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拍卖纪录褪下耀眼光环

2007年10月29日 15:09 来源: 金融投资报 【字体:


  “每一件艺术品的拍卖‘纪录’固然值得关注,但是,绝对不能作为该艺术品唯一的价值体现。一件真正有价值的艺术品,其价值不仅仅是体现在价格上,更重要的是它的历史、学术和研究价值。”收藏界资深人士李耀光认为,当艺术品的拍卖“纪录”不再成为竞买人出价的参考时,“纪录”就已经没有了实质性的意义。

  “纪录”不再重要

  “如果你经常关注艺术品拍卖,你就不难发现,近几年来,特别是2005年以来,各种艺术品的拍卖完全是天价迭出,今天这家拍卖公司将某位画家的画拍卖了500万元,过几天,另外一家拍卖公司拍卖出的价格可能就是600万元,甚至上千万元。价格不断追高,给不少初涉艺术品市场的投资者产生误导,不仅给艺术品拍卖市场增加了泡沫,而且对艺术品市场的发展导向起着不良的作用。”李耀光说。

  他认为,艺术品一种艺术的最终表现形式,其本身并不能完全用金钱来衡量。有的艺术品由于存世稀少,被人为地赋予了天价的神秘色彩,而就该艺术品本身来看,既不具备研究价值,也不具有历史收藏价值。但是,在经过“包装”之后,这些原本不起眼的艺术品便摇身一变成为了某个艺术家的代表作或者具有不一般的收藏意义。这是非常不妥当的艺术价值造假行为。这样的艺术品,在人们还没有弄清楚它的真正价值之前,所有的投资者和投机客都能够获取一笔客观的收益,但是,一旦它的真正价值公布于众,最后的投资者将会蒙受巨大的经济和精神上的损失。

  “艺术品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投资,任何行业的投资都有其游戏规则。就拿艺术品来说吧,即使是你购买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字画,但是,由于你对字画的妥善保存方面缺乏应有的常识,并没有将字画完好无损地保存,等你苦心收藏了很多年后,可能会出现不但没有保值增值的结果,反而还会出现一文不值的后果。而目前的所谓天价艺术品,有相当一部分就是这类投资者的杰作。事实上,很多艺术品之所以价格高,出了品相之外,就是它所承载的历史意义的不同。我在今年也参加了很多大型的艺术品拍卖会,我就发现,现在追求天价效果的投资者已经越来越少了,几乎没有再出现去前年那种连自己所要购买的艺术品是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跟着其他竞买人疯狂竞价的场面了。由于竞买人的理性竞买,今年的艺术品天价已经不再频繁出现。”李耀光说。

  包装味开始减淡

  艺术品的拍卖,“纪录”果真已经不再重要了吗?记者就此电话连线了在国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北京某大型艺术品拍卖公司艺术品拍卖部的陆主管。

  “我们公司马上就要开始秋季拍卖会了,上拍的艺术品有近千件之多。与以往不同的是,我们对这些艺术品的包装并没有下什么工夫。这并不是说我们的艺术品质量不够档次,而是因为我们觉得没有过分包装的必要。现在的竞买人已经越来越理性了,并不会因为你的过分‘包装’就会出高价竞买,他们都十分重视艺术品真正的投资价值。所以,今年的秋季拍卖我们就改变了往昔的在拍卖举行前都要大量宣传某些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品的做法,将拍卖会所有拍卖品进行整体宣传,让竞买人自己到现场来查看。这样做让竞买人感到更真实,没有了吹嘘的成分,竞买人自己也好设置心理价位。”陆主管说。

  她告诉记者,在今年的春季拍卖会上,她们公司就已经这样运作了,结果,天价拍品仍然有好几项,拍卖成交结果也非常满意。“好的艺术品自然就会拍卖出好价钱,这样的艺术品,买家买得放心,我们拍卖也拍得实在,大家都没有了虚拟的成分,这样的拍卖结果是我们愿意看到并永远追随的。”

  尽管去掉了“华丽”的“外衣”,但是,在今年8月的夏季拍卖会上,一件清代乾隆珐琅彩荣华富贵灯笼尊瓷器同样拍出了7500万元的天价,创下了中国内地瓷器拍卖的最高纪录。竞买人之所以如此“慷慨”,就是清代珐琅彩瓷因珍惜而名贵。早在1997年,香港苏富比就曾拍卖过一件乾隆黄地开光珐琅彩山水纹碗,并以2100万港元的高价成交。近年来清代珐琅彩瓷,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价格更是扶摇直上,竞买人对此趋之若鹜。在2006年11月,香港著名收藏家张宗宪先生收藏的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由香港佳士得拍卖,更是以1.51亿港元成交,创下清瓷在国际拍卖史上的最高纪录。足见珐琅彩瓷器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因此,好的东西并非都要‘包装’,竞买人自己都能分辨。这就是艺术品真正的价值体现。”

  记者对国内知名度较高的几家艺术品拍卖公司进行了采访,均表示,在今后的艺术品拍卖中将会更多地注重艺术品的内在价值的拍卖。

  侧重内在价值体现

  “如今的艺术品拍卖,主要体现在其内在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即使是在竞争激烈的拍卖现场,也很少出现盲目跟风竞价的场面了。这说明,不仅拍卖公司在宣传上有了转变,同时也是竞买人理性回归的结果。沿着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拍卖业绩,就可以清晰地看出重器、孤品的行情正在不断地上涨。比如在北京翰海的一次拍卖中,一收藏家以2408万元高价购得一件清乾隆粉彩霁蓝釉描金花卉大瓶。提到购买的原因,该藏家认为,这件瓷器有两大特点:其一是圆明园遗物,其二是器型罕见。并且专家一致认定这件大瓶应为乾隆早期由官窑厂所制具有创新意义的大器。因此,他才不惜出高价购买。而在嘉德春拍中,一件清雍正绿地粉彩描金镂空花卉纹香炉引起众多买家的激烈竞拍。从60万元起拍,经过长达40分钟的竞拍过程,最终以2643.2万元成交,是估价的33倍,创下今年春季拍卖中成交价格与估价之间差距之最。虽然这件器物有大小十几处小伤,估价定得比较低。然而正是由于这件香炉是一件清雍正年间的皇家御用之器,且存世只有一件,因此引来藏家的广泛关注。这就充分说明,艺术品内在价值的重要性。”收藏家何锦林说。

  “我从事艺术品收藏已经有20多年了,从来就不会因为拍卖公司对拍卖品的包装而出高价竞买,我要自己亲自查看,如果确实有价值,无论价格多高,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竞买。”李耀光说

  记者通过多种形式调查采访了成都、上海、北京的近20位艺术品收藏爱好者,均表示无论拍卖会现场竞买多么激烈,都不会轻易加入竞买战团,除非是自己看好且有很高的收藏价值的艺术品。(本报记者 何彦)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