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2007卓越理财财富论坛现场答问

2007年07月05日 20:20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金融界网站7月5日讯 由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特别呈献、第一财经日报作为媒体主办的“2007卓越理财财富论坛”日前在上海举行了首场活动。秉承“环球视野,成就财富梦想”的理念,本次卓越理财财富论坛邀请了多位财经界著名专家作演讲,与投资者分享他们对投资的独到见解以及财经领域的最新资讯。以下为现场答问实录。

  主持人:我刚才觉得秦总讲的非常有体会,可能人生有一些不同的东西。我想到汇丰全新推的理念,要有一些其它的纬度,要和生命的追求放在一起,不是说简单昨天赚了多少钱,今天赚了多少钱。今天的主题是说要到海外去投资,要分散内地的风险,内地的A股市场已经有了风险,不管是风险和机遇怎么来判断,我想提一个问题给霍总,我们知道6月10日调整了银行带客理财的范围,同时证监会也颁布的相关的规定,券商也可以代替H股或者其它市场的投资,如果和券商相比、基金相比,来做这样的一个东西会有什么样的优势,是不是还有其它的劣势?

  霍霭玲:这个规定的颁布投资的范围某一个机构都可以进行同样的选择。投资的机会也是按照某一个机构积极的意愿去选择,然后给我们的投资者选用,但是我觉得在选用哪个产品和机构,我们一定要了解这个机构的定位是怎么样?因为我觉得每个金融机构服务理念跟做法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很多银行他们现在理财是很热的说法,那理财在广义里面不光是投资,我刚才说的其实理财在最广的意义里面,就是我们怎么处理我们在不断人生阶段有投资的目标,怎么利用我们投资的机会或者说其它的途径去达到这个目标。所以,在广义之上,理财方法是很广的,我们看我们自己怎么样的,如果像刚才调查一样,我们很忙我们有自己的工作,没有时间去处理我们的机会,去了解环球的投资机会,不知道这个产品怎么达到我们的目标。我们可能要选择一个服务方面提供一个广泛一点的服务机构,比如说我们现在做的就是一个一站式的理财服务,首先我们对客户了解,你的风险是怎么样?就是你的承受能力,而且要了解你的投资目标你的理财目标。比如说你在不同的年龄、不同的阶段比如说你比较年轻一点,可能要结婚,可能有一个很短期的目标你要达到。可能你已经是中年想到退休后怎么做,所以产品不光是产品,还要跟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跟你的目标去配合。所以,我觉得金融机构有很多,有一些光是推一些产品的独立给我们投资者去选择,给我们自己去理财。也有一些是了解我们其实需要一些更专业的服务,去帮助我们的客户去了解更多的投资机会,更多的理财理念,更多风险的概念。你就可以选择这些服务机构给你提供一站式的理财服务了。

  杨燕青:谢谢霍总。我想在座的各位可能有很多问题想要问谢国忠,而且有一些问题已经交到谢国忠,让他从手中拿到的问题调一个问题或者几个问题请谢国忠来回答。

  谢国忠:我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跟理财有关的,一个是没有有关的,一个就是QDII对H股有什么影响,我们知道H股比A股要便宜不少,H股的市盈率是18倍,跟A股相比是便宜一半以上。按道理来说,应该会表现不错的,但是我们应该看到现在因为A股在调整,在调整的背景下,是不是H股也能够上升,这也有一定的风险,但是总的风险H股的风险比A股的风险今后几个月少不少,并且市盈率越低风险越小。

  另外就是说中国政府对境外上市控制越来越严,是不是对境外的同行业务的影响或者说对香港金融业务的影响。中国资产过剩,可能这方面的考虑很重要。中国老百姓认为股市有泡沫,股票不够,为什么中国的公司要在境外上市。因为中国进入了资金过剩的时代,对境外上市控制会越来越严,这是对一些境外的同行业务也有一些影响,最终的话他们都要到这里上市。我觉得以后中国主要的股市还是在上海,在香港机制完善很可能作为境外的理财中心。中国那么多人很多人都希望有境外资产,很可能境外资产都要受像汇丰这样的机构帮助管的。

  杨燕青:谢谢谢国忠先生。我手里又拿到很多问题,我做了一下分类,下一个问题提给范主任,中国的经济主要是循环性的发展,就是资源的循环利用特征。这位朋友提的问题,就是理财怎么与资源循环利用的特征相联系?这个理财会呈现什么样的特征与资源循环利用相吻合呢?

  范剑平:很多人可能会首先想到搞循环经济、节能减排在理财中心怎么应用呢?脑子里面想到就是作为一个理财是不是可以炒作,在最近几年中间发现只要什么词成了流行的网上频率多的词都成为炒作的对象,如果先人一步逮住一个公司做循环经济、环保设备或者做什么的,你比人家先进,过一段随着理念热起来,通过股价收一把。但是我认为如果这样理解的话,可能就是比较短期的,或者从长期来看,就像刚才谢先生讲的,你能得到这个信息别人也能得到这个信息,而往往当你进去的时候,很可能这个公司的价值已经把信息包含在里面,那么再进一步炒无非是找到世界上比你更傻的人,你才有机会。所以这个恐怕是一个搏傻的过程。尽管尤其是在今年上半年发生过的故事之一,还有和谐社会也被人炒一把,大飞机也炒一把,什么整体上市也被炒一把,甚至ST股都有价值重估。

  所以我觉得不要用这种方式来理解,但是我相信循环经济的理念也好,或者节能减排、可持续发展这些理念对我们整个理财过程中间,可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作为我自己来讲,我自己的体会应该是这样的,就是这些理念如果不是作为一个炒作的体裁,而不是慢慢被整个社会作为一个可以接受的生活态度的话,至少反应出来大家对未来生活资源长远的、可持续发展中间的认识。既然大家能够把循环经济问题提出来了,把很多资源问题提出来了,环境问题提出来了,就说明这些东西在未来来看资源稀缺性可能相比别的资源来讲,可能稀缺性会越来越严重。

  所以从长远来看,你从稀缺性这个走势相对比较来讲,可能会发现很多长期投资的机会。我们发现在未来的发展中间很可能会出现这种价格现象,就是很多在资源节约型、友好型社会发展当中提倡大家节约的东西,都是未来很稀缺的资源,很有可能未来得价格走势是看涨的。这一类的东西如果说哪个上市公司比较占有这个资源,可能未来价值股值会长期看好,如果你支持环保事业的发展,你可以更多持有这一类公司的股票,或者说买它的债券我想可以得到很好的回报。当然这个具体的资产组合,交给理财专家可能比我们更有回报价值。我是这么理解的。谢谢。

  杨燕青:谢谢范主任。我们在座有一位朋友叫做刘磊写了这样的问题,现在有幸福指数取代GDP,那么从广义来看是否合适。我想请秦总来回答是最好了,因为秦总是最早提出幸福概念了。

  秦朔:因为我最早写过GDP的讲述也探求过国民幸福总值。我觉得中国社会作为新型的发展中国家很重要的现象,大家对于根本性的,或者说深层次有一些无形价值很难用货币来代替的认识都比较浅,因为这方面的探索和建设是很漫长的过程,或者说在这方面的建设是比慢的,互相之间怎么做一个更善良的人更好的人、更有知识的人是需要比慢的。那么社会怎么发展,是比快的,是比强的,是赶超的模式。所以在大的模式下,比慢的思维不能被很多人接受。我觉得这个方面就看你的类型程度,最终回到价值观,就是每个人自由选择的结果,所以我觉得你提出这样的问题,能说明你不能因为整个社会的选择而完全失去你个人对自己的一种选择。我很想结合汇丰环球视野谈一点看法。

  因为我觉得提出用全球资产角度来理财这样的观念非常好,因为刚才也有朋友提到H股的问题,事实上一个价值股的投资者就会说,凭什么同样的资产在香港那么便宜,在内地就那么贵,我现在是不是要千方百计通过各种各样的变通买那样的资产。或者有人会说只要中国的走势还那么强势,事实说中国的需求带动全球的资产上升。比如说同样开发房地产,房地产的资产在中国由于受城市化、受本地等原因会上涨,可能有人认为是不是在新加坡上市的,在上海做资产商是不是更有价值。凭为什么在国内会很高。实际上在整个A股比较高的时候,很多人的确会可靠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不在全球的背景下去寻找被低估的资产,因为做价值投资主要这两点。

  但是这里面要注意另外的问题,它非常的复杂,不同的区域大家对于资产的股指的承受力是不一样的,在香港一直比较低,但是在新型的市场像A股承受力就是高,有可能会出现用很多钱拿到香港,估值上这边贵了两倍,但是也许在香港一年下来获利没有A股市场高,这就是不同市场对风险的理解导致的。所以你要有全球理念是最重要的,要降低在单一市场的风险。另外一方面涉及到一些管制和偏好,也是非常复杂的。我不是很具体了解汇丰的产品做法,我很希望为今天中国的投资者探索稳健可靠又能不断升值的产品,我觉得可能解决所有今天中国的投资者在风险高的情况下的新选择。

  杨燕青:谢谢秦总。我手边还有一个问题,我想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问题是问谢国忠先生的。这位朋友说,请问自己家庭财富的投资组合是怎样构成的?第二个,在自己发展的不同阶段这种组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谢国忠:我原来公司的股票是我主要的资金来源,他不让我卖,扣在那里,所以理财的话不是个人得愿望,每年允许卖一点。所以那个对我来说,我想也不是一个正常的例子。刚投的时候我长期投两个行业,一个是金融一个是健康医疗。主要的原因是,我觉得这两个行业里面是赚钱的行业,主要是因为消费者比较愿意出钱,我注意周边有一些人工作非常的努力,买什么东西都讲价值,到什么时候不讲价值,就是到看病的时候不讲价值,医生要他付钱的时候不会换价的,所以我想这个行业肯定很赚钱的。一直到现在确实也是这样,现在面临的是美国的医疗负担太重,政治上有反应。像这种行业重视的是什么时候政府来搞你,我去年卖了。就是民主党上台了,民主党肯定要改了等改好了我再去买了。

  另外就是金融行业我刚刚说了很多例子,买股票的时候大家都不看价值,一般是看涨。跟医疗有一样的道理,买东西不是最便宜什么是会涨的,什么会涨就往往忘记了交易成本,所以给金融机构带来很多好处。为什么世界上赚钱最多的,像美国股市里面40%的盈利是金融行业来赚的。但是金融股票现在很便宜,美国的金融股票10倍的市盈率左右。所以这两个行业我持有的比较多,我原来的公司股票就是金融的,医疗那边我暂时也没有怎么持有。其它的也没有别的,我们家里面父母亲住的房子,那就没有办法了,我还是有耐心的。我一般购买资产的时候有危机的时候,如果真的有危机了就比较好,一般是热火朝天凑热闹我觉得风险还是比较高的。

  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什么变化,一般你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要买就是比较买增长性的,风险相对来说比较高的,像高科技,刚才我买了高科技,现在还有一点点高科技的股票,高科技的行业风险很高,高科技你技术做的好,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总有一个人比你做的好。买高科技的行业连卖酱油都不如,高科技对社会作用很大,从赚钱这个角度来说真不如酱油这样的人。所以做这样的事特累,像苹果公司这样就靠一个人,万一出去过马路被车撞了,这个公司03年04年是8块现在已经120多了,这公司里面有很多能干的,但是就靠一个人,他知道什么产品是好的。投这种公司风险还是很高的,但是刚刚开始投的时候也可以选择这样比较高的风险,选对的话回报就比较好。[[[下一页]]]

  杨燕青:谢谢谢国忠先生。我们在座还有一位朋友叫做桑论伍,他对卓越理财还不太理解,他的问题是这样的,卓越理财应该是为家庭理财规划,可以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同时也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要一定选汇丰,要不要选花旗呢?那么汇丰银行的优势是什么?

  霍霭玲:谢谢你的问题,因为可以利用这个问题可以介绍一下卓越理财。我刚刚说5月4号推出了新版的卓越理财,为什么是新版?其实卓越理财在香港是40多年,在中国是2002年推出的。其实卓越理财一项是重视环球服务,但是今年新版有什么不同呢?我刚才说过这次调查显示,现代的人因为全球化所以我们都很国际化的,我们的目标客户都是在旅游、移民呀,到外面工作国际上的需求非常大,所以新推的卓越理财第一个部分就是全球35个卓越理财国家连起来给我们的卓越理财客户,一个客户在一个国家在全球任何一个服务,我可以说是国际银行上唯一可以连起来提供这样服务的银行。

  这个服务在我们来说,比如说移民到外面工作我们可以在中国为你开户,就是不用到外国去已经可以安排一下的。这是谢先生刚才问的问题。第二是可以到外面置业,我们也可以帮你到你选择的国家,比如说英国、美国。另外可能你要到外面工作信用卡的问题,到美国有信用的转移,所以我们也可以为你安排,你不用到那里已经在这里可以享受。另外就是理财这一块,理财在中国还是刚起步我们有很多限制。但是QDII已经是很大步,投资只是其中一部分,一般日常的基金安排,比如说交费方面、信用卡方面这些安排都是理财的一部分,我们是安排这个条例陆续会推出来,让大家可以享受这个全面的理财服务。现在我们推出的很大一部分就是投资这个服务,投资的服务也是全球的资源,我们是一个全球化的金融机构,我们在外面有很多经验也有很多技术借鉴到中国给我们投资者享有的。所以刚才说物有所值就是这个原因。

  范剑平:我向霍总提一个很具体的问题,就是卓越理财已经在全国很多地方经营很多年,如果在中国的卓越理财新客户加入以后,是单独把这一部分资金单独理财还是把资金加入到全球行业当中共同分享理财的成果呢?

  霍霭玲:我想理财在我们这一块当然是一个个人得情况,我们会按照个人得情况会跟他们提供一些技术,提供一些提议,给他们理财。当然现在中国还有一些限制,但是在外国我们这个理财安排可以是比较全面一点的,更丰富。我们会陆续丰富我们在中国的理财这一块服务。

  另外,可能说投资的计划。比如说这一次的QDII连起来的基金在外国已经有很多年的历史,刚才谢先生说过,要选基金要看管理呀等,我们要跟投资理念来选择,这要配合投资的趋势才决定的。我们在亚太区、在全球对基金的选择要有一个严格的控制,我们要去选择一些好的基金公司跟一些好的基金给我们的客户。

  杨燕青:我手边还有一些问题,有好几个朋友都提到类似的问题,如果认为中国的内地市场是有风险,是不是要离开这个市场,我们讲到QDII是不是要到香港做股票的交易或是其它的交易,我们汇丰是作为机构投资者来做,那么在外汇有所松动的时候可以做。我们知道秦总刚刚从香港回来的,秦总见了很多金融界人士还有企业界人士,我们问一下怎么看香港的投资收益,是不是要放弃我们内地去选择做海外的投资呢?

  秦朔:假设到香港的开户非常的困难,而且在香港开户汇过来是非常困难的,而且要算人民币汇兑的风险。假如把钱放到A股市场里面,其实市场里面的波动性风险同时是存在的。像香港的中小板就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包括上市的民营企业当然可能是几块钱现在是几分钱,都有很大的风险。不可能有一个地方是没有风险的,多少风险偏好可以做一个比较。从内地的A股市场来看,我当然从媒体这个角度不能够去评点什么指数、个股呀,但是纯粹从个人得角度,我觉得虽然还有一定的风险,但是我认为盈市行情还没有结束,和中国经济的货币化、证券化以及很多过去垄断性的资源、股权的公众化,在这样大的背景下我觉得这一轮牛市没有结束。当然有风险,但是是不是风险到大家都要离场,我个人认为没有到这种地步。比如说香港的H股市场像很多内地是不存在的,有很多人行业的反转,有一些互相的交叉有一些重组、资产注入有大量的这种效益,在香港市场里面并不怎么存在。仍然可能有一些机会在那个市场未必是有的。所以,我觉得从相信上讲我觉得不应该那么紧迫去。

  范剑平:我从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来讲。从微观来讲我非常赞同多样化的建议,说中国市场没有风险就把资产都放在一个市场上,但我认为就是说中国市场已经大了全部撤离。我觉得这是一个市场选择同样也要多样化,因为在各国来讲经济周期还是有差异的。在前几年中国股市所谓熊市的话如果有的话中国投资者完全可以在中国股市不同的时候,通过这种形式。其实其它国家的股市比中国好,可以利用这种不同步的角度来分散投资风险。

  我请大家注意最近发表了一个报告,告诉我们不是只有中国市场出现了非理性,是讲世界上全球上出现了流动性过剩和非理性繁荣,如果以房价为例,中国的房价这几年很多老百姓认为中国的宏观调控效果不满意,但是我觉得如果以全球的视野来看,中国对宏观调控是相当成功的,因为别的国家房价要比中国高很多,如果你知道汉城在过去三年发生了什么故事、墨西哥、伦敦、什么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你就会知道你多么庆幸你是上海人,上海的房价只涨了这么一点。不是说非理性繁荣只在我们国家发生,别的国家就比我们国家小。另外风险从两个方面看,别的国家找到像中国宏观经这么好的经济体好像没有。所以你光看股价是便宜,市盈率是低,但是经济成长率是差远了,未必比你的风险小。所以从宏观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可能要从全球的视野来看这个问题。所以从经济经济和全球的市场,我个人认为还是充满信息的。

  霍霭玲:我想补充一句,其实我从香港来的,我想分享一下1997年香港的繁荣到了顶点一下子超过50%、60%的股票,但是在同一个时期欧美的股票都涨了七到十,要是我们可以分散风险的话,可能当时风险可以缓和一点,没有贵那么多,可以翻身的机会也是有的。所以,我觉得无论是怎么样,风险还是必须的。

  谢国忠:我同意这个观点,要分散风险到处都有的,很重要就是做研究,在每个经济体里面某些资产是过激了,某些资产还是比较低的。韩国历史上不信股市,最终股票到现在还没有回到八十年代那么高。所以老百姓就不信股市,投房地产就引起了房地产那么高。最近韩国的公司的改革这十年有很大进步,对资本的回报率确实是重视了回报,所以股市最近两三个月比较好是跟这个有关的,像台湾也一样,像台湾的经济从500美金到15000美金三十倍。因为当时有很多公司也一样,他拿了你的钱之后并没有好好的说投资之后有了好回报,现在公司的管理比过去好,分红已经到了4个百分点。

  看你是怎么看的,如果一个股市经济成长还可以,给你4%的分红还是不错的,平均来说像最近拉丁美洲的几个月不错,市盈率是10倍左右,分红也是5%到6%,世界平均是15倍,有很多地方分红和市盈率比这里都低不少。如果你自己不清楚的话当然也有一定的风险,自己要去做研究,但是投资最重要要投自己熟的东西。有很多国家你不懂,所以要选一些好的基金,这个好的基金在过去二十年都有好的成就,一部分钱给他,但是一部分钱还要投熟的地方,要投中国,中国的经济快,通过做自己的研究工作会找到一个公司会给你投资的。像中国股市上面出现两个股票,一个是万科一个就是招商银行,我觉得十年以前好好研究的话,这些公司是希望要赚钱的。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