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民间收藏热遍南北 鉴宝打假圈内圈外呼声相斥

2007年11月01日 18:06 来源: 法制日报 【字体:


  有人说中国现在是全民收藏热,收藏成了仅次于炒股的又一大“群众运动”。其中自然会有一些弊端,比如赝品、假货盛行,文物鉴定可信度不高等等。因此,不时有人呼吁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加强管理。然而,在记者连日来所作的深入采访中,却发现在“圈内”和“圈外”有着不同的声音。

  党的十七大报告中首次提出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财产性收入中就包括收藏品。要采取进一步管理措施,必须慎重,必须讲究行政艺术,必须给群众的收藏活动创造条件,而不是带来不利影响。

  “淘宝拣漏”收藏热遍及南北

  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每天人山人海。近5万平方米的市场里,4个大棚和周边几百个固定商铺满满当当全是各种艺术品,逛市场的人摩肩接踵。

  市场管理人员说,节假日这里每天都有六七万人。

  “潘家园的人气高,原因就是一个,人们都想到这儿能淘到宝,拣到‘漏’。”北京著名的民间瓷器收藏鉴赏家白明说。

  白明痴迷瓷器收藏20年,建有个人瓷器博物馆。他说的“拣漏”是收藏界的行话,意为低价买到别人没注意的珍贵文物。

  中国收藏年度金榜组委会和《收藏界》杂志社开展了一个民间国宝评审活动。活动开展两年多时间,报名参加的收藏者多达4000人。这个活动在宁夏一次现场鉴宝中,有350多位持宝人前来鉴定宝物。

  经济发达的浙江省民间收藏也十分活跃。浙江现有收藏协会21个,会员多达5000人。2005年浙江举办了70场文物拍卖会,拍品多达4万件。

  据统计,全国现有文物拍卖公司170多家,年拍卖额达150亿元。

  收藏界人士估计,全国参与收藏的人数有三四千万,有人甚至认为多达7000万。

  “收藏应该是一种个人爱好,一种兴趣。”国家文物局原顾问、中国文物管理法起草执笔人谢辰生说,“眼下的收藏热,有许多不正常因素掺杂在里面。”

  谢辰生所说的不正常,主要是指有的人收藏目的不纯,有的以收藏为名搞投机买卖,有的造假骗人,有的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路。

  美国的《财富》杂志在半个世纪前曾断言,艺术品收藏将成为最赚钱的投资产业。我国也有人说:“粮油一分利,百货十分利,珠宝百分利,古玩千分利。”

  业内人士说,在收藏热中,喜爱艺术、陶冶情操者应是大多数,但冲着古玩的巨大利益、想一夜暴富者也占相当大的比例。不过,近年收藏情况正在发生变化,那就是逐渐减少盲目,趋于理性。

  “不冤不乐”收藏界不打假

  “大多数人收藏是跟风。”白明说,“其实收藏不应该是大众的事,而是‘小众’的事。”

  白明说,收藏艺术品、字画、古玩,需要有深厚的历史、艺术和专门知识支撑,否则就会上当,吃亏。因为就目前市面情况看,真品太少,假的东西太多。

  白明曾让人蒙过。他花4万多元想买一套明代“太师椅”,却被“忽悠”买了一堆“瞎活”,即赝品。白明的一个朋友花60多万元买了200件玉器,在白明看来,全是假货。

  尽管赝品泛滥,收藏界却不兴打假。一般的规矩是吃亏上当自认倒霉,“打落门牙往肚子里咽”。

  有的专家也认为,收藏毕竟是个人爱好,无关国计民生,造假买假,“周瑜打黄盖”,无碍大局。

  因此,尽管造假卖假盛行,有不少媒体也在呼吁规范文物市场,但收藏界本身打假的呼声并不高,有人甚至就是要体验在买卖真假古玩过程中的酸甜苦辣,把这些当作一种人生乐趣。还有很多买了假货的人,本人往往还坚信不疑,执迷不悟。

  白明说业内有句名言叫作“不冤不乐”。

  这大概也算收藏界一条潜规则吧。

  监督鉴定似应建立相应制度

  收藏界不打假,其中一个原因是文物古玩鉴定不易。

  国家有一个文物鉴定委员会,成立于1986年,起先只有54位专家学者,后来增加到七八十位,全由国家文物局聘任。这个委员会只负责对国家馆藏和发掘的文物进行鉴定,不承担社会文物鉴定工作。一般省市也都有文物鉴定委员会,也不对社会服务。还有一些重要海关设有文物鉴定站,专为文物进出境把关,也不面向社会。社会上其他文物鉴定机构多数是民间自发形成的。

  前些年民间鉴定机构遍地开花,但随着人们收藏逐渐趋于理性,盲目购买古玩的情况已经有所改变,到鉴定公司要求鉴定的人大为减少,许多鉴定公司无力支撑,逐渐被淘汰,目前剩下的已不多了。北京市经工商登记的鉴定公司或中心39家,业内人士人认为目前维持经营的也就十来家,全国不过几十家。

  “来鉴定的都要找知名专家。”一家鉴定公司的职员说,“所谓知名,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上过中央电视台‘鉴宝’节目的。没上电视台,不管你是否有能力一般都不认。”

  当然,即使是专家,有时也有“打眼”的时候。

  有一位先生看上一件古董,卖家要价100万元,他请专家鉴定,认定是真品,就买了下来。后来又经多方鉴定,结论都是赝品。他一气之下将专家告上法庭,官司却打输了。法院的理由是,古董鉴定很大程度属于主观判断,结论有差别,专家不应该承担责任。

  文物古玩鉴定肯定是有标准的,但这种标准不具有刚性,不易量化。文物古玩多属于艺术品,很难有统一标准,用政策法规强行规范也不现实。

  然而,业内人士也承认,专家与鉴定公司联手作假也是有的,只是不好认定而已。

  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如何介入文物鉴定的工作,专家们也各有看法。有的人认为不宜介入,有的认为应该介入。谢辰生老先生倾向建立鉴定人员资格制度,但他认为这一制度建立要从长计议,综合各方面情况考虑。自然,实行起来也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

  “感觉还行”收藏界满意目前状态

  “我认为目前文物管理部门执行法律政策不错。”《收藏界》杂志社社长高玉涛说,“宽严适度,感觉还行。”其他一些收藏界人士亦有同样的评价。

  《收藏界》是陕西一家杂志,以该杂志为主发起的民间国宝评审活动已从民间发现了4件国宝级文物。整个活动完全自主,没有文物行政管理或其他部门的限制或干涉。

  “我们的文物政策一直是稳定的。”谢辰生说,“即使是文革期间我们的文物政策也没有多大改变。文革中毁坏文物是群众运动的偏差,不是政策变化。”

  国家文物局相关部门婉拒对目前民间收藏状况作出评价。有关官员说,他们正在作调查分析,以后可能会有报告向社会发布。至于政策制度方面的变革,更需在进一步调查研究基础上才可能作出,目前无法作出预测。

  “盛世兴收藏。”收藏兴旺是社会政通人和的一个重要标志。维持目前的状况,继续执行适度宽松的政策,或许是当前民间收藏管理的一个不错的选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