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拼命工作的经济学

2007年10月18日 19:56 来源: 《钱经》 【字体:


  如果我今天不完成这篇专栏,就会遇上大麻烦:假期的时候我就得写稿子,而我妻子可能会拿卷起来的英国《金融时报》副刊《如何消费》(How to Spend It)打死我。她一直对我说,我工作太卖命了,她的话很可能是对的。但如果我们都生活得轻松一些,那么经济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简单的答案是:我们的产出会减少,这意味着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放松,但享受的物质产品会减少。以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经济将下滑。当然,这没什么不好。

  GDP衡量的是一年内一国经济所有产品和服务的金融总值。因此,它显然遗漏了很多项目。例如,情投意合的性关系通常被视为一件好事。但它不会出现在GDP数据中;而与妓女发生性关系则会有所体现,至少从原则上讲是这样。由于此类原因,我经常看到有人提议为衡量国民财富制订更好的指标,这些指标允许根据许多项目——从环境恶化、军火交易到通勤时间——对数据进行调整。

  我觉得这些提议十分奇怪。

  当一位制帽商测量你的头围时,他是为了找出适合你的帽子型号。的确,他没能准确测出你的智力水平,但如果你为此而抱怨的话,会令他感到困惑。如果你开始提出其它多种调整的方式,会令他更为疑惑。GDP也是如此:它只是为了衡量经济交易,如果指责它未能衡量出其它项目,则没有太大意义。

  然而,如果GDP忽略这么多重要的项目,我那些经济学家同行为何还会如此关注最新的GDP季度增长数据呢?(他们像那位制帽商一样也疯了吗?)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GDP增长与一些有利因素有关:想找工作的人们找到了工作;有用的新创意进入了日常生活。而GDP不断下滑则往往与破产或失业联系在一起。这并非不可避免,但其中的历史关联性一向很强。

  如果我们都决定休更多的假,那么GDP与破产和痛苦之间的相关性就会被打破。我们很难确切地说出如何对其进行调整,以及调整可能带来多大的痛苦——毕竟,在现实世界中,我们不会同时决定放松休息,但没有理由认为这会造成很大的麻烦。那种情况下,我们都会拥有更多的时间和更少的金钱;一个人购买物质产品能力的降低,应该恰好与其他人生产这些物质产品能力的降低相匹配。

  以前辈的标准衡量,我们现在极为富有。有鉴于此,唯一令人困惑的问题是,为何更多人不会选择更多休闲,而是选择去赚更多的钱。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经济学家罗伯特•H•弗兰克(Robert H Frank)辩称,除非其他很多人也做出同样的选择,否则很难做到这一点。他在自己的新书《落后》(Falling Behind)中指出,这不仅仅是以羡慕的心情、渴望拥有一辆与邻居一样好的汽车的问题。如果你减速,而其它人没有减速,你的地位或前景可能就会受到影响。这同样也会影响到你在一个既安全、教育条件又好的地区买房的能力。

  弗兰克教授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出版《落后》一书的6周前,他刚刚出版了一本精彩的《经济自然主义者》(The Economic Naturalist)。在6周内出版两本著作?而他还告诉我生活要放松一些?

  (UNDERCOVER ECONOMIST: ABROAD CONSENSUS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Tim Harford) 译/梁艳裳)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