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满城尽赌黄金假

2007年01月18日 20:15 来源: 《商界》 【字体:


  这是一个“炒”的季节,泡沫飞涨,热潮涌动,投资与投机界限模糊。手头有了一些余钱的人们蠢蠢欲动,他们怀有赌徒的心态,赢的欲罢不能,输的再接再厉……

  □文/本刊记者 白灵

  575美元、600美元、700美元、730.65美元!黄金疯了!

  2006年上半年的一波上涨行情,让国人不得不重新审视黄金这种古老而陌生的物品。人们惊奇地发现,黄金除了保值和收藏价值之外,竟还具有投机价值!一时间,“炒金”,成为人们嘴边最时尚的理财词汇。

  2006年11月28日,初冬的上海,寒意渐浓,薄暮冥冥。

  财富遍地的外滩,是上海乃至全中国的金融滩、黄金滩。阴沉的天气下,富丽堂皇的联谊大厦却显得愈发孤单突兀——不久之前,一波波“金潮”还涌动其中,然而,豪赌之后,盛宴散场,必定是满地狼藉……

  诱惑

  2004年,中国宣布黄金投资业务开始对个人开放。随后,各种黄金投资机构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这一年,“联泰黄金制品有限公司”在上海滩落户,注册资金400万,号称“中国最大的黄金公司”。

  联泰华丽的办公场所位于高耸的联谊大厦3楼,大户室、电脑、电子报价系统等一应俱全,和正规的证券营业部并无二致,煞有介事的官方网站以及17个小时不间断交易往往让参与者兴奋得彻夜难眠。交易大厅内,数十位西装革履、彬彬有礼的客户经理随时提供热情周到的各种咨询和建议,其“专业程度”让人不得不俯首贴耳。

  在宣传资料上,联泰的实力更是让人“肃然起敬”:“金交所二级会员单位,拥有专用交易资格”、“香港金银业贸易场‘001号会员’联泰金号全资子公司”……官方允诺、港资背景,联泰的“合法性”毋庸质疑。除此之外,联泰还有一句极具诱惑力的口号:“我们的黄金买卖比期货还要期货,涨了跌了都有钱赚。”

  据了解,在此之前,虽然黄金市场已经风起云涌,交易资格仍主要为上海黄金交易所、各大商业银行所把持。其弊端显而易见:金交所实行会员制组织形式,如果个人想通过上交所的平台炒金的话,在目前上交所的规程中,仅有金融类会员才有资格代理自然人客户的黄金投资服务,且每天时间太短,交易非常不连贯;而商业银行推出的纸黄金,如黄金宝、金行家、账户金等只能做多不能做空,为单边交易,因此选择切入时机变得尤为困难,而且手续费很高。

  眼睁睁看着金价强劲上扬,白花花的银子不断从身边溜走,众多投资大户心急如焚,而联泰这样披着合法外衣,又可以自由买进卖出的炒金机构的出现,无疑为投资者的满腔“激情”找到了一条完美的发泄途径。

  杠杆效应

  温州商人王浩明(化名)本是一位小有成就的房地产商,由于国家对房地产监管措施日趋严厉,他开始逐渐淡出了楼市。正当王浩明急欲寻觅一个新的投资项目的时候,来自联泰一位客户经理的电话让他眼前顿时一亮。

  是什么让这位精明的温州商人轻易就掉入陷阱?这又是一场怎样的赌博?王浩明揭开了黄金交易的秘密:联泰用以迷倒众生的“游戏规则”就是——杠杆效应。

  为了拉投资者入局,联泰采取了这样的操作方式:首付2万元或3万元人民币便可开户取得交易资格。投资者每单交易只要交付最低20000元保证金。联泰规定的最低交易单位为100盎司,约合3110克,价值人民币约50万元,投资者只需用合约价值4%的保证金即可完成交易。也就是说,在联泰的交易系统之内,投资者只需要投资20000元,就可以控制多达50万元的资金,交易资金被放大了25倍。

  “在联泰既可以做多又可以做空的交易规则之下,这意味着,不管涨跌你都有赢利的机会,而且,如果看准了机会买进卖出,金价涨跌每涨跌1%,每一手交易你就能获得50万的1%,即5000元的利润,而你的资本金仅仅为20000元。”王浩明告诉记者,“这就是以小博大的‘杠杆效应’。”

  何谓做多做空?举例来说,做多就是买涨,头天580美元买进,第二天涨到600美元时卖出去就可以挣20美元的差价。而做空,就是买跌,比如头天600美元卖出了,等到第二天交割,而成交时金价跌到580美元,那么也能挣到20美元的差价。

  在行情飙升的2006年上半年,黄金价格每月的上涨幅度都在10%以上。这意味着,每投入20000元资金,每月得到的回报将超过50000元。那么,投入4万回报就是8万、然后就是16万、32万……这样的保证金交易,带有明显的期货性质:呈几何级数的财富增长。钞票像长了翅膀一样凭空飞来、收益足足放大25倍的诱惑,让人为之痴狂,难以抵御。

  豪赌

  王浩明自然也不能例外,2006年5月1日,他先期投入了40万元作为交易保证本金,赌局开始了。

  一开始,王浩明颇有如鱼得水之感,每天坐在电脑面前关注着联泰交易系统的黄金价格变化,及时查收联泰不断发来的报告行情的手机短信息。同时,他不需要负责任何具体的交易。要签署买卖协议,做出交易决策,只需要给客户经理去一个电话,再把钱打进其指定的账户当中。余下的“体力劳动”,就全由客户经理代劳了。

  在客户经理的殷切“指导”下,王浩明对行情的判断无比精确,接连在低位吃进,高位抛出,对价格的波动拿捏得恰到好处,账面盈利在一周多的时间中就实现了翻番。看见账面上财源滚滚,王浩明大喜过望,对客户经理的建议更是变得言听计从,甚至有了把账户交给客户经理放手去做的意思。

  这时,在黄金市场上初尝甜头的王浩明感到,商海沉浮十几年,终于找到了一个稳定、安全、高效的投资项目。他还不忘朋友,在客户经理的鼓动下,把以前和自己一起做生意的张华(化名)也拉了进来,一起“发财”。

  5月10日,聚精会神坐在电脑屏幕前的王浩明估计,这一波行情已经走到了最高点,他决定卖出手上的单子,于是打电话给客户经理,要求做空。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次客户经理作出了与他截然相反的判断,认为这波行情还将继续走高,千万不能放手,以免白白失去一个“大丰收”的机会。此时他对客户经理的话深信不疑,继续追加投资,又吃进了不少单子。

  结果当天晚上金价就开始大跌,客户经理却不断劝说这只是正常的价格波动,让他一再错失了出手的机会。一夜之间,王浩明亏损了15万元。

  此后数次交易,客户经理都给出了错误的信息,王浩明一亏再亏。看着账面资金倏忽而来倏忽而去,王浩明不禁有些着急,而客户经理却告诉他,投资总是有赚有赔,毕竟还是赚钱的时候多,赔本的时候少。回想起数天之前自己在市场上还做得风生水起,王浩明感到自己已经深深地陷入这场赌局之中,无法收手。

  杀着

  杠杆效应带来的是25倍的收益率,但同时意味着交易风险也被放大了25倍。以20000元保证金操作50万元交易资金为例,金价上涨1%,自然能带来25倍的投资收益,但是如果其价格下跌1%,也就表示投资者会立即亏损5000元,而不仅仅是输掉20000元保证金的1%——200元。不幸的是,王浩明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让他在从5月1日到23日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将自己的40万保证金输了个精光。

  2006年5月19日,黄金价格开始一路下挫,王浩明觉得该是抛出的时候了,就在这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客户经理告诉他,由于出现系统故障,暂时无法进行交易。眼看着金价暴跌,王浩明却无计可施。等到4个交易日之后的5月23日,联泰通知他,由于亏损严重并且没有及时补仓,他所购买的黄金已经被强行“平仓”,账号已被撤消。

  王浩明以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了自己遭到强行“平仓”的过程:“以投入100万元保证金为例,4%的杠杆交易,客户实际可以操盘运作就是2500万元的资金。如果价格下跌10%,盘面价值剩下2250万元,这时亏损金额实际已经超出客户全部保证金,经纪人就会通知客户及时‘补仓’,即再往投资账户里至少汇入150万元。如果在限定时间内客户没有‘补仓’,经纪人就会‘斩仓’,在下跌10%的价位上全部抛出。这时,客户非但会亏光全部100万元保证金,反倒还欠经纪公司150万元。”

  “可是那几天根本没法进行交易,更不用说补仓了。”王浩明显得很无奈,“后来这几次交易,每当我做出正确的判断,没有按照客户经理所说的那样操作的时候,对方一般都会告诉我出现系统故障,要么就是无法更新,要么就是无法转账。我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踢出这个市场的。”血本无归的他,终于被驱逐出了市场。

  败露

  正是由于王浩明这样的投资者的不断加入,联泰的势力得以迅速膨胀。成立不到两年,联泰已在全国三十多个大中城市陆续建立起各种分支机构,并于2006年4月将其注册资本更改为3000万人民币。据查,该公司总共吸纳了700余名客户,累计收取投资者保证金6000余万元人民币,合同交易总额高达108亿元人民币,客户平仓亏损达2000余万元。

  然而,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

  投资失败之后,心情沮丧的王浩明原本还以为这一切仅仅只是因为自己运气不好,加上操作失误造成的,只当是花钱买了个教训。2006年5月底的一天,他来到上海市东方正义律师事务所,找到了自己以前做房地产时的代理律师——倪凌华。聊及此事之时,凭借职业直觉,倪律师敏锐地意识到,这其中一定有“猫腻”:“你怎么能把自己的资料全部告诉客户经理呢?还让他们帮你签署买卖协议?而且我们国家明令禁止这种黄金期货交易。”

  为了给王先生讨回公道,在充分地收集了证据之后,倪律师于2006年7月11日向上海市黄浦区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理由是,违规操作、非法期货交易,要求退还客户所交纳的交易保证金。黄浦区公安局迅速展开立案侦察。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公司。整个公司没有一根金条,注册资金也是虚报的,联泰工商注册的经营范围并未涉及黄金交易,其所谓的“合法身份”纯粹为子虚乌有,其母公司“联泰金号”只是设在香港一幢居民楼里的皮包公司。

  更令人发指的是,联泰所谓的“交易系统”与国际市场、上海黄金交易所的数据大相径庭,几乎没有任何联系,这根本就是一个封闭的地下赌场!作为“赌场老板”的联泰,“自己审批自己,自己监管资金,自己直接控制客户保证金,自己参与赌博,自己制订和任意更改交易规则”。既当买家又当卖家,联泰不断吃进和抛出合约,与客户进行对赌。联泰设了一个看似华丽美妙,但参赌者却完全不可能全身而退的陷阱!

  2006年9月,公安机关宣布查封上海联泰的经营场所,并将其高管悉数拘捕。至此,在众多投资者眼中几乎已经成为“炒金”代名词的联泰“黄金帝国”,轰然倒塌。

  还有谁?

  在采访结束之际,倪凌华律师向记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还有多少个联泰?”据了解,自2006年以来,类似的“地下金交所”极其兴盛,甚至出现了资金100倍放大的交易。

  记者采访中发现,“联泰案”后,非法炒金机构目前显得更为谨慎,手法更加隐蔽。他们一改以前明目张胆地用电话、短信大肆招徕顾客的做法,“不是熟人不做生意”,而即使通过“熟人介绍”的普通投资者想要参与其中,还需要经过一道道的“身份验证”。

  不过,也有类似的公司在网上公开叫嚣:“支持联泰的做法。”他们认为,投资者亏损与金商违规经营无直接关系,“投资有风险”是众所周知的道理,即使是在上海黄金交易所里,也存在大量的黄金投资者亏损问题。

  2006年11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金价徘徊于每盎司630美元,当周的成交量大约是30亿元人民币。即使在交易量最大的5月份,每天参与到上海黄金交易所场内的资金流量也不过10亿元,日成交金额只有5亿元左右。而据有关人士透露:“黄金场外市场的‘盘口’至少是数千亿元,全国的非法黄金交易机构估计已有上千家。”

  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私人投资者投资于黄金场外市场。据统计,近两年来,至少有上万投资者在这些黄金黑市“炒金”被“洗”,按平均每人最少入“市”2万元,交易黄金1公斤,起码有数亿元老百姓的血汗钱被诈骗者掠为己有。

  据介绍,目前在我国,黄金交易属上海黄金交易所管理,而金交所属央行管理,商业银行属银监会管理,用金企业属工商部门管理,而黄金期货衍生品又属证监会管理。比如商业银行推出的黄金业务,银监会可以管理,央行也可以管理。结果是“哪个部门都可以管,实际上到最后往往哪个部门都没有管。”

  值得庆幸的是,不久之前,国内七大金融行业协会在北京宣布,联合建立“全国金融行业协会联席会议制度”,这将缓解因为分业监管模式给金融行业发展带来的桎梏。有关专家表示,相关黄金管理新政策也有望在近期出台,届时黄金市场混乱的局面将会得到极大改善。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