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只有死神和税吏躲不掉--美国税制全面解读

2007年05月14日 19:31 来源: 中国保险报 【字体:


  据中国税务总局统计,截至4月2日申报期结束,年所得12万元以上个人自行纳税申报人数已超过160万人,而权威部门在此之前曾经预计,全国将会有600万到700万人在自行纳税申报人群之列。对此,有评论指出,个税申报可能成为一场“制度秀”。其实,个税申报在发达国家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在税收“多如牛毛”的美国,个税申报是一件大事,全面了解一下美国的税收制度,也许对我们会有所帮助!

  □高伐林

  报税“死线” 咄咄逼人

  “截止日”的英语“Deadline”,直译是“死线”——年年的报税截止日,对美国人来讲可不就像 “死线”?4月15日,大小报纸头版和网站首页上的粗体大字咄咄逼人:今天是报税最后一天!据统计,这一天是美国人全年中请病假不上班人数最多的。

  有趣的是,报上网上也会登出各地邮局的“死线” 款待项目:咖啡点心招待是最起码的,有的地方还提供冰淇淋;门口竖起一幅丈把高的报税表,安排些职工装成大邮筒,或者戴高帽子穿星条裤扮作“山姆大叔”,也是不少邮局的惯例。纽约斯泰登岛的邮局,请来护士为报税者量血压;费城、理奇蒙等不少地方每年都有企业或者机构捐赠匹萨饼、邮票、T恤衫,交到邮局给报税者;1996年,著名的玲玲马戏团的大象和小丑被纽约市邮局邀去表演节目,同一年纽约邮局还免费向报税者奉送5000份头痛药和食品;最绝的是,马萨诸塞州春田市每年“死线”都开派对,数名邮政分局局长来个小组唱“邮局摇滚”……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虽然笔者报税不会拖到“死线”临头,但“死线” 晚上我常常去附近邮局看热闹。前几年这一夜,邮局门口总是站了几个“活动邮筒”,吆喝着接过税表,有的专接报联邦税的,有的专接报州税的,纳税人如果填好封妥,车都不用下,摇下车窗递过去就走人。里面熙熙攘攘,咖啡热腾腾,点心香喷喷,还有专人帮忙一笔一划地填写报税表——每年总有人临时抱佛脚到这里来求援。今年情况有所不同,邮局没有往昔那么忙碌喧闹,柜台前看不到长龙,看来得归功于近年通过互联网报税者日渐增加。不过我相信,“死线”前这最后个把小时,通往税务局电子信箱的网络一定是“大塞车”。

  开国之始 治国之基

  交税,确实是美国人生活中的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常事。营业税、遗产税、赠予税、地产税,交易税…… 利害关系最密切的税,是个人所得税。美国1916年正式征收所得税(包括遗产税)。老板在发薪水支票给雇员时,按法律规定预先代扣,与支票附在一起的报告单上一项一项列得明明白白:联邦税、州税、社会保障金,有的地方还要收市税。四分之一、三分之一的收入,影儿都没见就转到国库里哪个角落去了。

  收入不止是工资。钱攒多了若投资实业,就有红利;若投资房地产,要么收房租,要么转手盈利,又是一笔收入;若买股票或买债券,脱手赚钱了也得报税。此外做经纪人、推销员得佣金,爬格子挣稿费和版税,搞发明申请专利有了技术转让的收入,到服务行业干活得了小费,买奖券撞大运中了彩,银行里存款生息…… 都是收入,都得报税。

  哪个社会都免不了税。中国古代井田制,一片田画个“井”字分成九块,中间那一块的收获交公——那就是税。听起来简单明了,而且才九分之一,比当今美国人的税负轻得多。

  多年前笔者采访著名美籍华人陈香梅,她非常认真地说:“美国为什么管理得井井有条?最重要的一条,他们把怎么收税安排得非常严密,这就是基础。”乍听心里头不免有点犯疑惑:美国治国的要务不是三权分立、互相制衡,不是自由经济、科技领先,而是收税?后来联想到美籍华人历史学家黄仁宇反反复复强调的“数目字管理”,觉得陈香梅女士这话还真有道理。人民为了自己的利益,成立了政府来管理公众事务,如果不建立起一整套严密、公平、有效率、有监管的税收制度,不仅国家没了收入,而且人心不服,内忧外患接踵而至,什么国家强大、社会稳定、人民安宁,岂不全成了空中楼阁?

  死神和税吏躲不掉

  美国有句名言:“人这一生,只有死神和税吏躲不掉。”虽然美国人为税而起兵独立,但反的并不是税,只是不公平不合理的税。

  我很少见到像美国人这样强烈关注收税的公平合理性的。为多收或者少收一个百分点的税,民众和民意代表每每不依不饶地抗争到底,不惜政府关门——2005 年初,笔者所住的新泽西州,就因为州长要将交易税从 6%涨到7%,在州议会中辩论得不可开交,州长的年度财政预算过不了关,州政府不得不关门好几天。

  税不可不收,不可多收和乱收——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乎哉!

  美国国税局总部的大门上,铭刻着上世纪初大法官奥利佛·贺姆斯的名言:“缴税是我们为文明社会付出的代价。”在每年春上报税的高潮期间,这更是国税局长一再引述的口头禅。虽然这句话说得很精彩,但是一些研究组织公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这个代价已变得何等昂贵。就拿新泽西州来说,纳税人在每天八小时的工作中,平均有3小时1分钟是为缴付联邦和州税干活;照另一种算法,平均每个人一年中从元月1日干到5月18 日,都是在替政府卖命,其他时间才是为自己谋福利!

  既然老板在发工资时已经代为扣缴了雇员的个人所得税,国税局早已把每人的那一份拿到手里了,到了4月 15日还让大家忙乎个什么劲?

  这也确有原因。前面说过,美国人特别重视税赋的公平合理,经常挑剔;政府呢,既然有英国国王推行不得人心的印花税、茶税丢了殖民地的前车之鉴,也为了不断地平衡调节各个行业、各个阶层的利益,生怕落个不公平的名儿,对美国的个人所得税如何收,每年都有越来越细的规定出台。

  美国的现行收入税并非单一税率,而是累进计税,是要根据每人全年所有收入的总额来结账计税的。发工资时扣缴的税,只是按这一份工作、这一段收入来预估的。如果属于单纯上班族,收入只有薪水和存款利息,报税就相对简单。但是如果另有第二职业、第三职业挣外快,或者有投资,就麻烦多了。

  为了做到公平,不得不每年在税法上补丁加补丁,那些密密麻麻的税法规定,令人“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简直是一个横无际涯的八卦迷魂阵, “塔克拉玛干”的意思是“进去出不来”,美国的税法更是进去出不来——仅一本联邦税法,就有1378页,分成1563条款;1999年的税务规则,又有6500页之多!

  所有七七八八的收入,平时都要留着工资单什么的原始记录,到了年底翻出来。而你的雇主、银行,届时也都会给你寄一份全年报表——厉害的是,他们同时也会寄一份给国税局。国税局里每个纳税人都有一个档案袋,将各人的资料逐年往里放。想到国税局这会儿没准也有个职员拿着你的这些资料在一笔一笔地审看,你不由得老老实实,一项一项地全部加到一起,看究竟总数有多少。再查看当年的税法规定,看看你这个收入档次交税的百分比应是多少,算出该交税的金额,与这一年你已被预扣的税比一比,多退少补:少交了,得再写张支票补交给税局;多交了,就理直气壮地要国税局写张支票给你。



  逃税违法 避税合理

  美国的税务监督确实算是严密的了:对各种收入来源,理论上全有监管之途。像稿费、版税、奖金、红利什么的,一律由发出者代扣;银行利息,到年底一定给你寄张关于利息的报告单,提醒你报税时别忘了;而房租、佣金这些收入,只要是用支票来往的,银行也一定会有记录。当然,我说的是“理论上”。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搞鬼不乏其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收入不用支票,尽量收现金,收下来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填税表时当然这一部分也就用不着填写了。专家估计,美国有所得但是不纳税的“地下经济”,每年约达2000亿美元!

  美国安分守己的老百姓,依法纳税觉悟之高,有目共睹,大家费尽心机琢磨的是合法少交税的途径。怎样才能省税?这在美国报刊上是一个公开大谈特谈的题目;每年到了这个季节,各团体也竞相举办各种省税讲座,招徕听众去听,还要标榜主讲者是资深报税会计师,甚至是退休的前国税局某某主管。

  填报个人收入,已经是个令人头晕的活儿了,但填报完了个人收入栏目,其实还只是填报税表的“小头”,“大头”是填报“课税扣除”栏目,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要列出可以免税、减税、抵税的各种项目,再从总收入中减去这些可以不计入征税收入的金额。每年报税之所以是个浩大工程,让人殚精竭虑,主要就是耗在这个“课税扣除”的项目上:依照当年税务规定,哪些收入是免税的?哪些支出能抵税?

  “课税扣除”有多么复杂琐碎呢?我的一位在华盛顿执业的会计师朋友随口给我举了一个例子:抵税名目下有个叫“折旧”的项目,里面又分有很多门类:三年折旧,五年折旧,七年折旧 等等。房子就有两种折旧,而其中之一的出租,租给人当住所和当办公室的折旧税率又不一样。你把房子卖出去,赚的钱要交当年的个人所得税,但是究竟算赚了多少呢?要从中刨去折旧费用。好,你的房子算几年折旧、算哪种类别的折旧、折旧税率怎么加减乘除…… 非专业的人怎么摸得到头绪!

  抵税项目中的一大类是捐款。人们之所以捐款,有的是出于高尚情怀,有的则还有能以捐款抵税的算计:与其将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拿出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交给自己并不喜欢的政府,去养那么多自己看了就有气的官僚,去推行那么多自己提起来就冒火的政策,得!不如拿出一大笔襄助某个科研机构或者慈善团体,少交点税。

  可抵税延税的项目还有很多,例如:家有上大学的孩子,能有一定抵税额度;因工作关系而搬家的开销,可以抵税;为了提高业务水平到学校里选修了些课,学费可以抵税;生意人给自己买了健康保险,可以抵税;提前从银行取了定期存款被罚了款,可以抵税;不少人抢在“死线”前赶到银行开个退休个人账户,可以延税 ……各州还有各州的法令,每年还有每年的改变,每个人的情况也不是长年一贯制,不能用老黄历来套新情况:上个月添了孩子,这半年死了老人,下个星期举行了婚礼;住这州跑通勤去那州上班,俩口子合起来报税还是分开报税……

  报税考验智力和细心

  《华盛顿邮报》1999年发表的有关税收制度系列报道,劈头第一句就是:“美国的税法复杂得离谱。”国税局自己统计:一个普通四口之家,光是为了填报抵税的1040表,就需要花27个小时做准备;而收支情况稍为复杂点的家庭,奋战几个周末算是最起码的了。据报道,美国低收入者填报税单平均花去68个多小时,若按每小时10美元工资计,他们为免缴400美元的税,实际付出的成本却是680美元,还不算花在会计师、律师身上的咨询服务费。唉,做一个守法报税的良民怎么这样难!

  在报税“死线”威胁下,有人在报税单上忘了签名,有人把数字加得一塌糊涂,有人忘了填上最该填的一栏:缴税的金额……

  好不容易填完税表、写好支票,送进了邮筒,别以为事儿完了。要等国税局对税表审核无误,回函通知,才能放下心来。按照我们家这么多年来的经验,国税局还算是通情达理的。有时国税局回函告诉我们说:税法的第几章第几条第几款的规定你们没注意到,所以少报少交了几十几块几毛几,应于几月几日之前将补交税款支票寄来。国税局的人看到我们出入不大,明白不是我们有意偷税漏税,只不过是在税法八卦阵里转晕了而已,所以也不罚款,只通知补交。收到这样的信,哪里还顾得上真去核查“税法的第几章第几条第几款”?赶快如数寄去了事。也有时,国税局寄的回函信中,竟附有一张支票。国税局说,经过复核,你们没注意到税法的第几章第几条第几款,所以多报多交了几十几块几毛几,现退回请予查收。

  不过,可别撞在国税局查账的枪口上。国税局每年按一定比例抽查个人所得税,所以寄走税表、支票之后,那些原始单据一定要保存好。等候国税局抽查时一一交验。谢天谢地,我来美国10多年,国税局从没抽查我,周围的朋友也没谁被抽查。不过,国税局不断在招聘人手,以前没查,不等于今年不查,更不等于今后不查。这柄“达摩克利斯剑”是一直悬在头顶的。真要查出谁有问题,罚款还在其次,从此就上了国税局的 “黑名单”,今后抽查的几率大大增加,多少年得夹着尾巴做人!

  年年难过年年过

  许多人有自知之明, 觉得绞尽脑汁也不是填得好报税表的料,索性把那些原始单据一大沓子都交给专业会计师,让他们去算、去填,尤其是让他们去算如何免税抵税——他们是吃这碗饭的嘛!每年春上,挂牌的会计师都忙得不亦乐乎:报一份个人所得税,收个八十一百,那份辛苦也够受,两三个月内天天忙到半夜三更、速食面填肚子。

  向政府交这么多钱,还为交这么多钱受这么多累,喜欢幽默的美国人,就想方设法编笑话来消遣一下税吏税局。有个笑话说:税局收到一封信:“请查收附上的税金。请注意我并未签名。如果我得猜我欠你们多少钱,那么你们也得猜猜是谁写的这封信!”

  另一个笑话说:税局寄了一份欠税通知给一个已经过世的人。此人的会计师大概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提笔写了一封回信:“亲爱的税局:你们问为什么此位先生不报税?这位先生无法延长他与生命的续约,又未留下转递文书的新地址。如果我将来在天堂见到他,我一定会向他转达你们向他催税的消息;如果他去的是地狱——那还是你们自己去找他吧!”

  每年报税“死线”,邮局、税局之所以有那么多花样,实际上也是期望让纳税人苦中作乐,使这一财务痛苦发散发散。有不少地方的邮局更直接了当,让缴税人面前有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出气对象——在宾州哈里斯堡等很多地方的邮局,报税者花一块钱可以把税吏丢在水槽里,这些钱将赠予当地的援助艾滋病患者基金会;在马里兰州波利斯市,这一块钱将捐给白血病协会;在加州圣塔罗沙,这一块钱捐给当地遭歹徒杀害的一名副警长的遗属……

  当今高科技突飞猛进,国税局自然希望能借助现代手段来化难为易。市场上报税的专门电脑软件卖的挺火,但有人用过之后说,弄懂这个软件也不容易,而且就算今年弄懂了,到明年税法一变,自己的收入和抵税情况也一变,又得从头摸索这个软件。

  随着因特网的大普及,国税局近年也大力宣传网上报税。打开电脑只要输入:www.irs.gov,就来到了漂漂亮亮的国税局网页,选中了适合自己情况的表格填报好了,可以直接从网上传送到国税局,应交的税款也可以在网上用信用卡支付。

  网上报税倒是省了邮局不少事,但是怎么报收入,怎么算扣减税额,还得焦头烂额地去加啊减啊,问题并没有解决。就不能想个根本办法吗?(作者为旅美华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