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因为恐慌 所以投资

2007年09月28日 21:01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孙健芳

  财富就如人的外套,而现在每天早上醒来,你都会发现这个外套在缩水。

  缩水的重要原因是生活成本在不断上升。

  8月CPI指数创了6.5%的新高,而专家预测未来几个月会更高;虽然央行连续加息,但对资产保值和增值没有多大帮助。眼瞧着充裕的流动性横冲直撞,整个社会财富急速膨胀,而个人在其中占的份额却在迅速变少。

  于是,你如坐针毡。

  更要命的是,那些发生在你身边的例子,炒房、投资股票、购买基金的人短期内赚取高额利润,昨天相对富有的你突然跌入到穷人之列。寄希望通过收入增加弥补上述损失吧,但很多居民表示对下季度收入预期“难以预计”。

  成本、支出与收入放在一架天平之上,左边迅速加重,右边不断变轻!

  你恐慌了,去投资吧!或许能够增加你的安全感。

  于是,由于恐慌,资金源源不断进入股票、基金等高风险市场,市场开户数屡创新高,并抬高股市整体估值水平;由于恐慌,投资者一不小心扎入那些存在网络和现实的理财骗局;同样的,有人慌不择路的进入黄金、期货等自己不了解的领域;还有人买入一些自己不熟悉的收藏品。

  恐慌症还在蔓延,传染到边远地区,风险厌恶人群成为风险追捧者;传染给基金经理,他们开始高点位、高仓位博弈;传染给外资,他们开始豪赌中国市场;传染到PE(私人股权投资)和VC(风险投资)领域,抬高了这些高风险领域的估值水准。

  恐慌症,只要是它能渗透的领域,统统被变成一个高风险的零和博弈市场。

  恐慌,所以投资

  CPI的刚性上涨、银行贷款利率弹性上升,但收入预期却在下降,8月中下旬中国人民银行在全国所做城镇储户问卷调查中,居民对下季度收入预期“难以预计”的比例创了历史新高。

  实际上,储户已经连续9个月处于实际负利率之中,如果考虑房价的上涨,1年前打算买一套房子存在银行的钱,现在只能买半套了。

  资产的快速贬值,让那些原本不愿意考虑投资的人也开始审视自己的资产配置。

  一般人开始恐慌起来,因为恐慌,选择了投资。

  于是,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甚至是爷爷、奶奶开始大清早到银行去排队买各类理财产品,这些产品被银行宣传为可以保值增值。

  2006年以来,股票的赚钱效应被口碑相传,看着上证指数从1600点涨到5500点,身边不少人的确从中捞到了巨额财富。过去一段时间,那些发财的案例在身边比比皆是,如果说*ST金泰造就新首富黄俊钦的神话不容易复制,那么万科股东刘元生、历史上最牛的散户刘芳、赵一系以及最近唐亮的故事更贴近我们的生活。

  此时不入市要待何时?就像1988年囤积家电和柴米油盐、1992年抢购耐用品和黄金一样,现在就加入抢购股票的洪流中去。

  “看人家赚钱那么轻松,心里着急啊,今天一大早就过来开户啦。”一些在券商营业部开户的投资者抱怨,连出租车司机都开始谈论,“这样的牛市多少年来一次,再不赶紧就来不及了。”白领、公务员、看门人、菜贩、僧人、大学生纷纷投入这个领域。

  新投资者不断加入,推翻了专家们的所有假设,4月份业内人士预测股票开户数将会在5月后逐步枯竭,而实际上5月开户数创了近800万户的历史新高,我国股民开户总数超过1亿户;8月新增股民开户数近900万户,股民开户总数达到1.187亿户。

  “我周围很多朋友都很有钱,也有很多人在金融机构工作,但没有人有安全感,大家都在拼命炒股、赚钱。”在金融类报纸工作的王小姐十分焦虑。恐慌,让每一轮宏观调控都被另类解读,存贷款利息提高了,个人第一个直觉是贷款的成本在上升,于是,寄希望更多从股市中捞取收益。

  对于那些没有股票投资经验的人来说,买基金则是最便捷的发财方式。基金公司宣传“买基者”的故事让投资者两眼发红。今年华夏基金开展了一项“寻找基金兴华原始持有人”的活动,曹燕飞是其中一名幸运者,现在曹燕飞持有的兴华基金的回报已达到500%。

  如果无法成为基金原始持有人也不要沮丧,如果在2007年初购买华夏大盘并拿到现在,也如捡到天上掉落的大馅饼,截至9月底,华夏大盘的净值增长率超过了200%。

  发财这么简单!为什么不像当年荷兰囤积郁金香一样把基金囤积起来?

  投资者的确在这么做。

  2007年初,在中国登记结算公司公布登记存管的基金账户为574万户,到8月底达到2094万户,如果包括开放式基金,目前中国基金账户超过9000多万户,是2007年年初的3.8倍,基金金额达30228亿元,是年初的3.1倍。

  投资者热烈追捧还让单只基金规模不断被刷新。8月13日统计局公布CPI的时候,中邮核心成长基金首日募集,当日认购金额达到654亿元,远超150亿元的预定目标,随后发行的华安策略基金获得了700多亿元的申购量。

  最近一个月参与定向增发的9只基金中,合计净申购金额高达919.46亿份,其中多只基金规模超增长过百亿。

  投资者疯狂入市,资金推动股指不断攀升,3000点、4000点、5000点,券商、基金估值体系依次宣告失效。

  恐慌,在传染

  “恐慌、恐慌还是恐慌,”一位基金经理说,恐慌氛围在股票市场蔓延。

  而现在,恐慌症已经向原本属于风险回避型的人群直扑过去。

  在深南路上,两个家庭妇女围着一个看似游说的男子咨询中国人寿的投资价值;各个城市,不少退休的老人开始把养老钱全部提出投进股市;在中国登记结算公司8月份月度报告中,投资股市人群中50岁以上的超过30%。

  恐慌症也在城乡结合部和经济不发达地区蔓延。桂林漓江边上一个客店里,老板丝毫不理会客人的咨询,眼睛紧盯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着一只股票的行情;山西晋南的小医院里,几个护士关心股票比关心病人更加积极;一些农民开始提取自己的存款,委托一些城里面的亲戚朋友帮助操作;信诚基金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基金卖的很好的地区往往是经济不发达的偏远地区。

  恐慌,在已入市者身体里更是自我繁衍,一些人患上了“投资操作强迫症”。

  “股票叫金融鸦片,作为一个普通者,买入或者卖出一次股票,如果有盈利的话,他会强化它,导致投资者永远都不可能轻易的离开这个股市。”东方之舟总经理但国庆说。

  恐慌,也传染给那些自诩 “价值投资”的公募基金。

  “现在,基金仓位都在80%-90%之间,大家不敢减仓呀,”一些基金经理说,“市场允许别的基金亏损时你也亏损,但是无法容忍别人赚钱时你赚得比别人少。”

  恐慌,让本该谨慎的保险机构也日渐激进,保险投资股票比例不断提高,保险投资范围不断扩大,投连险和万能险成为保险公司持续热销的品种。

  恐慌让人浮躁,越来越多公募基金经理出走,加入私募行业。“在公募、私募都有压力,”一些基金经理说,“为什么不加入私募?!同样的压力,但收入却是天上地下。”

  但,恐慌,也在私募基金中蔓延,并非所有的私募都在坚持价值投资,由于高杠杆透支,一些私募基金在今年5·30行情中已被平仓,另外一些基金经理由于空仓被投资者抛弃。

  恐慌,让证券从业人员买卖股票,“如果证券从业人员和其亲属不允许买卖股票,那亲属们的损失我们是否要弥补?”一位证券从业人员振振有词,在券商营业部、基金管理公司,从业人员买卖股票是公开的秘密,不少人后面甚至跟着大大小小的老鼠仓。

  恐慌,让外资也开始浮躁起来,在2007年11月23日,不少外资看空中国股市,但之后又迅速卷入国内市场,反复在国内市场做多和做空。

  恐慌,让一般投资者踩着小帆板就出了海!在招商证券,一个股票交易部经理在午饭时间频繁接到投资者要求开港股账户的电话,“从6月份开始,我们香港市场开户的资料都堆得比人要高。”他说。

  那些由银行和基金公司描述的全球投资机会让人血脉贲张。

  “6月初至7月24日股市下跌2.85%,而同期亚太地区其它市场却逆势上扬,香港国企股指数上涨26.99%,泰国股指上涨21.04%。”产品售卖者从数据库中调出最利于宣传的题材。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打算借QDII大船在全世界乘风破浪。

  于是,南方全球精选基金创造一天认购500亿的“奇迹”,而华夏全球精选也受到投资者热烈追捧,之后华安、南方、华夏、上投摩根、嘉实、海富通和华宝兴业给那些打算投资海外的人无限的遐想。

  如果想成为财富神话的创造者,PE投资更有诱惑力,“原来我旗下几个小毛孩,现在全部自己去做PE公司的老总、副总了。”一家证券公司投行部经理说。现在PE市场的投资市盈率也到了15倍之上。

  恐慌,蔓延到收藏品、期货等各个领域。由于恐慌,资金不断横冲直撞,抬高它碰到的任何一类投资品的价格。

  危机,就在身边

  山雨欲来风满楼。

  恐慌性投资已经成为隐藏在投资者身边的定时炸弹。

  证券市场天天弥漫着各式各样的消息,某某股票要重组了,某某股票明天要拉升了!外企职员陈女士经常能够得到一些所谓确切的消息,但提前介入反而经常被套。

  股民刘先生最兴奋的就是买入股票天天涨停板,买什么赚什么。但实际上他随时在打电话问朋友,“要不要卖出!”

  频繁买卖导致A股市场的换手率居高不下,“前段时间,国内股市换手率达到3%-4%左右,超过日本经济泡沫时的换手率。”一些基金经理说,“短期之内,的确有很多人赚取了较高的收益率,但从长期来看,如果拿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作基准,10年后90%以上的人都达不到此水平。”

  “基金持有人也没因为专家理财过得轻松些,‘买基者’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基金净值的毫厘变化。当一只基金的净值潜入‘水下’的时候,他们开始思量是否要斩仓止损,当基金净值上涨时,又开始忧虑是否及时锁定获利,其痛苦的程度较之没投资基金前反而上升。”华宝兴业投资总监宋三江在博客中说。

  “在国外,投资者构成多数属于养老基金这类投资者,而国内,由于基金投资者做短线,导致基金经理也不得不做短线。”不少基金经理因此抱怨。

  “恐慌中,国内基金经理都成了对冲基金,为了博取高收益率,基金每天都在不断买卖股票,”基金经理们自嘲,“一些基金经理会早上买入一些股票,下午马上卖出。”

  频繁的买卖让基金换手率表现惊人,今年上半年,开放式股票型基金和平衡型基金的股票交易周转率均超过了300%,而且,基金换手率还在加快,截至目前不少基金的股票换手率早都超过了20倍。

  资金不断进入基金,机构投资者投资目标不断雷同,从1600点涨到5000点的过程中,基金经理不断更换估值体系,一开始是市盈率和市净率,之后是动态市盈率,而现在,“我们的估值体系全部失效,基金经理都双手抱头,一脸迷惘。”一家合资基金公司产品策划部人说。

  即使如此,没有哪位基金经理敢于减仓,于是各只基金都高仓位运作,新近入的资金无处可投,只能重复投资基金重仓股,市场开始陷入 “新基民大增——基金规模膨胀——基金重仓股大涨”的死循环中。

  “现在,市场已经没有任何投资价值,”一家合资基金副总说,“你看现在市场都是资产注入类的概念,而这些概念都是熊市中才出现的现象。”

  “当市场没有概念的时候,基金经理就会不断创造出概念,”另外一家基金首席策略师说,“当市场变成了零和博弈市场,基金经理就是赚取那些新入市者的钱。”

  对于那些踩着小帆板出来的投资者来说也面临着风险,“可能小帆板到了海外市场就会翻掉,海外市场风险太大了。”南方基金公司副总许小松说。

  东方之舟总经理但国庆给出了一个故事,“在台湾当年波澜壮阔的牛市,有位大陆的公募基金总经理参与了,他从1986年的600多点做到了1990年的12680点,经过三年时间赚了8000万。后来股市跌到7000点,他进去抄了底,最后股市跌到2000多点,之前赚的钱全部赔了进去。”

  或许,多数人就如故事里面所讲述的,钱从哪里来,最终会回到哪里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