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正视博彩业

2007年07月28日 10:11 来源: 财经时报 【字体:


  ——访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

  本报记者 徐涛

  《财经时报》:现在在中国,彩民在收入、阶层等方面的构成情况如何。

  王薛红:我国彩民中,中低收入人群居多。其实目前从全世界范围来看,买彩票的富人偏少,中低收入者居多。但中国还有一个不同的地方,就是流动人口买彩票的占比例比较多。人们都希望自己能够一夜暴富。而且彩票的门槛很低,2元一张,差不多任何人都可以承担得起。

  《财经时报》: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构。

  王薛红:事实上,这其中有个误区:买彩票并不是投资的行为,而是投机的行为。一直以来,没有一种正确的引导,因而导致一些中低收入者过度购彩的行为。

  准确的说,彩票是一个精神消费产品,买彩票是一个消费的过程。

  因为更多的情况下,中奖的概率很低,就是在“撞大运”。因而买彩票更多的是享受购买过程中的愉悦的感觉,至于得到了什么,并不重要。

  我经常拿看电影打比喻,看电影的过程中可能喜怒哀乐又哭又笑,什么都有。但这并不意味你出了电影院之后要拿着什么东西回家。但是彩票还有不同之处,电影是完全没有结果给你的,但是彩票可能会“天上掉馅饼”。

  彩票业的投注基本就是撞大运的。当然其他博彩业有技巧的成分。例如竞技类的游戏,你对球队的了解、对球员的了解、历史上的战况等等,能提高自己预测的概率,娱乐场中的游戏也是可以控制投注额度和频率的。但是彩票没有这种可能,彩票每注就是2元,频率也是事先规定好的。你只有买和不买的选择。

  所以彩民要保持一种平常心。政府和社会也要对之加以引导,否则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

  《财经时报》:政府对此应该如何去做呢。

  王薛红:政府首先是应该制定明确的产业政策。例如游戏应该如何发展,体制如何转变等等。

  从目前彩票业而言,已经成为一个产业了。当然和其他的产业比,其总量并不是特别大。但如果把合法和非法的市场加在一起,消费群体非常大,市场也很大。

  我们研究的数据显示,现在有将近上亿的彩民群体。当然实际的参与度可能比我们调查的数字更高。这个影响面是很广的。所以整个博采业是个很庞大的产业。

  现在,体制如何转变是个关键。比方说,如何监督的问题。政府监督企业时,企业违规可以吊销企业的营业执照;但是政府监督政府能这样做吗?政府能吊销政府的执照吗?是撤销这个政府部门吗?

  具体怎么做我们也在研究中。国外的制度是否适用于中国,也都要建立在研究的基础上。

  《财经时报》:你们的建议是什么?

  王薛红:我们之前希望在国务院下面建立一个彩监局,下设一个彩监会。彩监会负责制定规则规范;彩监局来发行。然后设立一个全国垂直的体系,就和现在的银监会、保监会一样。但是这种模式太过理想化。我们曾经在一个报告中提出这个方案,希望各方机构能接受,但是至少现在还没有被接受的迹象。

  当然,现有的发行方式也可以做一些调整。例如规定体育彩票往竞技类方面发展,福彩往乐透、即开方面发展。都是国家在发行,都是在完成政府的任务,不需要两大机构之间这样的恶性竞争。如果发行主体是市场上的企业,那拼个你死我活的不要紧。

  不过由于牵扯到利益的调整,因而现在要达成共识比较难但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中央政府制定的政策越宏观越好。因为中国那么大,不是所有的方案都能适用于全国每个角落。所以中央政府要决策的是最宏观的东西,要将那些和市场相结合的,和具体操作方案有关的,交给地方去尝试和决策。

  《财经时报》:两大彩票发行机构还面临来自非法彩票的竞争,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王薛红:现在两大发行机构面临的压力的确都很大。一方面,两家发行的彩票比较同质,因而彼此之间竞争惨烈;另外一方面,“私彩”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很大,也给他们很大压力。

  一个国家区分是否是赌博、合法还是非法,就看政府是否允许。政府允许的就是合法的。没有其他的区分标准。

  地下的六合彩、网上赌球、云南海南等地的非法小彩票(也就是私彩)——这些政府都没有给予许可,没有管理到——但对于现有市场影响很大。而且它们的确有自己的优势,例如返奖比例、娱乐性、包括便利性,甚至中奖了可以送钱上门。

  其实我们的政策上可以对现有合法市场以更大的自由。“私彩”的那些优势可以吸纳到“公彩”中来。

  我们需要正视的一个问题是,中国发行彩票20年,也就意味着中国“开赌”20年了。有了这个市场,人们有这个需求,限制是限制不住的。他们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就会通过非法的市场来满足。

  人有赌的天性,只有将之纳入到合法之中来,政府才能对之进行监管,才能着手配合消除其负面性的措施。

  现在只有正视我国有博彩业这个事实,才能从事前事后各方面去消除其负面性。在事前,只有将所有游戏纳入政府可控制范围,我们才可以通过各种技术上的设置,让彩民一次性投入不会过多等等;也只有正视其负面性,我们才能意识到在事后需要对那些染上赌瘾的人进行救助。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