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银幕内外的料理鼠王

2007年10月23日 04:18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胡旭东

  我们家不晓得什么时候溜进来一只耗子,这只耗子比较“背时”,一进来才发现我们家还养着一只肥猫,所以一下子吓得钻进了厨房的煤气灶里头,死活都不敢出来。可怜的耗子没东西可吃,只好啃煤气灶里头的电线充饥,最后终于把电线啃完了,害得我们怎么换电池都打不燃火。在修煤气灶的师傅把耗子撵出来之后,愤怒的我脑子里陡然竖起一座张献忠入蜀时立的“七杀碑”,连呼七声“杀”字一连七脚把倒霉的耗子踩得稀烂。

  就在耗子毙命的同时,我电脑里的下载软件也发出了“咯噔”一声,宣告这段时间全球瞩目的最新动画巨献《料理鼠王》下载完毕。于是,刚刚在厨房杀完耗子的我在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中看完了这部颂扬一只具有烹饪天赋的耗子的神奇影片。

  《料理鼠王》确实是一部神奇的电影,可以看成是一部耗子版的《香水》(雷米的嗅觉堪与《香水》里的格雷诺耶媲美)和耗子版的《食神》(雷米一点即通的烹饪天赋与史蒂芬·周不相上下)强强联合的混合版。它最神奇的地方并不是精心模拟的耗子视角、“耗命关天”的惊险追逐、层出不穷的机智桥段,而是它成功地挑战了人类对耗子这种臭名昭著的啮齿类动物的固有敌意。米老鼠和Jerry算不得挑战,因为它们的造型已经远离了自然主义的耗子外观。《料理鼠王》之中的耗子在形象上以高度写实的风格保留了耗子这个物种全部令人生厌的生理特征,但与此同时,又能让你迅速把情感之中所有关于好学、梦想、热忱、协作之类的正面价值全都押在它猥琐的面貌上。

  在开篇不久处,独居的老太捅翻了雷米家族的阁楼老巢,密集得令人发指的耗子们开始夺命狂奔的时候,估计很多人在一瞬间都不自觉地站在了耗子一方,担心耗子们被不幸击毙,全然忘记了在日常生活中面对耗子群的时候他们理应是个不折不扣的持枪老太。最挑战人类的“耗子观”的兴许是靠近结尾之时的那段成百上千的耗子齐心协力在巴黎最好的餐厅的厨房里烹制法式大餐的场景,有那么一瞬间,我完全忘记了这个热闹的劳动场面的主角们居然是我刚刚打死的耗子,我仿佛看见了一幅啮齿动物版的《清明上河图》,它成功地复制了人类历史之中关于忙碌的最清晰、最华丽的记忆。Pixar工作室够狠!逼着所有观众违背自己在耗子问题上的“政治正确性”。

  我敢打赌,在这部影片的全球数亿观众中,没有哪个人的观感可以和我的相重叠。其他人可能都在关注这部影片如何普及法式大餐的品尝常识、如何推广“人人都是厨师”的烹饪民主(就像著名艺术批评家朱青生教授的名言“人人都是艺术家”一样),当然,还有些具有深层批评视野的人可能比较关注这部影片如何展现了美国人恶搞渊源深厚的欧洲美食文化,但唯独我,在看的时候一直都在想:那只巴黎的烹饪耗子咋个和我们家刚刚被打死的那只那么像?莫非我们家煤气灶里的耗子其实是慕名而来跟我学做饭的?它藏身于煤气灶的原因难道不是为了躲猫儿而是为了更方便地偷学厨艺?

  作为一个流落在北京的川人,我坚持不懈地在饮食文化极不发达的北方以高强度的西南风味家庭烹饪独善其身,常常不远千里从西南一带背佐料回来填充厨房储备,因而在北京的朋友圈中享有私房菜的美誉,隔壁邻居家跑来个把悟性很高的耗子来拜山也完全可以理解。写到这里,我突然发觉,如果按照外地人喊四川人“川耗子”的说法来乱扯的话,四川人个个都是“料理鼠王”!这不是不可能,我曾经见过有外国人把某篇小说中的“川耗子善厨艺”一句翻译成“四川的老鼠都很会做饭”……也就是说,不但被我打死的耗子很有可能以后会成为可以上电影的“料理鼠王”,连我自己按照不靠谱的外国翻译,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料理鼠王”!

  (胡旭东 诗人、北大副教授)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