长生长期。上海的平均温度低于36度,所以稻子的生长期就会延长到5至6个月。由于当时我们播种的时候平均气温还只有十几度,如果直接播种,稻子的生长期就会更长。采用这样的方法,实际就是给稻子人为加温,人为制造了一个36度的生长环境,实际起到的作用就是加速了稻子的生长,缩短了稻子的生长期。

  可是,让我啼笑皆非的是,我带去的两个当地所谓有经验的老农根本不理会这一套,他们竟然对上课的专家说:我们都懂。说得人家不好意思多介绍。可是回到金山后,这二位竟然连招呼都不跟我打,就要直接播种!原来他们过去也曾经直播过,但仅仅是用药水浸一下稻种防病虫害就直播了。如果真的这样,就会严重耽误水稻的生长时间,至少减产三四百斤。幸好,前进农场一位叫陈玉良的销售经理当时正在富民农场,听说我的情况后非常热情,向我推荐了一位刚从他们那里退休的水稻专家老陈到我那里当顾问。老陈立即纠正了当地农民的传统播种方法,让我躲过了一劫。

  三、 不会施肥就别指望挣钱

  很多事是始料未及的,施肥就是一例。什么时候施肥、施什么肥、施多少,都很有讲究,而且多施不但无益还可能会对稻子造成损害,甚至可能导致疯长引起倒伏。

  问题是,中国有几亿农民,知道该如何施肥的又有多少呢?我的地边上就有户农民种了2亩地,竟然施了300斤化肥,可是亩产量还不如我只施26斤的高。为什么呢?就是施肥的时机没掌握好。

  2004年夏天特别热,太阳把稻田里的水晒得发烫。由于水温超过36度,稻子不但会停止生长,叶子还会发黄,会让人误以为是缺肥。那位老兄就是看见稻子发黄,在地里施了几百斤化肥。而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排去大田里的存水以降低田里的温度。

  可是,周围的农民没几个明白这个道理,他们的大田里都存有一寸多深的水,被太阳一晒,水温不但超过稻子生长能够承受的36度,烫得连手都伸不进,导致稻苗发黄。结果农民都拼命往稻田里施肥,不但无济于事,还会因肥料太多导致稻子疯长以致倒伏、减产。我这里,老陈已经早早就让农机站把我们田里的水抽干了。

  看见我们的稻子绿绿葱葱,周围的农民来找老陈求教。老陈说,把水放干就行。农民舍不得,因为施了那么多肥都在水里,这时放水等于扔钱。我责备老陈,为什么不早说。老陈先是诡异地笑了笑说:“谁让他们不服我呢?”后来又悄悄地告诉我:“他们早就来找过我了,也要我施肥。我要是按他们的意思施了肥,他们就会在田埂上开个口,肥料就会流到他们那里。所以我装不懂。现在是他们施了肥,不放水又不行,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让他们放肥水到咱们的田里了。”见老陈这么小心眼儿,我哭笑不得,因为人家让我们施肥,也许根本就是好意,老陈反倒算计人家,未免有点缺德。

  后来,到了稻子快抽穗的时候,我们周围的农民都不知道要追“穗肥”,老陈就一一告诉他们。结果,农民发现,追施了几块钱的“穗肥”,产量明显提高了很多,于是皆大欢喜。

  其实,农村中懂得施肥的真不多。2003年我去安徽,当地一小伙告诉我,他父亲种了一辈子地都没明白应该什么时候施肥。我正在和他说话的时候,他父亲就过来叫他:人家都在施肥,你也快去。我一看,是天快下雨了,因为化肥都是颗粒状,赶在快下雨的时候施肥肥效高。但是老农中知道这个道理的不多。

  在上海,农村中有文化的几乎没有在种地的,好在上海每个镇都有农业科技部门,他们会通过广播提醒农民施肥、打药。可是,因为我种的稻子与当地品种不同,播期也不同,所以我没法享受这样的服务。同样的,这也成了优质品种难以推广的制约因素。

  幸好,我种地的另一个目的是推广新西兰的海洋有机肥料,所以我本来就没打算按照别人的模式施肥。现在上海的土地,由于持续50多年过量施用化肥,土壤的有机质含量已经从建国初期的50%降低到现在的1%都不到,土壤开始板结。更严重的是,化肥由矿石加工或者石油提炼而成,内中含有重金属,长年累月的积累已开始危害人的健康,影响我们农产品的出口。除此之外,农作物生长需要一百多种元素,而化肥就只有氮磷钾少数几种元素,长期使用已经造成土壤中的微量元素缺乏,农作物口感差、免疫力、抗病虫害能力差。现在,即使是鸡鸭牛羊猪粪这类有机肥,由于这些鸡鸭牛羊猪的饲料也是缺少微量元素的农作物,再加上又添加了一些激素、抗生素药物,所以现在即使是传统的农家有机肥料质量也存在问题。

  在新西兰,由于海草、海带、海胆这类含有大量微量元素的海洋生物被冲上海岸,成为污染物,因此当地政府补贴渔民让他们废物利用。他们将这些海藻发酵后再浓缩成营养成分齐全的新型液体有机肥。使用这样的有机肥料,不仅能使农作物增产,还能改善农作物的口感和土壤的板结状况。

  可是,现在中国绝大部分土地在个体农民手里,小农经营。农民不关心大米的品种和质量,只关注产量。因为,个体农民只能交售稻谷而不能出售大米(国家规定,上市的大米要通过S900系列的质量体系认证,个体农民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如果某个农民在自家的地里多施几十元的有机肥料(打到大米的成本里每斤不过几分钱),国家收购稻谷的价格却不会增加,因此农民的收入就不会增加。所以,任凭我说破嘴皮,农民就是不愿意用海洋有机肥料。我去向政府部门推广,他们需要我提供在中国使用的具体数据。可是找农科部门去做这些数据,肥料白送给他们不算每个品种还要收取几万元的“试验”费。中国的农作物品种有上万,都这样收费有几个厂家做得起呢。于是,我就动起了自己干的念头,自己租地试验。

  我把这500亩地一分为二:一半用化肥,一半用有机肥,作对比试验。意外的结果是:使用了海洋有机肥的稻子不但增产,而且不倒伏(稻子倒伏产量将损失一半)。原因是,这种有机肥料能使稻子的秸杆变粗,根须增加。仅此一项,我就减少损失几万元,也使我当初因为不懂而盲目引种高杆品种的风险得以化解,即我前面说的“躲过一劫”。因为,我的稻子品种虽然好,但是个头高,穗头大,容易倒伏(没有用海洋有机肥的稻子倒伏率达10%)。更重要的是,加工出来的大米口感明显比不用海洋有机肥的要好。我以此为卖点,直接卖去宾馆饭店,价格高出普通大米一倍。我的利润也比卖普通大米提高了4倍(因为差价是我的净利润)!现在,一些农民提出今年也用我的肥料,并且委托我为他们销售大米。

  四、 收割最容易

  转眼就到了收割,望着金黄色的滚滚稻浪,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丰收的喜悦。

  收割是机械化种地中最省事的环节了。我以每亩45元的价格雇了一台联合收割机。收割机不但能自动割稻子,还能将割下的稻穗自动脱粒并装袋,还会将稻秸秆粉碎还田做肥料。 3个拖拉机手轮流操作,最多的时候一天割了80亩稻子。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