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姜文: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风格

2007年10月09日 11:20 来源: 《新世纪》周刊 【字体:


  ■本刊记者/余楠

  我不想拍一部“一日三餐”的电影,我想拍的是酒,有度数的

  到达“不亦乐乎工作室”时,姜文刚结束完一轮采访。助手递给他一沓打印好的文章,那是从网上搜集的当日评论,这是《太阳照常升起》上映之后姜文日常工作的一部分。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放那儿吧,我回头就看”。姜文告诉《新世纪周刊》,针对《太阳照常升起》,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师王红卫专门作了一个调查,喜欢《太阳照常升起》的观众集中在60后与80后两个年龄段。

  《太阳照常升起》上映之后,观众里有各种各样的读解。有影评人认为你在缅怀那个年代,流露出对集权时代的歌颂。也有人对此提出完全相反的观点,说你是想借片中对疯狂年代的还原,告诉人们集权时代的可怕。中立的观点则说,你的作品是超越历史与政治的纯美。对这些看法,你如何评价?

  其实大家还是想多了,我只是一直觉得,一部好的电影要超越一定的时代、一定的背景的限制。这部片子,我其实也是朝这个方向做的。它的故事可以发生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这部电影的故事是世界性的,它可以发生在中国,也可以在美国,还可以是世界上别的角落。

  观众在纷纷解读片中意象的隐喻,比如有人猜测苏联代表计划经济时代,南洋代表市场经济??诸如此类,在你看来,这是否属于过度阐释,就是说在你那里,这些意向什么也不代表,只是你个人有关那个年代的记忆符号?

  其实这部片子的故事本身很直接、很单纯,没有太多的指向。比如说那些牛、羊,我刷上不同的颜色,那就是因为我跟摄影师商量,希望能有一个梦幻点儿的色彩和感觉。这个电影本身就是我的一个梦,我早在脑子里看见它了,我只是按照梦里的样子复原它。但是如果观众加上自己的人生体验和生活经验解读,就完全不同了。就像画画一样,片子只是提供了一层底色,观众可以继续再在上面刷颜色。我们在各地搞观众见面会时,观众看完影片都说出了自己不同的感受。

  有评论说,《阳光灿烂的日子》写个人,《鬼子来了》写国家,《太阳照常升起》写政治,你同意吗?

  那是评论者的意见吧,《太阳照常升起》写的是人性,生命的偶然和必然。

  焦雄屏说《太阳照常升起》充满了达·芬奇密码式的繁复,一旦找到了解码关键就豁然开朗,很多人都想知道,作为导演,你认为解码的关键究竟在哪儿?

  其实我就想告诉大家,我对过去和未来的一些想法,在今天这个时代,有很多东西我们不用去缅怀,因为它并没有失去,只是需要我们去把它唤醒。所以我刚才说这个故事其实有世界性,时间上,也不一定只针对某一个时期。在今天,它依然可能会发生,或者正在发生。

  《太阳照常升起》和《阳光灿烂的日子》两部片子主要的时间跨度都是上世纪60年代初至70年代末,你为什么这样喜欢讲述这个时间段的故事?王朔说你跟他一样,放不下那个时代的事情太多,你放不的事情是什么?

  那个时代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放不下的事情自然也最多。但是这部电影的故事放在那个时代,那是另一回事。当年我读王朔的小说,脑子里就看到了好多电影的段落,其实那个时候那个电影就在脑子里了。再说《太阳照常升起》,我就是觉得这样一个故事应该在那样一个环境里,那个年代在我的记忆里,特别干净,到处都打扫得很彻底,你要是把《太阳照常升起》的故事放在今天这样一个环境,可能味道不太对。至于生活,它的每个阶段对我都有特殊意义,以后我的电影会涉及到很多的时代,还有可能是古代的故事。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第一个镜头就是摄影机摇下,运动到很低的机位仰拍的毛主席像,给人印象非常深刻。你的很多同龄人都表示了对领袖的无限景仰,你对他是一种什么感受?

  很多人说毛主席是我的偶像,其实问题不能这么简单地说。我们这一代人正好跟一批历史创造的英雄同时代活过。毛泽东逝世时,我13岁,起码有13年,我们是在同一时间生活过,他的影响是不可回避的。

  在你的桌上有许多剪报和打印出的网上对《太阳照常升起》的一些看法,印象中你是个我行我素的导演,为什么要专门拿出时间看媒体或网上的评论?

  我其实就是一个电影观众。在大部分时间里,我更把自己看作是一个观众,我一直在看电影。到现在为止,我才拍了三部电影,可是我看的电影已经数不清了。看电影之前或者之后,观众自然会对相关的评论感兴趣,自然会作些比较吧!

  很多观众走出电影院,抱怨看不懂《太阳照常升起》,有人说是因为大家习惯了吃快餐,看电视选秀,没有踏实的心态看电影,看电影也不爱动脑子,追求的就是简单的感官刺激,你如何看这个问题?

  看电影不用那么累,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只要觉得这部电影感动自己了,觉得电影好看就行了。对于我,我不想拍一部“一日三餐”电影,我想拍的是酒,有度数的,这样的片子不一定每个观众都喜欢,但是我想,一旦喜欢,观众就会醉。我一直特别希望拍出一种电影,就是你每一次看都觉得有新的感觉,十年、二十年再看,又不一样,那是我一直想做到的。

  对一个电影导演来说,这是一个压力和诱惑都很大的时代,坚持自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对我们来说,你一直在坚持做自己的电影。

  我是一个一直都有信心的人。我身边有很多人在谈我的电影,也有人老问我,你的电影风格是什么,其实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电影是什么风格。我没觉得一定要坚持做什么自己的电影,我只是要保持做电影而已。只要在做、在拍,就足够了。我只是看重好的故事,碰上了一个就拍了。人贵在自知之明,有些事情给我,我做不了。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