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百姓生财的第四种武器

2007年10月22日 08:42 来源: 新安晚报 【字体:


  “今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财产性收入估计能达到200元钱。”

  2007年10月19日下午,合肥市同济大厦16楼,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城镇住户调查处的周胜林告诉记者。

  而这前一天,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发布了我省前三季度统计报告。报告显示,2007年我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将跨越10000元大关。

  相对10000元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说,200元钱的财产性收入只能说是“寥寥”,但是,这200元钱如今却作为百姓生财的第四种武器,吸引了非常多的关注。

  尽管股票市场泡沫争论声渐大,房地产市场控制购买第二套住房的新政刚确立不久,但是,“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的提法出现在了十七大的报告之中。

  普通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并没有因为股票与房地产市场的高歌猛进而同步增长。2006年的抽样统计数据显示,安徽省城镇居民家庭的财产性收入仅占全部收入的1.5%,财产性收入已经成为居民各项收入中最具增长潜力的“板块”,因为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让中国各类资产的价格快速攀升,普通居民获取更多财产性收入正是分享经济成果的路径之一。

  而十七大对于增加城乡居民收入的部署,也跳出了旧有的“收入与分配”的认知框架,发现了财产性收入这条将GDP高速增长与居民收入同步增长相联系的纽带。

  通过合理配置家庭的动产、不动产投资结构,获取稳定的财产性收入。从居民家庭来说,这意味着摆脱开支压力,提高生活质量;从全社会来说,意味着社会财富的普惠性增长与全面小康步伐的加快。

  一个“生财有道”的时代即将到来。

  “问候语”嬗变

  “差不多每年的五一、十一,一些朋友见面,大多会问‘发多少钱过节费了’?今年不一样,大家一见面就说,你炒股赚了多少钱啊?”

  大前天,吴先生这样对记者说。吴先生是合肥市一家事业单位的员工,在和记者说这话时,吴先生显得“非常享受”。毕竟,作为一位“非职业”股民,吴先生在火热的股市中获得了丰厚的回报,“我今天的股票又赚了3000块钱。”

  这样的话,大半年来不止三番两次地回荡在记者的耳边。

  在合肥市,像吴先生这样不完全指望着工资奖金过日子的人有很多很多。在记者的采访中,一些有着正常职业的股民,对日常的工作明显“心不在焉”。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罪于个人。如果你坐在办公电脑前一动不动,一天就能赚到1000元钱,我相信,大多数人将忘记很多事情,包括往日视为生命线的工资奖金。

  整个时代都在变化。作为普通居民的正常生活来说,工资薪金不再是唯一的希冀。这个变化不是从2007年开始,却因为2007年资本市场的红火而变得显著起来。

  “小字辈”觉醒

  “问候语”的嬗变,反映了一个“小字辈”的觉醒。

  周胜林告诉记者,和会计学不一样的是,统计学一般将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分为四部分来统计。第一个部分是工资薪金性收入,这一块是“大头”,大约占据“可支配收入”的70%。第二部分是“转移性收入”,譬如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一般占据“可支配收入”的20%。第三部分是“经营性收入”,譬如开个小饭店、做个小生意的收入,这一部分占据“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接近10%。

  而第四部分“财产性收入”一直是个“小字辈”,就安徽目前来看,最多只能占据“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的2%。

  如果将“工资薪金”收入比喻成“红花”的话,“财产性收入”只能勉强算作一个“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到”的绿叶。但是,纵使是槐花,遇到合适的春风,也会开得像牡丹一样艳丽。

  长期以来作为城镇居民收入一个点缀的“财产性收入”,最近两年来,伴随着资本市场的火热,以无比迅猛的速度在增长。周胜林告诉记者,2006年,我省城镇居民的人均“财产性收入”为148.3元,同比增长19%。今年上半年,人均“财产性收入”为85.3元,同比增长20.1%,而同期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了15.8%。2007年全年人均“财产性收入”有望达到200元。

  尽管“人均”起来,财产性收入并不是相当注目。但是,具体到一些个案,不少城市家庭的“财产性收入”完全超越了“工资薪金收入”,成了一个家庭财务来源的第一支柱。而且这样的家庭正在越来越多。

  理想中的家庭

  这些年来生活过得越来越好,人们向往美好生活的标准也在不断地提高。

  作为一位统计工作者,周胜林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以前“双职工”在合肥是一个让人非常羡慕的家庭结构。如今,这样的观念已经或多或少地落伍,真正理想的家庭,家庭成员要有稳定的工作、不错的工资收入,“四险一金”这样的保障自然少不了,股市中也要有一些钱,最好不能少于6位数;房子最好有两套,自己住一套租一套,月月收房租。

  这样的说法可能有些具体和偏颇,但表达的意思还是相当地到位,那就是说,家庭收入要尽量“多元化”。

  从家庭财务稳健这一方面来看,单纯依靠工资薪金的家庭是相对危险的。提高“财产性收入”有一个很直接的好处,周胜林说,至少一个家庭的财务状况会变得相对稳健一些,收入的“多元化”规避未来风险的能力也强一些。

  最近两年来,随着投资渠道的增多,这样的理想家庭在我省虽然整体上不多,却呈现出明显壮大的迹象。

  新提法的意义

  就总量来说,“财产性收入”自然没办法和其他3项收入相比较,但是,就涉及面来说,“财产性收入”至少可以列居前两位。

  很多城市居民可以没有工资、没有养老保险,然而,大多数人甚至一些小学生都会在银行里有一些存款,或者在股市中有些小钱。这些投入可以带来利息、分红或资本利得,这些收入就是“财产性收入”。

  尽管当前“财产性收入”还不是很突出,然而“十七大”提出“创造条件增加群众财产性收入”的意义却非常明显。周胜林表示,这一方面说明,随着投资渠道越来越多,更多的老百姓可以从利息、红利和资本利得中获得财富,老百姓的理财意识逐渐苏醒,这是一个可喜的大变化。另一方面,中央已经看到这一可喜的变化,不仅鼓励而且也将出台更多的政策,来支持老百姓在这个方面获得更多的财富。

  同样,这也说明了中央对于增进老百姓福祉有了更高的目标。换在5年前10年前,千方百计地提高就业率是各级党委和政府的一大目标。如今,在这样的一个目标之外,还提出了增加群众财产性收入这一新的目标。“如果说,增加就业是为了让大家能过上好日子的话,那么增加群众财产性收入就是希望大家的日子变得更美好。”新提法的意义当然不仅如此。从理论上说,新的提法是对“劳动致富”观念的一种完善。在劳动之外,资金、技术等非劳动性因素也是创造社会财富的重要源泉,通过这些因素分享人类社会的财富,也在鼓励的范围之列。(方伟阳)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