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大声展:一场商艺同演的实验剧

2007年09月27日 18:25 来源: 《中国企业家》 【字体:


  作者:孙欣

  艺术与商业在合作与碰撞中寻找着各自的气质与方向

  8月16日,一场“大声展”在北京的SOHO尚都隆重开展。上百种形态各异、充满想象力的实验艺术作品遍布商场的各个角落,看客们可以躺在沙发上,或是手捧着免费品尝的芝华士酒,他们为这种欣赏艺术的新方式兴奋不已。

  而“大声展”本身,其蕴藏着的艺术与商业的碰撞,才是一场最精彩的实验艺术。

  商业运作下的“大声展”

  2003年前后,欧宁结识了在国外留学的姜剑和钱骞、吉吉等人,他们正谋划创办一本传播国外的新艺术及设计理念的独立杂志。欧宁把这个想法放大,决定做一个“大声展”——在国内巡回展览国内及全球各地的年轻人的当代实验艺术作品。

  第一个悬念当然是资金问题。欧宁接触了许多企业,但一直难有共鸣。直到与交往频繁的现代传播集团总裁邵忠谈及此事,二人一拍即合。欧宁说,当时《周末画报》还没有准确的定位,后来决定品牌年轻化,恰好与“大声展”“年轻人至上”的理念相符。邵忠也表示,他愿意赞助大声展,一方面源于自己对当代艺术的喜爱和支持,另一方面希望借助大声展推广现代传播集团以及《周末画报》的品牌。

  合作开始了,现代传播集团主抓商业运作,欧宁团队主要负责联系组织艺术家及其作品。2005年,首届“大声展”(体验生活)于深圳、上海、北京三地巡回举办。对于效果双方基本满意,尤其是上海站,由于展览地是人气旺盛的中兴泰富购物中心,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热闹景象。也正因如此,2007年第二届“大声展”(创意生活)在广州、上海、北京的三场展览都进驻了大型购物中心。

  对于这种商业味浓厚的展览方式,欧宁作了艺术化的解释:“我喜欢‘观众与艺术偶遇’的感觉。很多人已经厌倦了美术馆式的展览,展览的目的就是让更多的人欣赏艺术。例如去年的柏林双联展,以柏林一条街道作为展场,作品分散在各处,私人公寓、老教堂、学校,甚至墓地。我乐此不疲地寻找展品,花了半天时间才能把整个展览看完。同时,我还了解了柏林的街道和历史,进入了普通人家,感觉很好。”

  邵忠认为,由于现代传播集团的介入,“大声展”更加适合市场的口味,也更容易被普通老百姓接受,“放在购物中心分散展出、以及两次活动的主题等,都来自我的策划。”欧宁也表示,现代传播集团是不错的合作伙伴,仅宣传册的制作水平便是其他时尚媒体无可匹及的。

  与此同时,现代传播集团也力争投资回报。“一方面,他们借助‘大声展’做了很多商业组合,打包卖给芝华士等赞助企业,形成了新的媒体销售方式。例如芝华士公司通过赞助不仅在《周末画报》上获得广告版面,还能在大声展现场搭建模拟酒吧,做免费品尝活动。另一方面,‘大声展’还为《周末画报》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报道内容以及艺术家资源。”欧宁说。

  然而,商业与艺术,这两个角儿怎么可能天然地默契?

  白天难懂夜的黑

  一个是艺术策展人,一个是商业化公司;一个追求‘大声展’的艺术影响力,一个更看重其商业价值,再加上周边一群与艺术毫无关系的商业机构,这场实验艺术远比单个作品更加生动。

  看看双方背对背的台词:

  ——“企业做文化活动应该担当背后支持者的角色,但他们总想跑到前台来宣扬,有点喧宾夺主。比如他们未经我的允许,就把一些宣传现代传播集团的语言加到我的总策文章里,对此我很生气。”

  ——“我希望欧宁意识到,大声展不是靠某一个人就能办起来的,需要的是一个团队。我作为主办方,当然要做品牌推广。你看,现在只有欧宁出名了,有几个人知道我们!”

  ——“现代传播集团只提供约300万元作为运营成本,广告收入全归他们所有,我们只拿策展费。”

  ——“他总认为我们挣了不少广告费,其实我们现在还赔本呢,我们就是图个品牌传播。”

  ——“其实现在我有些后悔,北京的展览如果放在新光百货就好了,SOHO尚都人气不太旺,租户的档次相对较低,商场对他们的控制力度也比较弱,我们的布展遇到了很多麻烦。”

  ——“选择地点根本不是欧宁想的那么简单,我们费了多大的劲才谈下来,潘石屹的支持也很重要。何况当时新光百货根本没有建成。”

  ——“我不希望‘大声展’今后成为现代传播集团的一个常规项目,我希望‘大声展’保持独立性。”

  ——“今后,‘大声展’就作为现代传播集团的一个常规项目运作。但我不知道能做多久,因为我们都可能很快就没了兴趣。”

  两者都承认,和对方的合作总体是愉快的,但即便如此,二人在谈及艺术与商业两种逻辑的矛盾时,依旧难掩激动。“我再举个例子,有一件艺术品在展览中损坏了,欧宁让我们赔。我们是在帮他做事,不求感谢,也没有义务赔偿啊。”

  此外,“大声展”也与其他商业机构发生着各种故事。“商业机构对艺术的理解力是我们选择是否与其合作的一个重要标准。”欧宁说,例如选择上海大宁国际商业广场,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们对“大声展”的积极配合和理解,他们对“大声展”的理解很透彻,还能帮助他们提升想法。“我们有一个专门的空间设计师,负责摆放作品,但这个工作大宁已经帮忙做了一半,摆放的位置也很合理。”

  “大部分商场对大声展的理解是有限的。总体看,大声展和商场的互动并不多。”欧宁举例说,他们在商场的一个电器店旁安放了一个影像房间,同时播放音乐。这家电器店就习惯性地认为对方在和他争人气,因此故意大声地、冲着影像房间放一些很俗的音乐。经过欧宁等人与该店多次沟通,他们才意识到,影像房间的存在其实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人气,绝非一种危害。

  又如,大声展的一件作品,是用绳子把购物中心内的不同空间连起来形成一个空间雕塑。而SOHO尚都的不少业主就不理解,他们认为挂灯笼可以,挂绳子不行,会影响商场人气,于是就向物业投诉。总是处理诸如此类的事情,让欧宁忙得有些“郁闷”。

  对于大声展的未来,欧宁坦言,自己对品牌没有控制欲,对版权也没有概念,根本不急着注册。今后谁做都行,但一定要保持大声展的独立性。“我正在研究怎样将‘大声展’制度化。例如建一个独立于现代传播集团等合作商的常设机构,有日常工作人员,有固定的融资渠道,可以公开征集策展人,不用每年都由我做,我可能去干一些其他感兴趣的事情。”

  大声展的未来究竟会怎样?欧宁说,邵忠想把大声展做成一个博览会。人们可以在会上针对艺术品和艺术家进行交易。“我觉得这是好事,艺术、设计应该转化为生产力,变成产品,进入普通人的生活。”

  很多人猜测,欧宁与邵忠能否再次携手举办第三届“大声展”?这场展现艺术与商业微妙关系的实验艺术,最终会是怎样的结果?会像歌里所唱的“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吗?欧宁说,“说不好。”

  采访最后,欧宁描述了自己对商业与艺术关系的期望,他希望商业将资助艺术作为回馈社会的形式,不要抱有交易的观念,索取回报,例如国外许多财团都在无偿地支持艺术。不然,矛盾和问题永远都将存在。对于这个理想,中国知名艺术评论家、策展人黄笃有些无奈地表示:“其实,矛盾的核心与中国的纳税制度有关,国外财团资助艺术,是可以得到赋税减免的,但中国不行。这就注定了艺术与商业的矛盾仍将继续下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