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我们没理由不赞许民主是好东西

2007年09月14日 21:44 来源: 金时网-金融时报 【字体:


  俞可平先生《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我是认真拜读了的。文章历数民主好处时虽让人感觉没大放得开,但毕竟得出“民主是个好东西”,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的确实结论。就时下语境而言,也算不易了。然而又据报载,有人对俞文持有异议,说俞文“不严密”,并在论及民主所谓负面效应时,说“很多科学家就是被民主的形式送上断头台”,“多数人失去理智,陷于狂热时,可以把希特勒选出来当总统”,因此“民主并不能说是个好东西或是个坏东西”,只能说“是个不坏的东西”。云云。看罢,颇有点令人不解和惊诧:在民主已成为普世价值的当今,“好东西”之说已算一种“迟来的爱”,已属对民主的褒贬底线,何以竟有人对如此分寸都不认可?何以从五四以来一直被呼唤被延颈企踵的德先生至今仍有人疑惑有人不待见,且其身份地位又非不谙学说的寻常人等?思索良久,权且李代桃僵,以我小人之心,来反思一番大人物误读民主之思想滥觞吧——  

  莫非对民主内涵的认识上还存有误区?民主的表述种类多多,我们这里只能择其简要。比如词典:一指人民有参与国事或对国事有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二指合于民主原则的东西,例如作风民主。又如美国总统林肯的概括,更简练:“民主政治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政治”。请问,不管是辞书义项还是林肯的“三民”归纳,哪一个不是着眼于民众权利、民众利益这一根本?哪一条称不得、算不上“好东西”?如果认为上边两条过于抽象,离我们遥远,那不妨再看看近期国家领导人(温家宝)的定义:“今天讲民主,就是要让人民当家作主,保障人民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权利;这就要创造一种环境,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对于以上诸类型的民主表述,谁,又有什么理由认为算不得好东西?难道关于民主的定义你还有更别具一格的高见,不妨说出来我们听听?  

  莫非头脑中的哲学思维能力还有待提升?说民主是好东西,是相对于土豆苹果吗,当然不是,它无疑是相对于君主制相对于专制独裁相对于少数人说了算的不民主而言,相对于“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而言。既然相比较的结果是“迄今最好”,怎么就算不得好东西?矬子里拔将军,将军自然就优胜于所有矬子。说什么民主不能说好不能说坏只能说是不坏,这结论真是既蹩脚又滑稽——不好是孬,不坏自然就好;其他制度相对都坏,惟独民主“不坏”,这不又回到人家“好东西”的命题了吗。只是这表达和初衷大概不一吧,本想多说些民主的坏处,却又得出“不坏”的结论,让人不免失礼地想起威虎山上那个语无伦次一会肯定一会否定的栾副官来。具有一定的地位和话语权,且以理论内行身份亮相,却把非民主本身的问题都归咎于民主,动辄用科学家上断头台用希特勒当总统吓唬人,貌似哲学两分法,其实是主次颠倒,把简单问题弄复杂了,把正确道理弄荒唐了。  

  莫非把极左灾难的沉痛教训都忘之脑后了?曾经多次的政治运动,尤其是登峰造极的文革,给国家的政治、经济和人们的精神世界造成怎样的摧残,过来人都还历历在目。小平同志说:“像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内乱,在欧美国家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他们的制度能够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而我们没有办法来阻止它,确实说明我们的制度是不完善、不成熟的。”不完善、不成熟,其根本症结就在于体制不民主上,在于权力不受制约上。所以大凡经历过极左噩梦,大凡具有一定政治责任感,并思考着如何从根本上避免极左灾难重演的学者、思想者,不可能在我们探索怎样改变“不完善、不成熟”的民主变革中,过多地拿民主的所谓副作用说事,轻妄地说它算不上好东西。  

  莫非对民主普世价值的认识还存有偏颇?民主,同法制、人权、平等、博爱等一样,属于“全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温家宝)“共同形成”,“共同追求”,大家都不例外,也不可能例外,普世且普适也。经济上我们曾不屑于外国的发达,曾以违背规律的“计划”而自豪,后来我们解放思想,摸索着走出合乎国情的市场经济之路。在民主的认知上,相信我们也一定会逐步摈弃极左遗留,客观、本质地研究世界各国民主,从而博采众家之长,走出一条实事求是、合乎国情的真正民主之路。但说民主算不得好东西的人不这样看问题,他们往往戴着有色眼镜,不愿看人家民主的科学成分,而是过分地放大某些枝节和皮毛,比如,凡是政客竞选演说他统统看成是虚伪欺骗,凡是民众游行示威他统统看成是社会不稳,凡是党派相互攻讦他统统看成是尔虞我诈,凡是民众投票选举他统统看成是操纵愚弄,凡是议会争议辩论他统统看成是效率低下……他不去结合国情地找出哪些可以拿来,为我所学为我所用,于是乎他对民主普世价值的认识始终处于盲人摸象的层面,指望这些人不可能总结出人家何以能阻止文革灾难的根本性经验。  

  莫非过去对民主认识的传统偏见头脑中还有遗留?“旧中国留给我们封建专制传统比较多,民主传统比较少。”(小平语)一是封建专制,一是长期极左,使得民主在我们这块板结的土地上长期被压抑被扭曲。猪往前拱鸡往后刨出自本性,专制的权力、不受监督的权力压制民主歪曲民主也是必然。极左时,民众谈论民主成了大忌讳,要谈也只能谈论官方圈定的民主,而不能主张真正意义的民主,不然就是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就是极端民主化,就是破坏安定团结不顾大局。于是民主在极左恐怖的氤氲里成了招惹麻烦的“易燃易爆品”,成了说话写文章躲着走绕着走的敏感话题。遇有“非常时期”,更是给人一种谈民主色变的惶恐。所以说过来人在民主问题上也大多吃过“狼奶”。这些年随着改革开放,在民主问题上国家正越来越进步起来开明起来。有人或许是传统偏见在头脑里的长久积淀、盘踞,民主思维上“站惯了”,所以才对民主的“好东西说”下意识地不认同吧?  

  莫非对民主在革除弊端中的现实意义视而不见?民主是贪污腐败是种种丑恶弊端的有效克星,这一点有目共睹。这些年上至反腐倡廉下到行业纠风,最有效的不外乎公开透明、举报监督之类招数,这些无疑都属于民主思想的具体彰显。消除种种弊端,尤其是以权谋私的顽症,于今后仍是一件繁难之事。然而何以解难,惟有民主。比方吧,怎样切实解决好层层一把手的相对监督真空问题,使同级的法纪监督摆脱无形的束缚,切实地按法规按原则行事;比方吧,怎样彻底解除群众担忧权力者打击报复的疑虑,敢于敞开思想敢于举报任何嫌疑人;比如说话写文章,如何不再人为设置各类禁区,真正让大家用党的实事求是思想敢于思考问题敢于坚持真理;等等等等。所有这些,都一定离不开民主克星的光临惠顾,离不开普遍的民主意识、相关的民主制度、各级的民主作风。看民主算不得好东西的人,想必也同受弊端肆虐之害,同抱弊端消除之切吧,怎么就身受民主之益,却不屑于赞许民主好处,实在让人不得其解。  

  无论何种原因吧,作为具有一定身份且据说研究民主问题很有些年头的理论工作者,对民主的认识实在让人大跌眼镜。有道是下棋靠步数武打靠招数。民主要变革要完善,就一定离不开相应的正确理论引导,然而对那些貌似辩证貌似正宗实则散发霉味的陈旧理论,连民主“好东西说”都听着不情愿,你还指望他有助于新时代推动民主?拉倒去吧!(房连水)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