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月饼是两个半圆

2007年09月25日 19:42 来源: 上海金融报 【字体:


  离家已经很久很久,心境也不时地随云卷云舒而涟漪迭起。白云苍狗,时过境迁,故乡的月还是那样明吗?故土的雨是否也浸润了团圆的气息?我不得而知。我的世界依然是一片忙碌,每每觉着自己在无所事事中忙忙碌碌,却总要告知电话的那一头自己生活如何艰辛时,内心与头脑里便一片混沌。为什么总是在远离了故土后,只能将命运多舛的消息传递给父老乡亲呢?月饼铺天盖地而来,那种糅和了各种思亲之念日益浓郁时,心里的那份牵挂便如丝如缕,烟般洇漫……

  月饼的圆,许是因了明月的圆,因了团聚的圆,因了幸福的圆吧。可落于心头的月饼之圆,又有几次是自己画的呢?

  打小便爱吃甜食,可甜食打小就不曾有得吃。买个月饼图甜蜜、买个月饼图团圆,在儿时于我家而言无异于上天摘星。好在儿时的我,总是与父母唇齿相依,割猪草、捡牛粪、掰玉米、挑柴禾,无一不是在父母的循循善诱之下,自始自终被父母温柔的爱所包围———没有果糖,总有苞谷;没有月饼,总有土豆。即使看着邻人的孩子嘴角拧弯,充满笑容,我也甚是知足———因为我明白:月饼,那是别人画的圆。

  年岁渐长,甜食偶有沾舌,但毕竟还显奢侈。寒窗苦读,只为心中那一朝的甜月饼,自知那时的志向并不见得有多么伟大,但至少在懵懂中能透悟一点———作家能吃到甜食。所以在老师的教鞭下,白纸黑字倾泻下的无不是对作家的向往,而眼睁睁看着同学们逢年过节给老师送礼时,却暗自神伤———因为,月饼,那是老师画的圆。

  当客居他乡成为我的生活方式后,月饼这一充满灵性与祥和的东西,却渐渐地在我心里远去了,荡漾开的不再是甜味与神秘。虽然我自小而大,并未品尝过多少或甜或酸或百果或花式的月饼,但心头的那一抹月饼情结却也渐而淡却,也许这正是远游的孩子忘本的最好诠释吧。可许多时候,我却分明在为远方的家人深感不幸,因为那特殊的年代,吃不起月饼;而现在,流离辗转的我,也不能寄一盒月饼给须发皆白的亲人,而且有堂而皇之的理由———怕月饼在路上变质。还有,那一生吃了不少苦、没尝过多少甜的阿嬷,居然被医生的乌鸦嘴说成了不能吃甜食,还有……这个月饼的圆,我的亲人曾经画了多少次半个圆呢,又是谁拄着拐杖在心头画着这个不能吃甜食的圆呢?

  打开公文包,是厚厚的一叠文件,还有一些似乎用来显阔的存折、标榜身份的名片,在明月抚额、光华如洗的现今,这一切是那样的虚伪,包装得连自己都难以认识。与故土的隔阂大概是因了这般的光景吧。

  抽出钱,买几盒月饼。虽然知道远方的期待中没有这盒月饼,但为了要画这个圆,我得买,得回去,回去与亲人一起画两个半圆。(周如钢)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