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品三国就吃它吧

2007年05月14日 14:27 来源: 《互联网周刊》 【字体:


  娱乐时代,经典文本被割裂、被破碎、被拗断,就像村头的寡妇,谁都可以来吃口豆腐意淫一下。

  大学一哥们,盘下一饭馆,在上海的贯中路,一度惨淡经营。去年他看到央视上的易中天,突然灵光一现,一拍大腿说:有了!不日,贯中路口竖起“品三国”仨大字,白天乌漆发黑,半夜闪闪发亮。易中天如日中天,饭馆跟着门庭若市,小资们小白领们挤在门口挨着坐着等饭位。

  哥们挺得意,说解读三国,易中天用文字,我用菜肴。他给每个菜都安了个名儿,竹节蛏加小毛蚶就是“大乔(壳)小乔(壳)”,七种野菌混着烧汤就是“水淹七军”,三个香菇掺毛豆烧鲈鱼就是“三顾茅庐”。吃客们嚼着小乔的大腿、大乔的胸脯、诸葛亮的脑袋,嘎嘎一嘴油。

  我不知道,这家伙是糟蹋了还是发扬了“三国”,就像我不清楚易中天和于丹是糟蹋还是发扬了历史经典。遥想当年,史与经,贵如杨玉环威如武则天,谁敢亵玩!阐经释史,那是严肃的政治工作,高智商好记忆,皓首穷经数十年,再加上如履薄冰的谨慎,才有开口布道的资格。说得好,运气好,成了朱熹、王阳明,能跟着孔夫子一起进庙歇着,或成司马迁、司马光,也能煌煌史著流芳百世。但是如果阐释有偏,运气一差,成为异端邪说,就只能提着脑袋奔赴九泉,譬如清朝的庄廷,写本《明史辑略》,自己被掘坟鞭尸不说,还株连千余性命。所以,千百年来,不是精英,不敢说史解经。

  但是,如今后现代了。尼采说,上帝死了,罗兰·巴特说,作者死了。经典的作者,早死千百年了!但是读者不死,草根不死。经典,不就是一文本嘛,阅读文本,不就是个人一体验嘛。精英的权威的体验,怎能替代我草根的体验?草根们因此狂呼:学识可以少,胆子不能小,专业水准可以低一等,但话语权利要平等。手持经与史,就总结发挥表达吧,就趣说戏说胡说吧,在博客里,在讲台上,在电视里,在电视剧里!就这样,经典文本被割裂、被破碎、被拗断,就像村头的寡妇,谁都可以来吃口豆腐意淫一下。

  对此,不少人抚掌称善。话语权不再被垄断了,精英不再权威了,草根不再边缘化了,这个世界多元了!罗素说:“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多少年来,我们渴望期待这样的日子。王小波当年插队,大好青春一把,却枯坐在农民伯伯家门口,看太阳沉沦,感到寂寞凄凉。那时候,王小波手持红宝书,口唱样板戏,无聊得欲哭无泪。现在,世界参差多态了,幸福有了本源。对此,谁能有疑议?谁能无视群众的选择权?

  然而,在参差多态的世界里,群众们手握选票,选择的标准却是“看谁更有趣”。我们用短信选择超女,用鼠标选择芙蓉姐姐,用频道选择杨丽娟那张执拗可悲的脸。不管易中天怎样辨白,自己品三国一字一句皆有出处,人们还是因为他的“单田芳式说权谋”才投的票;无论于丹如何解释“道不远人”,人们还是因为她的“心灵鸡鸭汤”才投的票。本质上,聆听谁的经典解读与选择谁的相声,没有区别,皆娱乐第一也。当我们自以为告别了话语垄断的时候,“娱乐”却在窃笑中成为这场游戏的标准。

  娱乐本无罪。古人说“言而无文,行之不远”。修辞,使人愉悦,因此更易传播。一个教授带着幽默上课,学生就带着记忆下课。我在美国一跨国公司实习时发现,所有的培训课程都是搞笑片,不是动画就是小品表演,没半点正经。培训部主任,一个金发胖美女,说“No Entertaiment,No Education”。工作规章,只有披上娱乐的外衣,才能深入人心,符合人性啊!

  但是,如果娱乐成为标准呢?英国科幻小说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一辈子都在恐惧一个社会的思想、话语、信息被粗暴地垄断,就像王小波的担心和反对的那样。而另一个英国作家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Leonard Huxley),则在《美丽新世界》中警告我们,事物的另一个极端,是信息泛滥,真理湮没,因为“人们对娱乐有着无穷的欲望”,我们将因此选择刺激,追逐快感,而淡忘理性的乐趣。两个作家守卫在天平的两端,告诫我们,王小波插队的时代不是和谐社会,娱乐至死的时代也不是。

  听我说这些,我开饭馆的哥们便窃笑说,你看,可乐无益,但人人抢着灌胃,SUV易出车祸,但是人人抢着购买,大片无聊之极,但人人争进影院,“这世界,谁有钱砸广告,谁就是标准!现在央视捧易中天,全国人民品三国,这广告大着哩!您就赶紧趁这趟,吃吧!”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