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七品红楼之华服小议

2007年11月01日 17:59 来源: 《中国科技财富》 【字体:

  二十三年前,本刊社长周岭以红学家及央视版《红楼梦》编剧的身份参与遴选演员并给邓婕、陈晓旭、欧阳奋强、张莉等全体演职员讲课;同时应邀给北影版《红楼梦》的全体演职员讲课。此次重拍《红楼梦》,周岭社长被礼聘为顾问,并出任“红楼梦中人”海选全国总决赛评委。今年春节期间,从初一到初七,北京卫视播出了周岭社长主讲的“七品红楼”。为飨读者,本刊独家敦请周岭社长将“七品红楼”中的部分内容重新结撰,在本刊“格调人生”栏目连载。

  一“雀金裘”与“凫靥裘”

  《红楼梦》中的服装有裙、袄、衫、裤、袍、褂、抹胸、兜肚、坎肩、披风、斗篷等,亦有鹤氅、鹑衣、猩袍、鹰膀褂、琵琶襟、窄裉袄等生动名色。顾其名,想其式,把卷赏读,如在目前。

  更有两件名为“裘”的新奇之物,一名“雀金裘”, 一名“凫靥裘”,原为贾母珍藏,后来分别给了宝玉和宝琴。

  宝玉的一件,不慎后襟子上被火迸了一下,烧了一个洞,又不敢让老太太、太太知道,由睛雯抱病连夜补好,这就是脍炙人口的段落“晴雯补裘”。

  为何雀金裘如此之难补?原来雀金裘是用孔雀金线织成。所谓孔雀金线,是孔雀毛线加金缕拈成的匀细金线。闪着孔雀蓝的羽毛已很眩目,再加上金线点缀,更显“金翠辉煌,碧彩闪烁”。

  作者为收真真假假、扑朔迷离之效,故意将雀金裘说成是俄罗斯国的舶来货。实际上,中国古代早有以孔雀尾羽捻线编织衣物的特殊工艺。明代诗人吴梅村《望江南》词十八首之一云:“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装花云灿烂,冰蚕吐凤雾绡空,新样小团龙。”清代叶梦珠《阅世编》卷八云:“昔年花缎惟丝织成华者加以锦绣,而所织之锦大率皆金缕为之,取其光耀而已。今有孔雀毛织入缎内,名曰毛锦,花更华丽,每匹不过十二尺,值银五十余两。”

  宝琴的“凫靥裘”,则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 关于“凫靥裘”,有几点要注意。首先,何谓“凫靥”?“凫”指野鸭,“靥”即颊部。野鸭面颊本就不大,多少块这样的皮毛才能缝制成一件大衣?正如《天工开物·裘》所云:“飞禽之中,有取鹰腹、雁胁毳毛,杀生盈万,乃得一裘。” 由此可见“凫靥裘”的珍稀贵重。

  第二,凫靥裘是什么颜色?众所周知,野鸭头部呈闪绿色,所以做出来的这件衣服整体上也应是闪绿色的一件衣服。清代秦福亭《闻见瓣香录》丁集记载:“鸭头裘,熟鸭头绿毛皮缝为裘,翠光闪烁,艳丽异常”。琉璃世界,粉妆银砌,宝琴身披凫靥裘,站在雪地里,身后丫鬟抱着一只花瓶,里面一枝红梅与之相映成趣,无怪乎众人都说“就象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双艳图”。然而遗憾的是,以宝琴立雪为题材的画作全部画错了!无一例外,都把宝琴身穿的凫靥裘画成了大红披风。试想,茫茫白雪之中,宝琴穿一件红斗篷,旁边丫鬟捧一支红梅花,岂不是犯了色?而宝琴着绿斗篷,在雪景中与红梅相衬,颜色的层次跃然而出,才是曹雪芹的审美高度!

  第三,斗篷和披风有什么区别?斗篷是披在肩上的无袖长外衣,因外形与古钟相似,故又称“一口钟”,与今天名为披风的外衣类似,是清代外出常用的一种服装。清代名为披风的衣服,却与斗篷完全不同,是一种有袖的衣服。这种披风古称“褙子”,宋代用作妇女常服,两腋下开长衩,多为直领;明代用作妇女礼服,演变为前后各两片的大袖宽身式样。披风去半袖则成半臂,去全袖则成背心,与后世所谓无袖披肩外衣之披风迥不相类。

  二、质地与色彩

  王熙凤出场时身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缕金”亦称“片金”或“扁金”,是一种窄片状真金线。“百蝶穿花”是用金线在红缎上织成的纹饰图案。“裉”指上衣腋下的接缝部,“窄裉”就是收腰。“袄”是裾长过膝的大袄。

  贾宝玉出场时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八团”是衣面上缂丝或绣成的八个彩团的图案。据清末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记载,八团的位置是:“前后胸各一,左右角各一,前后襟各二。”因“八团”凸出衣面,故云“起花”。“排穗”亦作“排须”,指衣服下缘排缀之穗状流苏。“倭”即日本,据《天工开物》记载,“倭缎”原系日本织造,后漳州、泉州等地仿造日本织法制成的缎子也称“倭缎”。据《大清会典》记载,江宁织造局每年织倭缎六百匹。倭缎在当时只被贵族使用,与平民无缘。

  在《红楼梦》中,丫头等下人们的通用面料是青缎。“青缎”,即黑缎。如第三回中,一个小丫头就穿着“红绫袄青缎掐牙背心”。古时婢女衣多青色,唐代白居易《懒放》诗云:“青衣报平旦,呼我起盥栉。”“掐牙”是指衣服上滚边内再加一条极细滚条。“背心”是没有袖子的上衣,相当于今天的坎肩。

  除了款式、面料之外,《红楼梦》中对服装的色彩搭配也十分考究。“黄金莺巧结梅花络”一回中,莺儿将自己对配色的见解娓娓道来:“大红的须是黑络子才好看的,或是石青的才压的住颜色。”宝玉问:“松花色配什么?”莺儿答:“松花配桃红。”又道:“葱绿柳黄是我最爱的。”“松花”是浅黄绿色,配桃红固然娇艳,但不够雅淡。后来宝钗也发表了一番对于色彩的议论:“若用杂色断然使不得,大红又犯了色,黄的又不起眼,黑的又过暗。等我想个法儿,把那金线拿来,配着黑珠儿线,一根一根的拈上,打成络子,这才好看。”从主仆二人的见解中透露出曹雪芹对色彩搭配的审美观。

  《红楼梦》中描绘服饰色彩的用词鲜活灵动。其中有以植物得名者,如“海棠红”、“玫瑰紫”、“桃红”、“松绿”、“荔色”、“茄色”等;有以动物得名者如“大红猩猩”、“黑灰鼠”、“鹅黄”等;有以矿物得名者如“赤金”、“银红”、“玉色”、“石青”、“宝石蓝”等;有以自然物质或状态得名者如“水红”、“油绿”、“娇黄”、“月白”、“秋香色”、“鬼脸青”等等,颇可玩味。

  三、古装与戏服

  《红楼梦》开宗明义“无朝代年纪可考,无地舆邦国可考”,所以书中出现的服饰并未坐实于某一时代。如贾宝玉曾身着“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荔色哆罗呢的天马箭袖”、“大红金蟒狐腋箭袖”等服装。“箭袖”是古代射者之服,衣服袖身窄小,袖端去其下半部,呈弧形,可覆手背;而同样是宝玉,“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却又呈现出明代的特点;至于“小小鹰膀褂”则是在“巴图鲁”坎肩上加出两个飘逸的宽袖,纵马驰骋时,犹如小鹰展翅,既实用又时尚,实乃清代独有的衣服了。


  书中人物甚至穿起了戏服。如北静王水溶与宝玉见面时,头戴“洁白簪缨银翅王帽”,身穿“江牙海水五爪坐龙白蟒袍”。“王帽”又名“堂帽”; 龙袍、蟒袍下端斜向排列的弯曲线条称“水脚”,水脚之上有波涛翻滚的水浪,水浪之上又立有山石宝物,俗称为“江牙海水”。除表示吉祥绵续以外,还寓有一统山河、万世升平之意。“坐龙”是什么?盘成圆形的龙纹统称“团龙”,其中头部在上者称“升龙”,头部朝下者称“降龙”,头部呈正面者称“正龙”,头部呈侧面者称“坐龙”。“蟒袍”又名“花衣”,因袍上绣有蟒纹而得名。关于龙、蟒异同,历来并不明确,一说“五爪为龙,四爪为蟒”,逮及清代,龙、蟒图案几乎无甚区别。此外,蟒袍的颜色也很有讲究。黄色是皇帝的专属色,不可僭用,王公百官的蟒袍则多为石青色或蓝色,盖因清代衣面除黄色外,以石青色最为贵重。白蟒袍仅用作戏装,戏装有十色蟒,上五色为红、绿、黄、白、黑,下五色为粉红、湖色、深蓝、紫、古铜或香色。生活中很少有人穿白蟒袍,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只有一人穿过,此人就是阮大铖。阮大铖是《桃花扇》里的奸臣,虽品格德行为人不耻,文学才华却不容小觑,尤其是在戏剧创作领域,颇有建树。阮大铖阅师江上,为彰显形象,不穿官服,而是身着白蟒袍,腰围绿玉带。此举被人讥为倡优排演之场,灭族亡国之象。

  四、工艺行家与织造世家

  元妃省亲之前,新落成的大观园要配备“妆蟒绣堆、刻丝弹墨并各色绸绫大小幔子”之类的东西,除此之外,书中还多次提到“缂丝、弹墨、打子、戳纱”等各种各样的服装工艺。

  “缂丝”亦称“刻丝”,是用半熟蚕丝作经、彩色熟丝作纬织成各种花纹,花纹和地纹连接处呈现明显的断痕,像刀具镂刻一样,故得其名。王熙凤就有多件刻丝衣服。如“石青刻丝灰鼠披风”、“石青刻丝八团天马皮褂子”、“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等等。“弹墨”是以剪纸镂空图案覆于织品上,用墨色或其它颜色弹或喷成各种图案花样。《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中,贾宝玉就“身穿大红绵纱小袄子,下面绿绫弹墨袷裤”,散着裤脚,和芳官划拳。

  中国的刺绣艺术历史悠久,技法精深。常见的刺绣针法有平针绣、抢针绣、拉锁绣、洒线绣、打子绣等等。“打子”,亦称“打籽”、“结子”,是传统刺绣针法之一,要求每一针都要打一个结钉住,绣一针,就结一粒“子”。绣品纹样美丽、坚固耐用。“戳纱”,又称“穿纱”、“纳纱”,是以纱为底,严格按格数眼刺绣。绣品图案清晰、花纹富于变化,故清代都门竹枝词云: “金线荷包窄带悬,戳纱扇络最鲜妍。”

  曹雪芹之所以对于服装的面料、色彩、款式、工艺如数家珍,是因为渊源有自。从他的曾祖父曹玺开始,到祖父曹寅,再到父辈的曹、曹,三代四人先后担任江宁织造官达五十七年之久。关于织造的职能,有人说相当于后世的纺织工业部,其实不然。纺织部是负责管理天下所有织业的,而清代的织造府不负责民间织品,只负责皇宫的穿着用度,主要任务是给皇上织龙衣。

  江宁即南京,南京作为中国古代织造中心之一,以盛产“云锦”闻名,江宁织造府门楼上就有“钟山紫气织为云,淮水清光造为锦”一联。南京云锦与成都蜀锦、苏州宋锦、广西壮锦并称“中国四大名锦”。云锦的主要品种有“织金”、“库锦”、“库缎”、“妆花”四大类。“妆花”,亦称“妆缎”,《红楼梦》第五十六回中,甄府的礼单中就有“上用的妆缎蟒缎十二匹”。织造织成的东西要运入宫里的缎匹库,现在北京南池子大街有一个胡同叫作“缎库胡同”,就是当年的缎匹库所在地。进入缎匹库以后,很多织物的名字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像“库锦”,“库缎”等,都是缘缎匹库而得名。

  鲁迅先生对《红楼梦》有这样的评价:“盖叙述皆存本真,闻见悉所亲历,正因写实,转成新鲜”。曹雪芹正因为出身于织造世家,自小耳濡目染,才有可能将“闻见”写成如此“新鲜”的文字;复又因为鸿才河泄却无晋身之路,所以只好借小说来编织自己“玫瑰色和灰色的梦”。惟其如此,天地间才永存了一部《红楼梦》。锦衣夜行而竟映照得天地同辉,这倒是曹雪芹也料想不到的殊荣。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