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外资VC的中国淘金术

2007年01月29日 14:04 来源: 《董事会》 【字体:


  IDG、汉能与德丰杰在中国淘金的不同路数,可以基本勾勒出VC行业的一幅图景

  文/郑泽

  1992年,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在中国成立了第一个创投基金美国太平洋技术创业投资基金。这一年春天,邓小平南巡。

  清科公司创始人倪正东认为,IDG在美国并不出名,只是在中国做得好才在美国有了影响,软银中国因为投资阿里巴巴、分众传媒和淘宝,也很成功,但当时软银亚洲还没有进入中国。而目前,美国硅谷最牛的前十位VC都在中国设立了自己的基金或者与中国的合作伙伴联合投资。其中比较知名的是红杉资本,它在美国是和DPCB并列全球第一的VC。由红杉投资的公司总市值超过纳斯达克市场总价值的10%。

  2004年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上市最多的年份,随着携程、前程无忧、掌上灵通、空中网、金融界和盛大等的上市,造成了一个VC退出高潮。特别是软银亚洲从盛大一家就赚到了5.6亿美元,使风投在中国的收入达到高点。软银亚洲首席合伙人阎炎透露,软银亚洲的投资回报率达到98%。

  倪正东认为,如果按市场规模看,现在每年投向中国的VC还没到50亿美元的规模,还没有出现市值达到100亿美元以上的大公司,所以还远不到市场饱和的时候。

  每家VC的风格不尽相同,他们关注的领域也各有千秋,海外品牌IDG、汉能与德丰杰在中国的不同淘金路数,可以基本勾勒出VC行业的一幅图景。

  IDGVC合伙人章苏阳:我们最懂中国

  IDGVC Partners投资于各个成长阶段的公司,主要集中于互联网、通讯、无线、数字媒体、半导体和生命科学等高科技领域。目前已经在中国投资了100多个优秀的创业公司,包括携程、百度、搜狐、腾讯、金蝶等公司,已有30多家所投公司公开上市或并购。目前投资公司超过140家,分布于五大领域。2006年IDG中国基金规模已经达到7.5亿美金。

  《董事会》:目前VC分为两派,境内和境外,您认为他们差异在哪里?

  章苏阳:现在有的VC是海外资金,海外团队,有的VC是本土资金,本土团队。我觉得在资金来源上有差异,在选择项目上则没有什么差异。VC之间投资风格的不一致,不是由于看项目的方式不同造成的,主要是每个基金运作和投资的风格不同造成的。换句话说,具体项目投资人的性格和眼光,决定了这只基金的风格。

  《董事会》:IDG最大的优势在于哪里?

  章苏阳:我觉得在所有的VC里面,我们是最懂中国的。第一方面,我们进入中国做投资的时间最早,我本人则是1994年加入IDGVC的。第二方面,我们的合伙人都是中国人,第三,我们比较了解中国办事风格,我们所有的人,都兼有国外教育背景和国内生活经历,所以能够很好地把握投资。

  《董事会》:您在这行业中做了12年,觉得市场最大的变化在哪里?

  章苏阳:我觉得市场的诚信比起当初要好很多,这是最主要的;第二,创业的法律环境要好得多;第三,创业公司的团队素质和项目质量也要比当初好得多。可以说,这是创业大环境明显进步的结果。互联网经历泡沫破灭后,新一批创业者更加务实、贴近市场。

  《董事会》:很多VC都集中于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你们会关注于二线城市的项目吗?

  章苏阳:大城市的创业者多,商业机会多,所以VC都愿意落脚在大城市,但这不等于我们目光仅限于此,我们会关注于二线城市,事实上我们也在常州、重庆投资了一些项目。基本上我平均每天看一到两个项目,每年大约看500-600个项目,真正投资的大约占到1%。这些中间有我们自己搜寻的项目,也有创业者毛遂自荐的项目,我感觉差不多。

  《董事会》:从跟踪一家企业到决定投资,平均的周期是多长?

  章苏阳:例如EPON网站,我看了它3-4个月,这是平均时长吧。目前从跟踪一家企业到最终决定投资,最长的没有超过12个月,最短的一家是27个小时,我们不可能连续数年跟踪一个团队或者它的项目。最短的一家其实就是易趣.net,我感觉到创业团队的人不错,所以就决定了。我们是合伙人说了算,没有投资委员会,所以我们决策更快一些。

  《董事会》:2006年已经成功退出有哪些?投资回报率如何?

  章苏阳:主要是搜房网和如家酒店。另外投资的框架媒体还没有上市。至于投资回报率,搜房网大约是100倍,如家大约40倍。2006年回报率最高的是搜房,这是我们十年前投的。如家我们退出了一部分,剩下的打算继续持有。

  《董事会》:您的投资风格是什么,您怎么看待目前最热门的TMT行业(Technology Media Telecom即科技、媒体、电信)?

  章苏阳:我的习惯是,投资完之后就向前看,从不向后看。我不会预测下一个热点是什么,我是投资人,不是创业家。目前VC行业的资金量确实有增加,但我不觉得好项目减少。TMT可以说是目前最热门的一个词,“科技”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含义,根据我的了解,目前有85%的VC的85%的资金,都投给了TMT行业。

  《董事会》:您认为中国和美国的创业环境差距在哪里?

  章苏阳:法律环境和创业规则。我觉得法规要明确,哪些能干,哪些不能干,不要有灰色的领域,也不要模棱两可,我觉得道路复杂一些曲折一些都没关系,关键是要走得通,不能走到最后,发现是一条死胡同。

  《董事会》:很多IBM等大公司的资深经理人自己创业,您如何评价?

  章苏阳:在资本市场情况好的时候,大公司的中层纷纷离开公司创业,而在资本市场不好的时候,他们都不会轻易离开大公司。但相反的是,最终真正能赚大钱的公司,基本都是在资本市场不好的时候闯出来的,而那些资本市场好的时候出生的公司,往往不能达到成功的顶峰。我觉得,在中国成功创业赚大钱的人,基本上是本地人一半,海归派一半,并没有谁占据了明显的优势。

  《董事会》:中国资本市场2006年迎来大发展,我们有什么新的打算吗?

  章苏阳:2007年我们计划让一批公司在中国内地的资本市场挂牌上市。

  汉能投资执行董事赵小兵:看好视频与互动媒体

  汉能在美国硅谷与中国的两地运作,汉能投资集团同时是NASD的注册成员。汉能投资集团关注高科技、媒体和通讯领域成长快的公司。

  中国的基金投资者大致分为国内与国外两派。国外的投资者有着丰富的国际化投资经验与广泛的交际网络,而国内的投资者则能更好地深入客户并进行尽职调查。汉能基金认为,他们正是兼具了有双方的优势。此外,汉能投资基金会得到汉能投资银行的支持,从而使客户享受到更全面的增值服务。

  框架媒体(Fra Media)是2005年汉能基金投资成功的最好案例,其他主要投资项目包括互动通、千橡互动、中软国际等。

  《董事会》:汉能专注于TMT行业,今年成绩如何?您本人主要做哪些具体领域?

  赵小兵:汉能是TMT行业的投资银行。2006年3月,汉能投资集团作为卖方财务顾问,帮助千橡集团完成4800万美元的第三轮融资。汉能在担任财务顾问选择企业一般以1000万美元以上为起点,偶尔我们也会选择一些数额较小,如几百万美元的项目,前提是这些行业有非常好的前景。我本人在公司负责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结合,尤其数字媒体这块的业务。

  《董事会》:您在传媒行业多年,传媒领域的投资方主要有哪几类?

  赵小兵:传媒投资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种人从媒介出身的实际经营者,另一种人是对财务运作、法律环境、结构设计非常熟悉的投资银行家。一个既有投资银行背景又有对行业运营规律有了解的人,才能真正做好传媒的投资。媒体产业目前还谈不上职业投资,行业投资者(如IDG集团专注在中国投资了几十家IT媒体)极少,而非专业投资占了绝大部分。

  《董事会》:您从媒体行业转作投资,这是出于什么样的思考?

  赵小兵:我是国内最早开始从投资角度研究媒体的,撰写了中国第一份媒体投资报告,其中一个国外客户是美国AllenCo.,这是美国一家专注于媒体行业的投资银行。美国许多大的媒体交易,并非由高盛等投行完成,而是AllenCo.。这对我的启发是,从长期看,投资必须要专注、专业。我在想,所谓媒体行业的投资专家,应当兼具财务经验和媒体行业的运营经验,这样许多投资风险应当可以避免。

[[[下一页]]]


  《董事会》:很多人觉得投资传媒很容易盈利,是这样吗?

  赵小兵:以前没有业外资金进入传媒行业,具有想象空间,有些传媒的利润的确高于其他行业,因此传媒被形容成暴利行业。但需要引起重视的是,并非所有的传媒都是暴利的。赚钱的只是那些强势媒体,大量的报纸是亏损的。期刊的问题更突出,全国8000多种期刊,盈利的最多1000家。只有介入强势媒体,才有可能获得高回报。

  非专业投资者的特点是投机,急功近利,他们对媒体缺乏了解,盲目投资,赚不到钱之后又盲目撤资。这对于接受投资的媒体来说也是风险,因为这样的资金来源分散,规模较小,稳定性也不够,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

  《董事会》:在投资过程中,您如何平衡投资者与创业者之间的权益?

  赵小兵:我认为每一个好的投资都应该是多赢的。站在VC的角度,我们希望拿到比较低的价格,站在创业者的角度,他们希望报出的价格可以抬高一点,但对于一个早期的公司,拿到有价值的资本比高估值更重要。我们是VC,投资项目最后能不能成功,这一点比价格更重要。项目估值的方法都差不多,但你今天投资的东西和上市以后会差别非常大。一般来说,汉能会占所投公司20%以上的股份,并积极地参与到公司日后发展中。

  《董事会》:你们是否也会关注于国内的资本市场?

  赵小兵:有统计是,79家中小板上市公司中,15家有创投背景,自中小板全流通以来,中小板对创投的吸引力凸显,为创投平均带来了20倍以上的回报。以往具有海外资金背景的创投投资最多的还是去海外上市的项目,但随着国内中小板逐步活跃以及外资退出渠道的畅通,将会有更多的外资创投关注中小板甚至主板市场。国内第一网络股(网盛科技)在A股上市并获得较高定价,为投资新媒体的海外基金提供了一个新的退出通道。

  《董事会》:作为媒体行业的资深人士,您觉得未来的机会将会出现在哪里?

  赵小兵:我自己目前比较看好一个是视频,一个是互动媒体。我觉得,这么多年以来,创业项目最核心的还是技术,虽然sina的文字博客通过名人效应大获成功,但文字博客没有领先基础,视频博客会有很多新技术出现。前段时间,我把互联网公司中市值最高的三家公司做了一个比较,我发现世界上价值最高的公司都是技术类型的,而不是运营型的。

  《董事会》:Web2.0是一项新的网络技术,但业内争论也很多,您怎么看待Web2.0?

  赵小兵:国内Web2.0与文字博客网站如流星般的兴衰不无关系。许多媒体无形中将Web2.0与文字博客画上等号。问题是,Web2.0不等于文字博客。应当说,文字博客仅仅是Web2.0诸多形态之一。Web2.0应当还包括视频博客、社区群组、知识分享、分类信息等等。

  我发现,美国访问量前10名网站中,有4个网站与Web2.0有关,包括大名鼎鼎的MySpace及YouTube,在不久前,Google花费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这家著名的网络视频公司,迫使Yahoo斥巨资买下另一家Web2.0网站Facebook。YouTube目前仍然亏损,但是,随着观众和广告商不断从电视转向互联网,这一局面可快将会改变。

  我觉得遗憾的是,YouTube的创始人,29岁的Chad Hurley未能抵御Google巨额支票的诱惑,否则YouTube有可能成另外一家伟大的网络巨头。反观国内,我的结论是:不是Web2.0不好,而是国内还没有出现好的Web2.0公司。

  《董事会》:目前国内有实力的电视台都在推广数字电视,这对流媒体网站压力会很大么?

  赵小兵:现在强势的电视台希望通过数字电视来压制观众对于网络的依赖,并乘机盘活有线电视网的资源。但是,电视台出手有些晚,宽带网络已经迅速成长起来,视频媒体已经粘住了众多用户。目前,提供网络视频的网站超过100家,有将近一半的风险投资给了P2P流媒体公司。我预计视频媒体领域最终会出现广电与新媒体公司、电信运营商共赢的局面。

  DFJ副总裁孙文海:关注快速成长的中型企业

  DFJ德丰杰基金(Draper Fisher Jurvetson)作为世界互联网领域著名的风险投资商之一,目前已经投资150家科技企业,包括HOTMAlL。DFJ公司进入中国较晚,2001年初在新加坡和香港设立了办事处。

  截止到2006年8月,龙脉中国基金已经投资了5个早期企业,其中包括刚刚获得“Red Herring Asia100-2006”提名的弥亚微电子(上海)有限公司(Miartech),电子支付领域的领导厂商YeePay。

  《董事会》:德丰杰基金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孙文海:每家风险投资的投资风格都不尽相同,一般VC投资10家企业,结果是3家打平、1家成功、其余6家失败。但是德丰杰目前所投资的企业成功率非常高,有1/3是成功的。这体现了德丰杰的投资风格,那就是希望比较精准,宁愿做得慢一些,但要做得扎实一些。与我们相比,有些风险投资的风格就比较快,例如红杉资本,他们在2005年融到的资金,在2006年就全部投放完毕了。而德丰杰首期的6亿5000万资金,经历了7年的时间,2006年才完成全部投放,我们在世界范围投资了70家左右的企业,在中国投资了12家企业。接下来我们会募集一只新的基金,大约是6亿-7亿美金左右,即将开始下一轮的投资。

  《董事会》:一只基金的存续周期有多长,这期间是如何划分阶段运作的?

  孙文海:对于一只风险投资基金来说,都有一个周期,从募集、投放、跟进、退出、清算,大约不会超过10年,而有些项目很快就能上市,例如德丰杰投资的空中网,大约18个月后完成上市,龙旗通信更快,9个月左右就完成了上市,当然有些也会慢一些,例如百度,我们从投资到上市,中间经历了5年时间。所以一只风险投资基金,大约6-7年是很合适的,最长不应该超过10年。

  《董事会》:作为风险投资人,你们主要通过哪些渠道获取项目信息,如何做出评估?

  孙文海:有项目自己找上门来,当然投资经理和执行董事也需要自己出去联系,或者通过行业渠道接受项目。基本上,风险投资都是接受项目计划书为多,自己出击的,都是精挑细选的,不占多数。例如我们平均一年接到的商业计划书超过500份,我们通常对10%的项目做进一步了解,在第一轮之后,再筛去60%的项目。

  风险投资一般不会控股所投资的企业,我们希望创业团队保持热情,我们会派驻人员进入企业的董事会,我们要做有话语权的小股东,而不是做大股东。

  《董事会》:德丰杰基金主要投资于哪些行业?

  孙文海:一般来说,德丰杰比较关注快速成长的中型企业,虽然我们也会投资传统的行业,但是科技和IT类企业仍然是我们关注的主流。从行业看,我们主要集中于电信通讯、软件产业、半导体芯片、IT服务、网络产业、信息电子、网络设施、生物科技,我们大多数投资于中后期或者即将IPO的时期(Pre-IPO)。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