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黄金是什么

2007年10月22日 13:49 来源: 《财富中国》 【字体:


  主持人:李南

  嘉宾:张卫星、陆晓明

  李南:《财富非常道》不说不知道,各位好,欢迎您收看今晚的招商银行财富非常道,我是李南,今天两位嘉宾呢,一位是高德的总裁张卫星,另外一位是新华社新华财经分析报道总监,陆晓明,您是第一次来,卢先生。

  陆晓明:谢谢

  李南:那么这两天找张卫星到我们这做黄金的节目,有人就跟我说,他说李南,这可能是给我提供了一次发财的机会,也可能是因为张卫星就是要忽悠,大家都去买,他就干这个的呢,他买给你了,他不就赚钱了是吧,人家不用赚黄金涨价的钱,他就赚卖黄金的钱就够了,我们必须得考虑一下,这黄金到底能不能,涨到什么两到三倍的,或者涨到两千美元一盎司,一个的一个抵抗,通货膨胀的这样一个工具,就是它了。你的理由到底是什么,我今天好好听一下。

  张卫星:我觉得这个就是说,专业人士化一定要引起重视,远的不说,我就说我们房地产,房地产市场上任志强,是吧,有的人很讨厌他,因为他老说房地产涨,结果没买房子的人就天天看着,这房子还真上涨了,比如说易宪容在旁边说跌,结果没跌房子还要涨,那么在这上点上呢就是说任志强是一线人员,他是房地产老总,他看得很清楚,他的预测有道理。你比如说股市,股市里面我在最早一开始,我研究中国股权分置的问题,因为我在一线,我知道这个市场确实有问题,最后被证明是股权分置,包括今年的牛市,牛市里面我觉得有多头司令,就是叫韩志国,他在说这个股市,当时我们俩认识的时候,就是在谈到这个问题,大概1200多点,当时他就跟我说卫星你注意,这个市场要见5000点了,我可以告诉你,那个时候没有任何的基金经理和媒体在1200点的时候,说这个市场会到5000点,然后现在已经到6000点了,为什么我说这么说呢就是说。

  李南:证明你说的是正确的是吧

  张卫星:对,这件事情是这样一个概念,就说在这个行业里面,他一定是看到了整个行业里面有很多人没有看到的东西,就是说它一定要它自己的东西,但这个东西很难说出来,就是如同,我现在说,比如说我说黄金能到2000美元一盎司,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认为它是必然要到,而且是最低涨幅

  李南:关键它如果涨到2000美元的时候,都看不着你了,你说我们找谁算那帐去?

  张卫星:不,为什么呢,就它一定会涨到那个价位,就是我是通过我所看到的一些现象,一些市场的因素,我认为它会上涨,因为我在说这个黄金上涨的时候,大概已经,公开说大有四五年的时间了,那么从300多美元,400美元,500美元,600美元,一直上来,在700美元涨,一直在涨,而且每年每年涨,而且我认为速度还越来越快,就是这个感兴趣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是我觉得离这个黄金市场真正地上涨还有距离,我就说如果我们把这黄金

  李南:那你还要继续忽悠,让它涨得更快一点。

  张卫星:不是,我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去买到黄金,能够分享到这个黄金的上涨,你比如说股市,我们真的当时说,如果有一天说股市真能看到5000点,对吧,然后确实被人说服了,你像在1000点,2000点你买了股票以后,挣很多钱。

  李南:你先把理由说了。真是,你早就不玩股票了,还在说股市。

  张卫星:我就说这个问题

  陆晓明:这是一个感觉

  张卫星:不,不是感觉,它是有很多的充分理由的。为什么黄金一定会那么上涨,其实我们就,比如说我们演播厅这个大厦,相当于我们北京,中国的某一个城市,你在一个制高点一看,你会发现一个特别特别明显的特点,就是说这些所有亮着窗户的房间里面,他们都没有黄金。

  李南:就它不是满城尽戴黄金甲

  张卫星:满城黄金是空仓的,因为这是有历史原因的,我们中国从大概1946年,那时候国民党执政的时候就不允许,就是因为那时候战乱嘛,不允许民间有黄金。

  李南:在前面节目里说的话就简化,对,我就说在这种情况下,他需要一个补仓的过程,就是这些地方,会新兴年代会有人去买,而且现在我们是创作财富的时代,社会正在创造财富,而且中国要复兴,那么一定会有人去买这个黄金,就是你不买,没有关系,就像水皮他不买,但是水皮以外的很多人,他可能就会去买,或者别的人就会买,那么这样买来买去它就一定会有一个过程,而这就是需求,需求根本没有被释放下来,并没有被,完全就是说充分地体现。

  李南:其实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说因为中国人要买黄金,所以黄金价值会涨,您不是看了,您是研究有色金属之类的专家,咱们买什么什么不涨啊,买铜铜涨,买铝铝涨

  陆晓明:中国因素,但中国因素在黄金这个方面能不能体现出来,这个我们还要看,为什么?因为很早之前,英国人到中国来的时候,也提出过中国人没有钢琴,说如果中国人,多少多个人买一个钢琴,那个钢琴的市场大得不得了。但是实际上正确这个钢琴需求,就是不买,到一定的程度才能买,那么现在这个黄金现在虽然是空仓,如果我们说按照人均世界人均黄金的拥有量,那么中国人达到世界人均水平,这样以来的话,这个天文数字,这个黄金金价肯定是暴涨。但是现在能不能达到这个水平?现在老百姓有没有这个需求,当然我们现在能够看到一些比较富有的人群,他们买黄金,最近金条脱销是比较明显,也是抢购。但是就是我们看到,我们可能接触的人,可能都是相对说起来收入是比较客观的一些人,那么如果更多的来看的话,中国这么多人,他那个收入水平的话,是不是有买黄金的需求,尤其是买黄金不是作为一种消费,而是作为一种投资,这个的话很难。

  李南:你觉得需求它是有限的

  张卫星:卢先生这个观点肯定是错误的,我就觉得中国因素一定会体现出来,实际上我们看到石油为什么涨,铜为什么涨,就是因为我们中国的石油和铜的需求开始从国际进口了,不断地开始要进口。那么这个时候国际价格一定就起来,为什么铜先涨了,石油先涨了,因为石油现在翻了大概有七八倍了,黄金现在还没有翻多少倍,只有一倍多,它原因还是什么呢,就说我们实际上到目前为止黄金还没有进口,因为我们现在基本上自产自销就够了。但是我觉得就在这两三年之内,中国的黄金肯定不够,因为我们开采到是有限的。

  李南:为什么不够,就是中国人去买?

  陆晓明:中国人现在也是进进口

  张卫星:也在进口,量很少,但是基本上我们能满足,因为什么呢?我们大概一年能产260吨黄金左右。

  李南:就中国目前

  张卫星:那么现在每一吨是1.8个亿,就是做1.9个亿吧,现在算两个亿吧,那么整个黄金产量大概是500个亿,我们知道股市,我们说每年股市增加多少,每天的股市是2600亿到3000亿,其中1/5的人,就像股民来买,假如说我们不再投资股票,一天成交量的1/5来买黄金,中国黄金是不够的。

  李南:听着有理,你觉得会是这样吗?

  张卫星:但是黄金你变不出来,而没有任何人能够把黄金变出来,因为它是个自然界的产物,人不可能合成黄金的,而在有限的,就说我们看到未来的几十年,几百年,可能是人合成不了黄金,它是有限的。

  李南:所以你觉得股市2600亿,黄金一年才500个亿,我凭什么买上去了

  陆晓明:我觉得恐怕不能简单这么比,比如说尤其有色金属的涨价也是暴涨,石油的涨价,能源,基础原材料的暴涨,它是有实际的需求作为支撑的。

  李南:那是黑金,它不是黄金是吧

  陆晓明:他是实际需求,你现在这么多车,你要用油,这么多厂房盖出来,钢铁啊,什么这些什么都要用,所以他有以实际的需求做支撑,而黄金的话,从它作为一种商品来讲的话,它的消费量它是有限的,如果我们要指望黄金要涨价的话,大涨的话,那它必然是大家是突然发现了它的那种投资属性,非常强,而且很多人都相信这个,大家都来买黄金,在这种情况下,黄金要出现暴涨,但是我们只看到商品属性的话,它不至于涨这么快。那么现在来讲,在它的商品属性和货币属性当中,或者金融属性当中,更看重哪一点,这个显然是有分歧的,可能最具有权威性的就是央行的老板,央行的老板在全球的央行有统计,在1966年的时候达到高峰,全球央行总的黄金储备达到高峰,当时3800亿左右,从那以后一直是走低的,到今年年初的时候才28000,就是说这40年里面,它央行的黄金储备它还下降了一万吨,现在2800当中,要具体再分的话,它还有15000,15000吨,它是已经属于借贷出去了,并不是在央,它虽然在帐面上的央行的黄金储备里面,但它已经借贷出去了,借贷出去以后,这些实际已经,实际上已经被卖给私人投资者,已经转换成私人持有的黄金,那我们看央行来看的话,如果我们强调它的货币属性,或者是金融属性的话,那么它央行它为什么要坚持黄金储备呢?央行的所有的外汇资产都是要增加,当然我们有很多千百万的老百姓要投资黄金,看好这个黄金,所以有种说法,就是世界那个黄金价格,就是几十个狂人,就是那个央行的老板,和千百万的投资者之间,他们到底是谁说了算的问题。但是从专业的角度讲,央行减持黄金,包括现在欧洲央行,它也是比如说2006年2007年,它也有央行售金协议,那么参加这个售金协议签署活动,今年年度它的限额是500吨,当然最近黄金涨得比较厉害,可能今年,现在估计的话,可能今年的售金可能是350吨左右,欧洲央行售金,说明央行它还是在整个讲它是减持黄金资产,那么既是从它保值增值的角度来看的话,它们肯定认为,它这外汇资产转换为其他的一种投资渠道可能更合适。当然这个东西就是讲你要看怎么看,当然我们看到这么多央行的行长都是持有这么种观点的话。

  李南:就是说我们既然当不了央行行长,我们为什么要买他抛弃的东西呢,我们先出广告,然后再接着听你说。

  李南:《财富非常道》谁看谁知道,我们今天还谈的是黄金,我听懂了你的意思,就是现在央行都在抛黄金了,是吧,那么就是它货币属性是减弱了,我们可以回头来看的话,1816年当时是英国有一个叫金本位制度法案,当时确定金本位制,所有的1944年是布雷顿森林协议,就等于确定了一个美元跟黄金挂钩,我们叫做什么,叫做金汇兑本位制,那么到了20实际60年代,因为美国要打越战,所以就耗了非常多的这个黄金,美元就开始贬值了,很多人都抛售美元,抢购黄金,不行了,他单方面宣布说,OK,73年,你不要拿黄金找我买黄金了,从那时候开始,其实黄金货币脱钩了,于是美元开始贬值,那央行行长就觉得,那居然就脱钩了,那我们也就不存这个了。

  张卫星:我觉得这个地方说法是有错误的,我不太赞同,那么刚才卢先生所讲这个观点,我几乎都不太同意,我认为呢,首先就是说黄金这个东西它本身的属性里面更强的是金融属性,因为众所周知黄金有三种属性,货币、金融和商品,在中国我们在历史上的原因,因为我们开放时间是从商品开放的,所以我们中国理解黄金,和欧美理解黄金完全是两个概念,我们你看我们看黄金全是金银首饰,大街上的金店,在欧美呢,根本就看不到这些地方,你去欧洲旅游的话,你要知道欧美占了世界上70%的黄金,但是我们看不到,大街上看不到,它全在银行里面,全在银行的地库里面,所以欧美的理解黄金更多是金融,我们更多是理解商品,所以卢先生讲到需求这个,不对,它本身是金融工具,是金融属性,它有货币特性,第二个特点就是央行,他觉得是央行决定一切,其实我恰恰获得这个观点是相反的,我希望央行全部都能金子,越卖越涨,因为央行在黄金的这个世界央行,世界这些央行行长在黄金这问题上,几乎都是吃了败仗,几乎都是和反向的,因为这有案例的。英格兰银行,我们现在英国那个首相布朗,当时它是在认那个财政部长的时候,到1999年到2001年这两年多的时间,他把英国的黄金储备的60%多全卖掉,大概是40多吨,你知道他卖的价值是多少钱吗?255,275,卖完以后,黄金就是历史大跌,换句话说,布朗是把英国的黄金卖到了最低点,卖到最低点以后,黄金的价格从250元,现在我们知道多少钱吗?是750,我们3倍了,当时他把这些机子卖完以后,是换了日元、美元、欧元做为那个储备,因为那个什么,因为这些是升息货币,就是说他有利息,我可以存利息,黄金这玩艺儿太不好了,天天放在那我还要看卫兵看着,他又不能下仔,又不能下小黄金的,对不对,无息的货币,然后这个决定是他做出这个决策的原因,但是事实怎么样,黄金涨了三倍。



  李南:他们的智商也不高了。

  张卫星:不是,我觉得是他的位置决定的,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李南:他们有信用货币,不需要这种东西了。

  张卫星:说得非常对,我觉得这个李南你才聪明了

  李南:我很想帮你其实

  张卫星:你太聪明了,就是说如果我是个央行行长的话,一边我是有黄金,一边我可以印钞票,我觉得黄金是很讨厌的东西,因为什么呢?我获得的时候我需要花钱,花成本,非常地,保管又很麻烦,远远没有我印刷钞票来得快啊。我只要印刷机拿点纸就出来,特简单。计算机时代以后,不需要,我只要计算计上生成个数字就OK了,就变成钱了。

  李南: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这黄金还是得买,还是得涨。

  张卫星:所以你看,各国的央行在卖的时候,越卖越涨,欧洲一些小国家,瑞典、瑞士什么之类的全部卖,卖卖卖之后就不敢卖了。

  李南:听听人家怎么说,我们知道你的意思了。

  陆晓明:但是从那个,如果我们强调黄金的货币属性的话,央行黄金储备,这肯定是一个重要的标志,如果央行的黄金储备都在下降的话,这个黄金何必属性的话,就要打一个问号,当时从现在讲起来,属于在过去60年代的时候,央行的黄金储备占到整个黄金存量的大概50%以上,现在才在10%多一点。

  李南:而且目前全世界,据说从人类开始以来,一共是158000吨的黄金

  陆晓明:差不多,而且当时你提到那个布朗,布朗卖黄金那个事情,这个东西你很难,也很难讲起来,现在讲起来它是错的,但是也很难这么说。

  张卫星:事实已经证明

  陆晓明:从过去的历史来看的话,他被这个储备资产换成其他的资产的话,他的可能保值增值那个空间更大一些。我们从历史看的话,如果我们以美国国债的收益来比的话,这几十年下来,如果你当时储备的是黄金,和你储备的是美国国债,那这个收益相差十倍以上。

  张卫星: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有阶段性的,如果说布朗是在1980年,黄金当时最高点是850美元,他把这个黄金全卖了,然后存成美元,然后黄金从850跌到了250,是吧,跌了20年,然后你从美国国债这20年里面,那我告诉你,这是投资高手,非常成功。但是我们就看事实,他并没有卖到850,他卖到250啊。

  李南:不是,他说换到别的资产一样涨,不是也一样可以达到这样一个目的吗?何况现在银行既然可以有信用货币,他不需要黄金的东西,他不需要做支付手段了,不就完了吗?

  张卫星:不,这点问题,其实我觉得我看好中国历史。

  陆晓明:现在你要指望黄金回到这个支付手段的话很困难,因为黄金,你的实物量,它的黄金的实物量,和实际上世界的整个货币的货币量已经完全和当时不一样了,没法儿挂钩,黄金每年它才增加1.6%,货币发行量现在每年增加12%,大概。

  张卫星:你看见没有,李南,我给你讲,他又在证明我黄金又在涨。他是硬通货吧,他是硬通货,每年增加1.2%,一边是信用货币,就是我们的法定货币,就是各国印的美元,欧元,包括人民币,包括日元,每年净增长量12%或15%,美元现在大概15%,累计了20多年,你理解这个意思吗?也就是说美元每年增加15%,每年增加,不单印刷,黄金每年增加百分之一点几,这两个已经严重地背离了。

  李南:他就说美元其实贬值,就更凸显了黄金的价值。

  张卫星:这个问题实际上是

  李南:你不能老丈着自己年轻嘴快就不让别人说话,对吧。

  陆晓明:我觉得是这样,张先生,如果说在100年前,甚至是50年,一定的黄金的量和一定的商品,或者服务的量,就是我们所谓的生产总值,可以有一个对应的话,那么这个黄金的产量每年的增加速度和你每年所生产的新的商品的服务的量,你不能指望它完全对应起来,如果你这么简单地对应的话,现在货币发行量比如说每年12%,它当然有通货膨胀一些因素在里面,但是它总的讲起来,它和这个我们生产的实物,或者产生的服务这个量,生产总值它基本上有个对应关系,如果说你把黄金的量和实物要对应起来的话,你黄金的远远赶不上其他实物的增长量

  李南:那不就更值钱了吗?

  陆晓明:正因为如此,所以黄金的货币功能就淡化了,你不能指望用黄金去买所有东西,就你所有东西都要由黄金去买的话,那这个黄金价值的确是几十倍地涨。

  张卫星:我觉得卢先生首先错误了一点,就是说我想谈的黄金不是货币功能,就是说黄金成为货币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再可能了,它是金融储备,就金融的功能还是依然存在的,比如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当时韩国和泰国,它的所有外汇储备支付完了,支付完了以后,外国那些投资者还要追账,你还欠我钱,你拿什么还,民间捐金,这个时候用黄金来支付的,当时韩国的金融危机为什么度得那么快,就是当时的那些女工把它金手镯,金项链全交给国家,捐献给国家,然后让国家支付外债,这就是它的金融的支付能力还是有的,但是它不是货币,就是说不能做流通,比如说我们以后吃饭拿这个金子来吃饭,来结帐,这个不会的,我觉得不会的。它是储备的金融功能是不可能被需要的。

  李南:我们这广告虽然不是内容的一部分,但是没有广告我们节目做不下去,我们先出广告。

  李南:好,《财富非常道》不说不热闹,确实是够热闹的,我真是觉得黄金,我觉得没什么太大用在哪儿呢?比如说真万一哪一天发洪水了,咱俩一块逃出去,你有黄金,对吧,你是做这个的,我没有啊,我就带俩红薯是吧,你说你真饿了,说李南我拿金子给你换红薯,你说我能那么傻吗,我肯定不给你。对,这时候你说黄金它不用,它有什么用呢?现在我们就是这样,我需要黄金吗?

  张卫星:不是,它是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其实你要问的话,如果这张钱有什么用是一个道理的。就说那张纸币,不就是印刷的嘛,它可以用来作为你财富的象征,这个所谓是货币,你要这么想清楚,货币首先是货,然后才是币,那么这个黄金为什么成为,马克思讲过,金银天然是货币,原因就是它本首先是货,纸币可不是货,它是一张纸,它是后来因为法律规定它价值,或者因为有各种原因规定它的价值,成为交换货和货和交换劳动之间的一种中介,才成为法定货币,这个信用货币,而他是硬通货,就是货,所以它有这种,它本身就是货,这就不用讲。它就可以永远,在这个历史的潮流中,它永远可以用这个都是换任何一个东西。

  李南:其实就是说,假如信用货币后面它是跟的是国家的信用,如果目前,比如说国家的信用有了问题的话,那是不是黄金,也许目前这个状况,通货膨胀我们都看到了,其实是对于国家信用的一种不信任,货币贬值,那这个时候黄金是不是就会有它的作用?

  陆晓明:黄金在通货膨胀的时候,它当然有升值的空间。

  李南:那目前是不是这背景呢?

  张卫星:世界性通胀,我判断是这样,世界性现在进入一个通胀。

  陆晓明:现在世界性那个通胀压力都比较大,所以这个是黄金最近大涨的一个原因,而且大家对今后的通胀压力仍然是看得比较大,所以这个黄金它作为一种金融工具的话,它有这个前瞻性,所以这个投资者现在比较追捧黄金。那么在比如说在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当然也有很多韩国妇女捐出来一些黄金。

  李南:爱国金啊。

  陆晓明:但是正因为如此,这些本身这些金子藏金于民的,这时候流通到市场上来了以后,在那个时候黄金的价格反而会跌,反而是跌了,在金融危机以后,黄金价值才开始上涨,所以那个民间藏金,这些民间藏金,如果一旦是出现在市场上的话,那么对黄金的价格是相当不利的。现在的情况,从我们国家来看。

  李南:我们没有藏金,我们民间没有什么金子。

  陆晓明:现在藏金量很少,只有进没有出,但是我认为张先生刚才讲,他特别强调了黄金的这种货币属性。

  张卫星:强调一下,金融属性。

  陆晓明:金融属性,那么黄金我们简单分类它可以有个属性,一个是商品属性,一个是金融属性,那么从商品属性来讲的话,它必然是供需关系联系在一起的,那么从商品来讲,这个角度来讲,对他的需求这个增长的话,现在是比较快,但是不足以支撑这种长势,目前的长势继续维持,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就是它的金融属性,大家突然发现它是能够增值的,而且大家都相信这一点,那么才可能出现黄金持续的大涨。

  李南: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相信,至少张卫星现在相信这一点,所以他觉得黄金会大涨,是不是这样的。但你觉得是不靠谱,不能够这么说,或者说他这个依据不够充分是吗?

  陆晓明:因为最近这个大涨它是有它的特殊的原因,就是最近这个大涨,比如说过去这一个多月里边,一个是美联储的一个,一个将息,这个是他大涨的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就是石油价格的暴涨,石油价格,反正我们从历史上来看的话,黄金的价值,和石油价格的那个长势,走势是非常温和的,但如果我们认为黄金,从现在的760美元,如果能涨到2000美元,那么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就是说我们对石油价格的预测的话,那也是现在是85、87那么今后也可能涨到300、400,这个预测比较大胆。

  张卫星:首先我觉得这种观点,也是不太,他有点误导性,就是黄金和石油是正相关,石油也牛市,黄金也牛市,但是两个关系其实是毫无,没有直接的关系的,不是说石油一定涨,黄金就一定涨,涨多少它俩就是比例一致的。没有这个规律

  陆晓明:非常一致

  张卫星:不不不,我专门研究。我专门研究。

  李南:你们怎么研究同样的事,怎么结论不一样。

  张卫星:他说这个太,就是说好像黄金跟着石油一样,它不是这样,因为它两个是,因为他俩都是货,为什么它要涨呢,是因为它用美元计价,因为我们说石油都是用美元,黄金也是用美元,你刚才用涨和跌,其实都是都是用美元来看这个问题,但是美元是有问题的,美元现在是印得是太多了,格林斯潘在认识上这几十年,在全世界发了无穷无尽的美元,这些美元现在已经泛滥成灾,这是个大问题,而且美国人现在很享受这个事情,因为现在我们看到它的货币供应量,大概是在2004年,2005年,就把美国把美元这个供应量这个数据就不对世界公布了,他不公布了,他美元印多少他不公布了,你现在也不知道他美元印多少,所以现在这个很麻烦。那么黄金就是说,他们俩在牛市过程中,因为石油是先有需求,就中国是先有需求的,中国大概是从2001年开始,2002年开始,开始向世界进进口,以前我们是石油出口国,我们在16美元到20美元的时候,我们在向全世界出口石油,因为大庆,包括这个胜利都在出口,但后来发现中国不行,中国的汽车全上来需要石油,马上变成进进口,进进口以后这个石油马上就起来了,从十几美元,一口就四十、五十,七十、八十,这个就起来了,铜也是这一个道理,铜也认为我们产量够,但现在不够。那么现在黄金还没有这个国家级的进出口,应该都是民间的。

  陆晓明:黄金是这样,张先生我是这么觉得的,张总,你刚才提到铜和石油的进口,它完全是需求带动的,中国因素非常强,那么黄金如果也是,如果我们仅仅是指望它靠需求带动的话,这个需求的涨幅不足以支撑这个黄金大涨,所以黄金的涨幅它必然是由,像您这样坚定看多的,认为它的特别看中它那个金融属性那个保值增值那个,如果投资的需求,或者叫投机的需求,投资的需求激化了以后,就能够把它拉上来,如果靠实用的需求,比如说是装饰或者工业,以及少量的工业用金,或者首饰这个需求,它绝对不足以。

  张卫星:我觉得卢先生就是受了这个我们整个知识体系的这种误导太深了,就是说他认为黄金只能够用着首饰,用着装饰,用着贴金箔这些东西

  李南:还有金牙,70吨金牙每年。

  张卫星:包括什么工业,包括这些医疗,我觉得这个认识是最错误的,就是中国人为什么在黄金上犯了错误,或者是我们没有认识到,原因就是我们几十年认为黄金大概就只能这么用,这个是我觉得最大的错误。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