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小企业融资坎坷路

2007年09月29日 18:01 来源: 《赢周刊》 【字体:


  中外资银行对擂

  一年多前,“找钱”仍是吴合年的噩梦,而今却成了他的实力证明。

  吴合年是从事镍电池生产出口的深圳三俊电池的董事长。“近两年,原材料镍价格飞涨,两年价格翻了2~3倍。”他说,以往买原料有一定的账期,一般都是延期付款,但是近两年原材料紧张,须现金才能买到原料,到后来,甚至到了“必须提前两个月向供货商支付货款,排队等着,才可能买到材料”。

  由于有色金属价格上涨,供应紧张,不能及时找到钱,对于这个行业的民营企业来说,就意味着 “死亡”。事实上,这两年,由于资金周转不畅,不少镍电池生产企业,不得不转产或者倒闭。

  三俊电池也同样面临着生存危机。事实上,这几年,吴合年“找钱”之路充满了坎坷。

  对绝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上市或发行企业债都是不现实的,从银行贷款是唯一的道路。吴合年也只能走上这“华山一条路”。

  吴合年曾找到一家财大气粗的中资银行,但是由于缺乏合适的不动产做抵押,支行同意的贷款,到了分行审批时,经过5次贷款会,最后只批下了10万美元。在吴合年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之后,贷到的钱却少得可怜,这让吴合年很沮丧。

  事实上,对中小企业来说,要从银行贷款,最现实的方法是找担保公司作担保。吴合年不是没试过这条路。他找上担保公司,虽然找担保公司到银行贷款往往要多花3%~5%的代价,但这都能忍受,然而最让他受不了的是,几经折腾,花了很长时间之后,却发现那家大包大揽、拍胸脯担保的正规担保公司没有得到银行的认同,贷款无法到手。

  而找企业作担保的道路也不通,“贷款1000万,担保的企业要分500万”,怎么算都不合算。

  吴合年一直跨不过融资的门槛,让他非常着急。

  2006年9月,走投无路的吴合年,特意赶到中小企业博览会投石问路。

  一朝挨蛇咬,“找中资银行贷款难,对我们合适的品种太少。那次中小企业博览会里,中资银行我一个没去。”吴合年说,他专找外资银行问贷款的情况。当时,这家企业得到了在华最大的外资银行之一——花旗银行的青睐。

  对于有良好发展前景的中小企业,花旗银行表现得比中资银行更大方。事实上,吴合年递出贷款申请一个月后,以应付账款和信用证融资,也就是说以企业购买的原材料、信用证作为抵押物,吴合年从花旗银行融资拿到了满意的贷款额。

  花旗银行商业银行部总经理张之皓接受《赢周刊》记者专访时表示,花旗非常重视中小企业。事实上,银行与企业的合作,不仅是贷款,随着这些成长性的中小企业的发展,银行还可以协助企业发展其他的业务,比如外汇结算和兼并收购等。事实上,这是一个有远见的双赢规划。

  贷款解决了吴合年的燃眉之急,今年他的电池销售规模较去年增长了35%。

  政策就是玻璃门

  然而大多数中小企业都没有吴合年的幸运。

  从政策上来看,这两年,每条道路似乎都对中小企业融资打开了大门。从2005年开始,银监会把促进银行业金融机构改善小企业金融服务列入工作重点,要求把它视为一项带有战略意义的创新和改革来认识。出台了著名的“六项机制”。

  但业内有人把这看作是“玻璃门”现象,即是指这些越来越开明的政策往往却像玻璃门一样,让中小民营企业看得到,却很难进去。

  实际上,无论是风险资本,还是可能在明年出现的“二板市场”,又或者是保理和租赁等非银行融资工具,在我国目前阶段,对绝大多数小企业来说都仍然是“水中月”,在众多的融资工具中,最重要的仍然是银行贷款。

  “虽然现在为中小企业融资出台很多政策,但是实际上往往融资还附有其他苛刻的附加条件,或者是要提高利率,我们还是很难贷到款。”广州一家印刷企业的老板告诉记者,没有固定资产抵押,基本上就没法得到银行贷款。但大多数小企业,房子、机器都是租的,没有固定资产,所以很难获得贷款。

  “三个最重要的融资渠道:银行、发债券和上市,但是银行贷款要抵押,发行企业债只有大型国有公司才有希望,而企业上市的条件也很苛刻,根本很难达到。条条都是死路。”一位做仓储式零售业的人士四处求借一年无果后这样告诉记者。

  比起贷款,有条件的企业似乎更喜欢另一种来自其他行业的企业融资方式。

  广东一家民营家具公司最近买了一块地,为这块地它需要融资8000万,但是作为民营企业,它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这家公司的老总找到了广东省轻工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因为其手下有木门厂,希望两个企业能够合作,由广东省轻工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出资8000万,企业之间一起合作,“这比向银行贷款好,一方面是银行的还款时间固定,无法灵活,企业之间则比较好说话;另一方面,企业可以商量给合作方利息和手续费,少了银行等的中间环节大家利润高些。”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

  这实际上等于企业间换股或参股。“企业之间愿意互换股票,就是不想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据广东的一位企业家说,换股和参股现象在企业间很流行。

  加息的困境

  对中小企业来说,现在的困境不仅是“借不到钱”,更可怕的是很多中小企业“不敢借钱”。陷入了“借钱是找死,不借钱是等死”的困境。

  加息周期的启动是给许多中小企业致命的一击。随着央行近期的加息和一系列收紧流动性资金的行动,不单是银行贷款,一些民间借贷利率也频频高涨,资金成本呈快速上升趋势,很多原本活跃的民企深切感受到巨大的生存压力。

  广东盈腾担保投资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刘洪根告诉《赢周刊》记者,9月15日今年央行第四次加息,企业借贷利率达到了7.29%,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数字。

  “一般来说,比起大型企业,中小企业贷款利率至少要高出10%,而高出20%~30%是正常现象,也就是说,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现在已达到10%~40%。这让许多想扩大生产的中小企业望而却步,根本不敢贷款。”

  “资金成本太高了,现在企业不敢贷款来做固定投资,扩大生产,只有在流动资金不足的时候才会考虑贷款。”

  据悉,现在很少企业愿意贷款买机器、厂房,因为资金成本实在太高,企业根本没法通过长期投资收回成本。这使得现阶段的企业很少扩张,事实上,生存已是不易,发展的问题很难提到议事日程。

  但是,即使是成本再高,部分出口企业仍然不得不贷款,因为早已签订一年的订单,面对着原材料价格不断地飞涨,延期付款根本不合算。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作为原料的冷板标价是4000元/吨,但期货是4300元/吨,现金支付只需3900元/吨,所以从银行贷款仍是比买期货合算。此外,由于原材料紧张,部分原材料目前是如果不付现金,根本拿不到原料,所以即使是银行贷款利率再高,缺少现金流的企业也不得不走这条路,“因为出口单完不成时罚款更可怕,但是企业的利润在减小是不争的事实。”

  银行急推融资新品

  一直以来,因为规模小、无抵押、担保难等原因,中小企业一直被银行挡在门外。但近年来,银行对中小企业融资流露出极大的热情。

  目前,小企业的生产总值已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3以上。对银行业来说,中小企业贷款现在已是兵家必争之地。

  “从银行角度看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我觉得并不是完全为了帮助企业,而是帮银行自己。”深圳发展银行总行公司产品开发部总经理金晓龙告诉《赢周刊》记者,因为金融脱媒现象加剧得非常快,“如果我们商业银行能早一天转向面向中小融资的话,实际上对银行长远的发展有非常大的好处。”他表示深发展的内部流程、风险控制操作、人员配备、银行考核导向很多方面都在做面向中小企业融资的转型。

  “今年1~8月份,数字我不好说,但是整个中小企业在深发展的融资占比数提高了,我们的绝对额提高得更快,而且我们在行业结构、客户结构,银行评比中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我们和中小企业是双赢的。”

  事实上,大企业贷款数额大,出现一笔坏账就涉及到上亿资金,银行的贷款风险集中。而小企业做得好时,其不良贷款率甚至还低于大企业,而且,小企业贷款的利率要比大企业贷款利率高30%甚至更多。

  事实上,在所企业都在叫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时候,银行业对小企业贷款额仍在增长。中国银监会主席助理王兆星说,截至2006年12月末,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小企业贷款余额为53467.7亿元,比年初增加5396亿元,增幅为15.8%,小企业贷款的不良率为19.3%,这一数据仍然高于银行平均贷款不良率,但是比年初已下降5.1%。

  也许这样的不良贷款率看起来还比较大,但业内人士指出,这是在余额累计基础上核算的。实际上,在部分商业银行新增中小企业不良贷款业务中,不良资产贷款率还是非常低的,一些中小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等,不良资产贷款率甚至已低至1%~2%。

  在9月15日~18日举行的中小企业博览会上,中外资银行开始摆开阵法,采用不同的市场手段,竞争中小企业这块蛋糕。各家银行纷纷拿出创新产品:深发展推出“出口退税池融资”;招商行推出“货权兑”、“账权兑”;花旗推出人民币结构性远期方案……此外,浦东发展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也都在中博会上推出一系列新的融资产品。

  “银行已经做得很好了,增加了很多授信品种。现在企业融资难主要是因为自身的素质不够好,企业要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中融信担保有限公司的业务总监对《赢周刊》记者表示,“目前的环境下,企业不宜盲目扩张。”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