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中国宫廷国宝:失落海外的帝国之痛

2007年09月22日 05:08 来源: 华夏时报 【字体:


  本报记者 于娜

  白玉圆玺

  印证乾隆人生重大转折

  历史日志

  在箱内的格子里,在那隐秘的双层底中,裹放着成百个君王的玉玺,用整块玛瑙、玉石或金子制成;他生命中的任何情形及他在位时的任何法令都需要这些沉重的印章;这些无价的玉玺,在皇帝下葬后从没人再碰过,在这里已经沉睡了两百年了。

  Pierre Loti(法国海军军官及作家)

  1900年10月23日 星期二 北京

  这件拍品来源北京寿皇殿,法军将领de Gercey于1900年掠至法国。乾隆时期,每遇重要的国事家事都要刻制宝玺为纪念。如果把它们按年代先后排列起来,乾隆一朝的重大历史事件便可一目了然。“乾隆皇帝著名的‘太上皇帝’圆玺可以说是这样一方颇具代表性的作品。”北京故宫博物院宫廷部专家郭福祥说。

  此玺白玉质,整体呈圆柱形,顶部利用土红沁色浅浮雕双龙捧干卦图案,印面朱文篆书“太上皇帝”4字。玺四周阴刻乾隆帝《自题太上皇宝》御题诗。玉质温润细腻,顶部钮雕及四周的御制诗文字刻工流畅精细,形态自然,是典型的乾隆时期的风格。

  据郭福祥介绍,这方宝玺在现藏于北京故宫的乾隆御玺印谱中有明确著录,经与实物比对,无论是材质、体量大小,还是印文篆法布局都与该书中的记载完全相合,可以确定此玺为乾隆时期的真品。

  “通观中国历史,名副其实既有尊位又有权势的太上皇,恐怕非清代的乾隆皇帝莫属。按照乾隆自己的说法,早在他继承皇位的时候,就默祈上苍,如果使他享位六十年,他就要传位于嗣子。开始他只不过是以此祈求长寿,但天子有信,出言必行。”

  乾隆归政后用喜字第一号御宝刻制了“太上皇帝之宝”玺,它面22.5厘米见方,为清代最大的皇帝御宝,现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此后,在乾隆皇帝的授意下,内府工匠用不同质地制作了二十多方太上皇帝之宝,但圆形印面的只有此次拍卖的这一方。

  作为乾隆帝太上皇时期的重要宝玺之一,这方圆玺经常钤用于内府收藏的书画之上,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唐代韩滉的《五牛图》、晋代王献之的《中秋帖》,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明代唐寅的《品茶图》轴等都钤印有此玺。另外,在一些宫藏古器物之上也刻有此玺。如台北故宫所藏新石器时代至夏代的玉圭上。

  来自中南海紫光阁的

  功臣画像

  历史日志

  我曾专程参观过紫光阁两次,但都未见到那应该挂着战争及将军人像画作的大殿。

  Paul Pelliot(法国汉学及中亚探险家)

  1921年 北京

  紫光阁位于京师(今北京)西苑中海的西岸,清康熙时,紫光阁前曾作为阅试武进士的场所。到了乾隆二十年(公元1755年),清朝政府平定西域准部、回部得胜,在庆功的同时,绘制功臣像并悬挂在紫光阁内。只乾隆一朝,在紫光阁内的功臣像就有280幅之多,以后历代皇帝、对紫光阁功臣像仍然不断有所增添。

  如今数百幅的“紫光阁功臣像”早已散佚各处,七零八落不复完整了。

  据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聂崇正介绍,现在收存于国内博物馆的紫光阁功臣像仅仅有两幅,均藏于天津博物馆,即平定西域的功臣《散佚大臣喀喇巴图鲁阿玉锡像》轴和平定大小金川的功臣《领队大臣成都副都统奉恩将军舒景安像》轴,而以收藏清朝宫廷绘画数量众多闻名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则一幅都没有。

  这批紫光阁功臣像散佚的原因和时间,未见任何文字作确切记载。聂崇正认为应当是在“八国联军”占据北京的1900年间,当时紫光阁所在的中南海一带驻扎有外国军队,“八国联军”的司令部就设在紫光阁,原先的皇宫禁苑成了完全开放的地区,内中陈设物品遭到破坏、劫掠损失惨重,也就不足为奇了,在那样的情况下,紫光阁功臣像是不可能幸免于难的。

  现在紫光阁功臣像又有一幅半现世,一幅《伊萨穆像》轴(右上图),半幅《达尔汉像》轴,这幅原本是大尺幅的立身肖像画,后经裁减,失去其身体及铭文的部分,因而被裱框成现在的半身肖像画。此次另外一幅上拍的《塔尼布像》轴,曾经在1993年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出现过。

  至于紫光阁功臣像的作者是何人,因为画面上没有署款和印章,无法确定具体的画家。聂崇正查阅内务府造办处的档案后,认为其中提及的波希米亚(今属捷克)画家艾启蒙和中国画家金廷标应该为主笔。“从《伊萨穆像》轴的绘画风格上看,明显存在着差异,人物的面部,几乎看不到墨线的痕迹,以色泽的浓淡、深浅来塑形,表现出起伏凹凸。很显然,这体现了欧洲绘画的特点;而人物的身体部分,以线条勾画轮廓,有些衣纹的皱褶处也用线条加以描绘,并不强调立体效果。色彩运用上也以平涂为主,体现了浓厚的传统中国绘画的特点。由此看来,这幅作品中,人物的面部是由艾启蒙执笔绘制的,而人物的身体部分是由金廷标完成的。这些画像由中外画家非常融洽圆满地合作,体现了乾隆时期宫廷绘画‘中西合璧’的风貌。”

  目前,所剩无几的“紫光阁功臣像”,绝大多数流散在海外各处,有些由博物馆、美术馆收藏,还有一些归私人所有。据聂崇正了解,全世界留存下来的总共也不到30幅。或许还有一定数量的紫光阁功臣像,存于掠夺者后裔手中的可能性,以后还会再现于拍卖市场,近年来在海外拍卖市场先后有十幅左右紫光阁功臣像陆续露面就证明了他的这种猜想。

  圆明园马首回归

  仍有四铜首下落不明

  历史日志

  园林各处都摆放着非常壮丽,比实物还要大的铜雕,有一些是狮子亦也有其他动物的……所以这些铜雕的工艺和设计极为精致。

  Herry Loch,1860年

  英国驻大清国大使馆秘书长

  马首铜像是圆明园内最大的欧式喷泉大水法的一部分。十二生肖动物雕塑代表了十二个小时的刻度,每一尊每天会喷水两个小时,并在正午时同时喷水。而马头则会在每天上午11点到下午1点喷水,并在中午12点时与其他生肖动物一起喷水。

  经过英法联军的洗劫后,圆明园海晏堂御制十二生肖铜像流失海外,其中铜马首被一位台湾收藏家辗转收藏,今年10月委托香港苏富比进行拍卖。

  国家文物局在获悉香港苏富比准备拍卖马首铜像后,立即与该公司有关负责人取得联系,指出该文物原属圆明园海晏堂御制十二生肖铜像之一,是西方列强侵略中国时掠夺的珍贵文物,国家文物局不赞成公开拍卖,希望该件文物能以适当方式回归。

  何鸿燊先生获悉消息后,慷慨出资,经香港苏富比有限公司帮助协调,最终与委托人达成马首铜像转让协议,并决定将其捐献给国家。

  目前已知尚存的遗珍中,虎、牛、猴、猪首铜像展贮于北京保利博物馆,兔及鼠首铜像存于一欧洲私人收藏中,龙首、蛇首、鸡首、羊首等铜像至今下落不明。

  宫廷御制瓷器的

  泱泱风度

  历史日志

  我推开那扇玻璃门,又回到每夜的仙境里——巧夺天工的透雕乌窗拱下、金黄色的地毯上,有珍贵的瓷器、景泰蓝器皿及漆器在熠熠生辉……

  Pierre Loti

  1900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北京

  清乾隆粉红地轧道锦纹粉彩福寿图双螭耳瓶(估价900万至1200万港元),为乾隆晚期少见之粉彩大器。全器以出自珐琅彩工艺的轧道为地,其上绘缠枝莲托云蝠纹,寓意万年福寿,具有乾隆晚期“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纹饰特点。

  瓷器专家戴岱介绍,因此类器物色彩艳丽,工艺复杂,而日受买家追捧。2004年10月,苏富比香港秋季拍卖会上,一件乾隆胭脂红地轧道锦纹粉彩缠枝花卉纹梅瓶以4150万余元成交,曾经轰动一时,此次上拍的拍品与其不分伯仲。

  另一件清雍正青花釉里红水波云龙纹双耳大壶(估价800万至1200万港元),所绘青花釉里红海水云龙图案,为清代官窑常用之“苍龙教子”题材,寓有父传子受,皇业永续之意。据戴岱介绍,因青花与釉里红烧造要求较高,窑内温度和气氛要求严格,是以烧成一个完美且标准的青花釉里红器素被认为是“十窑九不成”的天造之物,所以类似器物在国际市场上价格历来不菲。2004年苏富比香港秋季拍卖会上,一件清雍正青花釉里红海水龙纹天球瓶曾以1518万余元成交,此次同品种相近题材的这件雍正青花釉里红水波云龙纹双耳大壶,很有可能又会成为新的天价排行榜内一员。

  支招

  瓷器市场

  平稳还是平淡

  本期专家:

  马未都(观复博物馆创办人)

  本报记者 于娜

  记者(以下简称记):大家都推崇官窑,但是价高,民窑价低,但不受重视,是该买官窑还是买民窑呢?

  马未都(以下简称马):我觉得有几个问题要明确,第一个是你的资金量,你有多少钱?我老说“你有多少米做多少人的饭”,比方说今天来了一个连,我有5斤米,那让这些人都吃饱了,这是不可能的。这个问题提得特别笼统,官窑也有好的,民窑也有好的,对于一般人来说,你首先要确定你的资金量,再决定你的收藏方向。

  第二个问题就是确定了你的资金量以后,你还要确定你的技术含量,连《天下无贼》里都说“21世纪天下什么最重要,是人才”,没有技术含量你就什么事也做不了。民窑也好,官窑也好,你都买不好。

  记:现在古玩的价格越来越贵,收藏以后会不会变成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工薪阶层收藏好像前途比较渺茫?

  马:历史上收藏都是有钱人的事,都是少数人的事,将来也会是这样。当然作为工薪阶层,看你是什么工薪,工薪阶层也还有挣一个亿的。

  作为一般的工薪阶层,如果你生活以外的钱能够有所剩余,你可以从小的收起,你可以兼作收藏和投资,在收藏中获得投资的乐趣,但不能以投资作为全部的乐趣,这样的话你还不如找一个投资项目。

  我觉得有些比较新兴的收藏门类,比如照片,几千块钱一张,我觉得很多人是买得起的,不要当你发现几千块钱一张最终卖到几万块钱、甚至几十万块钱时,你就后悔,哎呀,当时我不如买一张了,我也能买得起呀。

  说归说,做的时候你能否认认真真、去粗取精,对一些人都是一种考验。所以学习很重要,要认认真真地学习,多接触一些有能力的人。比如我说的这些话,你写在报纸上,别人需要认认真真地去读,很多人一带而过了,“书到用时方恨少”。

  为什么只要我出去,就发现到处都是“漏”,因为所有的艺术门类我都清楚,所以我碰不到甲,我就会碰到乙,碰不到乙,我就会碰到丙。比如我想去买陶瓷,但是我看到玉器了,看到杂项了,看到家具、油画我也懂,那当然给我提供捡漏的机会就比别人的多。比如我前一段时间去香港参加艺术博览会,我觉得那里都是“漏”。有个老外卖丝绸的,他还卖一点漆器,那漆器都特别好,卖得便宜,因为他不懂呀,他是卖丝绸的。反过来说,一个卖漆器的如果有几件丝织品,我会觉得他的丝织品很便宜,因为他也不懂呀,这就是你的知识掌握决定你的成败。

  记:现在国内的瓷器市场,说好听点是平稳,说难听点就是平淡,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它还能不能涨起来了?

  马:瓷器不像其他的书画古玩那么好理解,我们现在理解的瓷器都是从表面上看的。好像全民都在玩玉,大家都觉得起码材料值钱,这是很土的观点;佛像拍得好了,怎么理解造像呢?大家都看到铜上面的镏金,看到一些表象的价值,实际需要强调的是它内在的价值,而瓷器在历史上是所有中国艺术品中最贵的,而且今天也是这样。世界艺术品拍卖价格排行榜上,前三甲都是瓷器。元青花是第一名、珐琅彩的碗是第二名,珐琅彩小瓶是第三名,佛像是第四名。而且我觉得瓷器在中国历史上作为中国艺术品的顶级艺术品,我喜欢的,或者说有案可查的,瓷器永远是峰巅,没有任何中国艺术品能超越。连国际上,对中国瓷器也是认可的,而我们今天对瓷器的认识是非常非常肤浅。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