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赵珩:现在的收藏是财富游戏(组图)

2007年02月15日 20:11 来源: 新京报 【字体:


  收藏市场化、公开化已经成为一种趋势。收藏热正呈现逐年升温的趋势。刚过去的2006年,收藏市场上频频拍出令人咋舌的高价:一幅傅抱石的画4620万元,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1.5亿港币,明永乐释迦牟尼坐像1.16亿港币……近日,北京史研究会理事、北京燕山出版社总编辑赵珩在北京出版集团举行了一场“收藏文化与收藏心态”的讲座。赵珩讲述了一些关于收藏的历史文化的基础知识,并对当前火热的文物鉴定类电视节目提出了意见,指出当前钱潮汹涌下的收藏市场更多地被经济利益主导,其生态还不健康。

北京燕山出版社总编辑赵珩

北京燕山出版社总编辑赵珩(图片来源:新京报)

  赵珩,1948年生,北京人。现任北京燕山出版社总编辑,主要从事中国文化史、北京史和戏曲史等领域的研究。主要著作有《老饕漫笔》、《收藏琐谈》等。

傅抱石《雨花台颂》

  2006年6月底,傅抱石《雨花台颂》以4620万元的中国书画单幅天价拍出。(图片来源:新京报)


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

  2006年11月28日的佳士得拍卖会上,清乾隆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以1.5亿港元拍出。(图片来源:新京报)


绘有“鬼谷下山”场景的元代青花大罐

  2005年7月12日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一件绘有“鬼谷下山”场景的元代青花大罐拍出1568.8万英镑天价。(图片来源:新京报)


明永乐释迦牟尼坐像

  2006年10月,明永乐释迦牟尼坐像以1.16亿港元的价格被内地买家拍得。(图片来源:新京报)

  从记录历史到玩赏到瑰宝

  ●文物它是一个物件,是一个记录历史的东西。

  ●把古物、古玩不仅仅当作一个玩物,而是一个国家的瑰宝。

  我们今天所讲的文物的意义和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那时,开始有了对前人遗留下来的器物的收集,这些器物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文物。“文物”两个字在春秋战国时期和我们今天的理解不完全一样,《左传》中有这么一句话:“文物以纪之。”这个“纪”和我们今天说的记录的“记”是一个概念,这里面说的“文”和“物”是两样东西,“文”就是文字,“物”就是古人所遗留下来的器物。

  到了隋唐时期,对于文物的理解基本上和我们今天一样。到了明清,文物被称之为古董,这个古董有两种写法,一种是“古董”,还有一种是“骨董”,这两个词是一个意义。近代邓之诚先生有一本书叫《骨董琐记》,这里用的骨董就是骨头的骨。今天有人讲收藏叫古玩,那是从乾隆年以后开始的,称之为古玩或文玩。文物它是一个物件,是一个记录历史的东西,可是到了称古玩、文玩,就是说很重视它的玩赏性质,而且成了一个阶层的时尚。

  1928年6月国民政府南迁,南京成了首都,北京变成了北平特别市,成了故都,人们对它产生无限依恋和留恋,更重视对它的文物的保存,因此成立了古物研究所,相当于今天的文物局。

  我们一讲文物的收藏就好像指个人的收藏,实际上收藏可以分为六个大的类别:古今收藏、中外收藏、公私收藏,这大概可以涵盖了收藏的所有范畴。民间收藏一直是收藏的重要力量。

  2002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正式颁布,在之后出台的《文物保护法实施细则》中,才首次将我国民间收藏纳入了全社会文物保护事业之中,确立了民间收藏的合法地位。

  我们现在太强调经济价值了

  ●从节目中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字,钱。

  ●但是经济价值是人赋予它的,不是文物本身所有的。

  我们今天一讲到收藏,首先想到的是钱,尤其是媒体起到一个负作用,比如说类似中央台的《鉴宝》节目现在比较火,河南、陕西、浙江等地方台也都开播了,但他们都过于偏重对经济价值的强调,从节目中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字,钱。经济价值都是由所谓的专家判定,但这些只能代表目前市场上一部分情况,并不能真实反映文物本身实在的价值。

  此类节目将观众的聚焦点过于放在了经济价值上,实际上就引导了人们不太正确的收藏心态。这些节目打出去伪存真的旗号,将假的文物砸碎、画上红叉子。但所谓的去伪,并不就是将东西破坏了。

  其实更好的做法,是使受众更多地从艺术价值,甚至科学价值判断,类似纸张、墨色、釉色、光泽等,都应该让人们知道。现在的偏重点都是将观众引向对经济价值的关注。各个方队对经济价值的推测,跟专家价格比较接近,谁就是优胜者。但这些都带有瞎蒙的性质,可能没有多少依据。

  事实上,文物有三种价值和三种作用,没有一点是提到钱的。文物的三个价值:第一是历史价值,第二是艺术价值,第三是科学价值。同时文物还有三个作用,教育作用、借鉴作用、科学研究作用。是不是文物没有经济价值?不,有经济价值。但是经济价值是人赋予它的,不是文物本身所有的。


  拍卖改变了收藏生态

  ●现在人们似乎已经将拍卖变成文物流通的惟一途径了。

  ●应该让文物市场做到文物流通、鉴赏各环节都比较健康。

  近20年以来,文物收藏热逐年升温。经济发展了,社会稳定,有一大批的流动资金转入文物收藏市场,包括个人和集团。富余资金流入市场后,自然造成了文物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在经济社会里,有股票、期货等投资市场,但这类投资环境还处于成长过程,并不规范。所以一部分人便认为,投资文物市场比较保险。

  在这20年里,文物生态链中的拍卖环节地位日渐突出。20多年前,国家文物局有规定,文物是不允许私人买卖的。有了拍卖公司以后,相当于给文物在民间的流传,架起了比较正常的桥梁。这种桥梁作用是应该首肯的。

  现在人们似乎已经将拍卖变成文物流通的惟一途径了。这与国外很不一样。

  如果说文物市场、文物商店中的文物,不是从拍卖市场而来,那么它的保险系数似乎就比较低了。在人们的潜意识中认为,只有通过拍卖环节中的竞争,文物本身的真赝才能有所保障。而通过竞价后的拍卖价,大家也认为比较保险,不会上当。

  由于拍卖行业非常兴旺,海外的很多中国文物也开始回流,包括很多散落在国外和民间的文物,品种很多,这也是使文物价值上涨的原因。

  另外拍卖公司对文物的拍卖,也会打乱古董文物原本行情,出现了很多炒作行为。现在拍卖市场上出现很奇怪的现象:一个名家的东西流传越多越有市场,流传少的越没有市场。按理,物以稀为贵啊,它的价值应该很高。但因为少,拍卖几次也就没有了,炒作空间小,所以反而价格不高。比如近代的齐白石,流传于世的作品有上万件,他的作品在拍卖中往往是高价。而相较之下,明朝四大才子保存下来的作品很少,反而价格低。所以不能以拍卖价值的高低来判定文物价值。

  拍卖环节中,有很多人为的哄抬,猫腻非常多。比如说自己的东西自己拍回来,或者让别人去拍自己的东西,或者说拍卖公司与卖方有不正当交易,这些都需要规范。

  20年来,拍卖市场发展了,但我们的收藏市场还是不够成熟,收藏生态不够健康。应该让文物市场做到文物流通、鉴赏各环节都比较健康,才能使我们的收藏生态很健康。

  收藏需要好的心态

  ●收藏本身的过程赋予了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所有的收藏品都是人类共有的财富。

  歌德说过:“收藏家是最幸福和快乐的人。”为什么幸福?为什么快乐?是他拥有和占有了吗?不完全是,他主要的幸福和快乐是建立在收藏的过程之中,收藏本身的过程赋予了最大的幸福和快乐。

  大收藏家张伯驹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他可以卖掉自己的房子,卖掉自己的收藏去买珍贵的文物。他并不是想让这些东西永远归为己有,而是“愿此物永存吾土”,他将非常珍贵的二十二件文物统统献给国家。

  一件收藏品伴随收藏者的一生已属不易,不可能子子孙孙传承下去,个人的力量保存一件东西是很困难的,不可能永远作为一件财富保存下去。虽然我们今天的收藏市场极度兴盛,我们的媒体一直在渲染文物的升值空间,但是文物是沧桑流变的,没有人可以一直保有一件文物。每一件收藏品都有生命,它们的生命是伴随着收藏者的生命的。收藏者的心态应该放正,不是只为自己,更是为子孙为后世尽一份力,至于今后它会具体流传于谁的手里,那不是我们考虑的问题。所有的收藏品都是人类共有的财富。

  而价格不高。比如近代的齐白石,流传于世的作品有上万件,他的作品在拍卖中往往是高价。而相较之下,明朝四大才子保存下来的作品很少,反而价格低。所以不能以拍卖价值的高低来判定文物价值。

  拍卖环节中,有很多人为的哄抬,猫腻非常多。比如说自己的东西自己拍回来,或者让别人去拍自己的东西,或者说拍卖公司与卖方有不正当交易,这些都需要规范。

  20年来,拍卖市场发展了,但我们的收藏市场还是不够成熟,收藏生态不够健康。应该让文物市场做到文物流通、鉴赏各环节都比较健康,才能使我们的收藏生态很健康。


  新京报:你提到目前我们的文物收藏市场尽管火爆,但是生态还不健康,需要做哪些方面的改进呢?

  赵珩:简单地说,收藏者文化修养需要提高,文物收藏渠道需要畅通。

  首先要提高全民的文化素质。收藏文物要有钱、有闲,还有重要的一点,要有文化。现在有些收藏风是不健康的。只要有钱,便想将流动资金转向收藏市场。很多人对收藏文物并不懂,只是看成一种数字,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只能让别人来鉴定,始终在数字里绕圈,而并不懂得文物本身的价值及蕴含的文化。如果说不从全民文化素质的提高去改善我们现在的收藏生态,那么我们的文物收藏、流传、保护、传承依然存在很大的问题。并不是说有了钱,这些东西保护起来了,这些东西就没有危机。

  其二是,整个文物市场需要规范化。既要杜绝赝品、造假之风,又要使文物收藏渠道畅通。

  新京报:在过去的2006年,北京市文物艺术品市场总经营额突破了100亿元,其中文物拍卖经营额约为80.6亿元,拍卖所占比重达到80%,与国外画廊、文物市场交易繁荣的情况很不一样。我们是否也需要一些改进?

  赵珩:我去法国时也关注到国外画廊、文物市场繁荣的情况。在卢浮宫周围,一条街上有很多大型的文物商店,每天的交易额很大。但我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市场。因为在我们这里,会觉得这样的市场还不保险,假货、赝品很多。买方和卖方都不太放心。

  我想将来随着文物市场的正常发展,除了拍卖以外的流通渠道,类似画廊、文物商店、低层次一点的文物市场(类似潘家园)也会有所增加。因为文物收藏面很广,根据社会阶层、经济能力的不同、个人好恶势必会出现不同的市场。

  听众一:明清书画有很多,我们能否拥有一种能一眼鉴别年代的能力?

  赵珩:没有一种纯技术性的东西可以做这种鉴别,鉴别需要一种综合的比较。

  首先,要看很多的东西,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看得多了自然就会鉴别了。举个例子,一个文盲是不认识字的,但是他不会不认识钱,不会把钱花错,鉴别就是要熟悉,一是多看,二是多读书,三是能够有一些综合判断。

  听众二:现在有一些人热衷收藏黄金,收藏黄金算不算收藏文物?

  赵珩:黄金是一种重金属,它不具备历史价值、艺术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不算是文物。这也就是说,如果收藏的是金条、金块,这和收藏钞票没什么区别。但是如果收藏的是黄金饰品,那就不一样了。黄金只是金属,经过加工就可能有了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那么就算是文物。

  马未都:中国还没真正的收藏家

  (马未都,收藏家,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馆长)现在收藏生态不是很健康。我们大多数介入收藏领域里的人,都属于投资者,这个比例过大。西方的比例比较低。西方收藏家的比例大大高于投资者。类似现在很多艺术专场的拍卖,都是西方收藏了一个世纪以上的东西。

  对于收藏,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在途”,一个是“在库”。在库,是指进入博物馆,或是大收藏家那里,大收藏家生前是不会卖自己的收藏品的。在途,都是经纪人买的,或是投资者买的。西方一般情况下,在库比例超过在途,但我们正好相反。真正愿意收藏、玩得起买得起的收藏家很少。

  中国拍卖公司的热正好是我们“在途”的一个注解。我们大部分人在途,是为了投资,所以便到拍卖市场,看它的拍卖指数、竞争程度,看到有人争就抢,没有自己的主见。西方收藏家跟经纪人、画廊、古董商都非常熟,像朋友一样交往。

  他们跟经纪人打交道,而不是跟拍卖行打交道。西方很多大收藏家一生都没有进过拍卖行。

  造成我们的收藏家还算不上真正的收藏家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现在的富裕不是真正的富裕,毕竟才一代人都不到。中国改革开放才20多年,真正富裕不到10多年。1995年以前,中国大部分人都没钱。美欧收藏家大都是200年的积累,几代人的积累。他们收藏完全不是为了投资,而是对艺术品、收藏品的消费。去年有个美国人花了2000万美元从法国买了幅画,但法国政府不允许这件作品出境,之后买家通过一个基金跟对方达成协议,把钱打到基金中,画暂寄在他家,买家死后画还是送回法国。这才是真正的收藏家,他买画就是为了欣赏,跟是否升值没关系。

  这里面还有个观念问题。西方人会将艺术品、文物的消费视为其一生中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离真正的收藏家还有漫长的距离。中国将收藏视为一种享受,最快也需要20年至50年时间,那时才会有真正欣赏文物的贵族。

  当然,任何一个行业因为经济问题,都会迅速进入一个混乱状态,“大乱达到大治”。我们的收藏界可能还有几年乱哄哄的局面,以后就会慢慢地处理、治理,大量拍卖行就不能生存。我们现在拍卖行太多,中国光北京就有50多家拍卖行。还是那句话,中国收藏市场还是个投资市场,不是真正的收藏市场,我们在艺术修养、陶冶、欣赏比例上投入得还不够。(整理采写/本报记者 李健亚 实习生 王亚菲)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