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细说公允价值

2007年01月05日 00:08 来源: 《财务总监》 【字体:


  美国会计报告体系改革的焦点集中在公允价值上,如果全面推行基于公允价值的会计实务,很可能改变公司财务的根基 

  作者:Ronald Fink

  自从安然和世通CFO的所作所为让他们自己、他们的雇主、以及在某种程度上让他们的职业蒙羞后,财务报告已经改变了许多。监管机构和投资者迫使企业更公开直接地展示其经营业绩,而企业也做出了回应。根据《财务总监》美国版的一项最新调查,与3年前相比,现在有82%的上市公司在财务报表中披露更多的信息。但这一积极的转变不足以平息要求深化会计改革的呼声。

  美国的财务报告体系“面临着许多重要而艰巨的挑战。”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 FASB)主席罗伯特·赫兹(Robert Herz)去年12月在华盛顿特区召开的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的年会上说道。他说,其中最主要的是“需要降低(提供给投资者的财务信息的)复杂程度、增加其透明性和整体的可用性。”

  美批评人士认为,即便公司已经加强内控以满足萨奥法案的要求,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仍然存在严重缺陷。“在过去5至6年里,我们基本处于防御态势,”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董事长兼CEO迈克尔·库克(J. Michael Cook)责难说,“如今该是进攻的时候了。”

  库克在会计界是位受人尊敬的长者。他甚至宣称,从目前的做法看,财务报表几乎与财务分析完全没有关系。“分析师们依据的数据与财务报表几乎没有关联,”库克说道,“净利润实际上是个没用的数字。”

  但财务报表怎样才能变得更相关更有用呢?包括赫兹在内的许多改革者相信,会计必须要采用公允价值的概念。按照这种愈来愈受FASB青睐的方法,资产和负债应按照市值计价,而不是像资产负债表上的那样按历史成本列报。赞成者说,采用公允价值将让财务报表的使用者们更清晰地了解公司的经济状况。

  “我知道资产是什么,它看得见,摸的着,可以描述。负债也是一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会计学教授托马斯·林斯梅尔(Thomas Linsmeier)说道。他于今年6月加入了FASB。相反,“我认为销售收入、费用、损益是会计上的概念,我不能说我看到费用向我走来。因此,要让我建立一个可以捕捉实际经济情况的会计模型,我认为必须从资产和负债开始。”他表示。

  比起其他监管方面的改变,公允价值更有希望结 束对收益的操纵。这是因为公司的收益更多地依赖资产负债表上的信息,而不是损益表(见框内文字:操纵收益的终结)。

  但放弃历史成本,可能会让已经高负荷的财务部门不堪重负。在没有积极交易的市场的情况下评价资产的价值,可能会太过主观,从而让财务报表上的信息不那么可靠。虽然林斯梅尔信心十足,如何界定特定资产和负债仍可能成为争议的焦点。此外,使用公允价值还可能会扭曲企业对并购和资本结构的看法。

  熟悉的概念

  对公司财务管理者来说,公允价值绝对不陌生,因为涉及金融衍生产品(美国财务会计准则(FAS)第133号和155号)、证券化(FAS第156号)、雇员股票期权(FAS第123号R)的会计规则在记录资产和负债时不同程度上使用了公允价值。而今年1月提议的另一项有关所有金融工具的会计规则中也准备运用公允价值。FASB最近将养老金和租赁纳入资产负债表的提议,也要求使用公允价值进行计量(见框内文字:当心得非所愿)。

  虽然赫兹和林斯梅尔都很谨慎地指出,对缺乏现成市场的资产和负债,他们不一定赞同采用公允价值,但显然他们提倡当有充分理由相信估价是可靠的。赫兹指出,公司会计是唯一不以公允价值为基础的主要财务报告体系。相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就利用公允价值来追踪美国经济状况。

  但企业界必须面对公允价值带来的复杂问题。举例说,公允价值会让从收购中实现价值变得更困难。就拿存在或有对价的情况来说,收购方为资产所支付的价格最终取决于其回报。按照美国现行的GAAP,通过这种在未来时间以未来的经营业绩为基础来支付部分收购价格的方式,所获资产在资产负债表上的价值可能仅反映了交易完成时的交换价格,因为收购方有相当大的自由可以把后续的支出处理成费用。

  采用公允价值的方法,收购方还要根据支付或有对价的可能性,在资产负债表上列报或有对价的现值。由于有可能永远不会支付这些或有对价,所以一些财务高管认为这些预估数字可能并不可靠,而且会产生误导。“我原则上不同意(采用公允价值)。”时代华纳(Time Warner)的高级副总裁兼内控总监詹姆斯·巴戈(James Barge)今年5月在一次有关财务报告的会议上说道。

  巴戈举例说,收购公司不打算使用的无形资产,是公允价值可能带来麻烦的又一个例证。按照现行的GAAP,无形资产的价值包括在商誉里,每年接受一次减值测试,如资产发生减值,就进行冲减。但如果真像FASB所考虑的那样把收购的无形资产的价值和相关有形资产一起记录在资产负债表上,巴戈则担心,可能当即就需要减记无形资产,即便这么做不会反映出收购方的经济状况。

  公允价值的维护者说,这样的担忧没有道理。纽约投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资深董事总经理帕特里夏·麦考奈尔(Patricia McConnell)认为,收购的报价已经反映了支付或有对价的可能性。她同时担任美国注册金融分析师协会(CFA Institute)的公司披露政策委员会(corporate-disclosure policy council)主席。

  对于那些收购后就消失的无形资产,麦考奈尔说,按照公允价值,如果该交易加强了收购方的市场地位,那么实际上并不需要冲减无形资产价值。而增强的市场地位可以被认定为已反映在与这些无形资产相关的资产的公允价值里了。

  “可能会是这样的情况:你购买一个品牌从而获得了垄断地位,却不需要支付费用,”麦考奈尔解释说,“不过,你在终结一项(无形)资产的同时又创造了另一项(无形)资产。”不过麦考奈尔等人也承认,即便FASB采用公允价值,无形资产的会计处理仍需要改进。

  欺骗性的债务?

  另一个关注的领域涉及资本结构,巴戈暗示公允价值可能会让通过举债来实现增长变得更加困难。他认为,把公司债务按照市场价值计算,可能会让企业面临的利率风险看上去比实际的要高。他在今年5月的那次财务会议上指出,时代华纳就很好地对债务实施了套期保值。

  巴戈还列举了一种可能出现问题的情况:假设评级机构下调了某公司的信用等级,该公司债务的市场价值降低,而债务在资产负债表上的价值降低后,该公司就会实现更多的收入。巴戈称这种情形是“荒谬的”。他警告说,如果企业改变其资本结构,采用公允价值会产生大量这样的问题。

  支持者发现,关于公允价值和公司债务的抱怨至少有一些是找错了地方。赫兹指出,公允价值要求企业将套期保值工具和债务均按市场价值计价,因此如果一家公司能有效地控制其利率风险,则它的资产负债表应该能准确地反映出这一点。

  此外,公允价值还可能在某些情况下改善资产负债表。例如,当一家公司在另一家公司中拥有权益,但却不需要合并财务报表,那么目前,前者所持有的后者相应份额的资产和负债是按照历史成本列报的。如果后者的资产价值增加且按市场价值计价,则前者自己的财务杠杆比率可能会降低。

  这有一个真实的案例:根据《分析师会计观察》(The Analyst´s Accounting Observer)的出版人杰克·西谢尔斯基(Jack T. Ciesieslki)的说法,如果美国化工企业瓦利公司(Valhi)将它持有的美国钛金属公司(Titanium Metals)的39%股权按公允价值计价,那么瓦利自己在2005年末的长期债务与权益之比将从90%下降到56%。

  可是,即便一些公允价值的拥护者也和巴戈一样对信用评级的下降感到担心。西谢尔斯基是FASB新问题工作组成员,他在今年4月就将公允价值用于金融工具问题给FASB的提议中写道:如果一家公司在偿债能力下降时却表现出收益在增加,这是“非常有悖于常理的。”

  赫兹和其他公允价值支持者则持不同意见,指出利润的所有者是股东而不是债权人。“这一点也不有违常理。”CFA协会金融市场诚信中心(Centre for Financial Market Integrity)负责资本市场政策的总监瑞贝卡·麦克纳里(Rebecca McEnally)指出。按照GAAP,这被分类为“因免除债务而产生的收入”,但是西谢尔斯基表示,投资者不可能了解这点,而且至少在这个例子中,公允价值可能不会产生有用的结果。

[[[下一页]]]

  解决问题

  即便是一些FASB的批评人士也同意当前的会计系统需要改进,而且公允价值可助一臂之力。“一般说来,公允价值比历史成本更贴近现实,而且会降低复杂性、提高透明度。”巴戈承认。不过,他也指出,使用公允价值可能会导致无法审计的“软”结果。

  很大程度上出于同一原因,财务执行官国际(Financial Executives International, FEI)的总裁兼CEO柯琳·卡宁汉(Colleen Cunningham)今年3月在国会作证时表达了她的担心:“理论性过强、过于复杂的会计准则可能会导致财务报告的准确性出现问题,产生巨额成本,对投资者的裨益却十分有限。”在采访中她解释说,她最大的担忧是FASB在没有充分听取财务报表编制者意见的情况下就大力推行公允价值。她坚持要“先解决问题”再推行改革。

  赫兹承认关于公允价值还有大量问题有待解决。但财务报表的重要使用者正敦促他毫不拖延地推行公允价值。CFA协会在致FASB的一封评论性信函中表示:“所有财务决策必须依据公允价值,这是资产、负债、收入和支出唯一恰当的计量方式。”

  不过赫兹表示不会等到概念框架全部完成才去通过实施运用公允价值的新规则。“最终我们也不会让所有人都同意,”赫兹说道,尽管仍可能有许多不同的声音,“我们必须做出决定。”

  讽刺的是,FASB最近一项以公允价值为基础的提议或许为了平息分歧而采取了中庸的解决方式。FASB有关金融工具的提议让财务报表的编制者在资产负债表上记录金融工具时可以选择历史成本或公允价值。这让一些人感到担忧。他们表示,让企业有这样的选择权将会使得业绩对比变得更加困难,即便是对比同一行业不同企业的业绩也是如此。

  通过提供这样的选择,无论赫兹是否有意,他可能找到了一个回避反对者攻击的有效方法。毕竟,如果FASB让他们选择不采用公允价值,那他们还能对公允价值抱怨什么呢?“我认为这实际上会是FASB得偿所愿的好途径,”西谢尔斯基说,“如果他们强制所有人使用公允价值,那事情就会陷入僵局。让企业有选择权,会让那些采用公允价值后业绩表现更好的公司愿意采用它,而其他人可能因此感受到压力。”

  批评人士指出,如果财务报表的使用者更多地要求使用公允价值,就不一定要用这样的手段。虽然有CFA协会的大力支持,但FEI的卡宁汉却认为“分析师对公允价值的需求并不多”。赫兹对此不以为然,指出由分析师和投资者组成的FASB使用者团体全力支持公允价值。但卡宁汉表示,这可能言过其实,因为分析师以能够从财务报表的注释和表外项目中找到评判公司业绩的蛛丝马迹为业。如果财务成果如赫兹所希望的那么简单而透明,谁还需要分析师呢?

  争论的关键归根结底可能在于采用公允价值所带来的裨益是否能超过所付出的成本。在这个问题上,公司财务高管们与CFA协会尖锐对立。时代华纳的巴戈就是其一,他警告说:“对于时代华纳、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通用电器(GE)这么复杂的跨国企业,要求提供所有的会计假设在现实中可能成本太高。”

  抛开这些反对意见不谈,CFA协会的麦克纳里指出,披露这些信息实际上不会要财务经理做额外的工作--这些工作他们在公司内部财务报告时已经完成了。“财务经理每天都对公司资产做出假设。”她说。

  有说服力的是,FASB关于将股票期权费用化的规则就要求这样全面的信息披露。西谢尔斯基表示,他预期其他推行公允价值的新规则会对管理层提供同样的要求,“唯一能向投资者保证公允价值计算是诚实的是,财务信息的披露是全面真实的。” (原文刊载于2006年10月刊《财务总监》)

  操纵收益的终结?

  虽然公允价值会计被宣扬为整治操纵收益的一剂良药,可就连它的支持者也承认,公允价值也不能完全防范对收益的操纵。

  在今年4月的一份报告中,会计专家杰克·西谢尔斯基(Jack Ciesielski)仅列举了4种金融工具在以公允价值为计量基础时“无数可以实现收益目标的方法”。这4种金融工具是:没有交易市场的股权证券、保险和再保险合同、保修的义务和权利,以及无条件的采购义务。作为《分析师会计观察》(Analyst´s Accounting Observer)的出版人,西谢尔斯基在这份报告的开篇中指出:“公允价值恰恰是安然的经理们常耍的花招之一。”

  但其他人指出,如果财务经理在估计公允价值时所用的会计假设得到披露,则不难发现对公允价值的操纵。事实上,纽约投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董事总经理的帕特里夏·麦考奈尔(Patricia McConnell)支持公允价值的条件是监管机构强制要求披露这些信息。

  同时,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的主席罗伯特·赫兹(Robert Herz)表示,估价的方法必须和其它会计规则一样标准化。以此为前提,赫兹一直在估价专家的会议上就推行公允价值发表讲话。—R.F.

  当心得非所愿

  虽然公司财务业界已基本达成共识,当前的财务报告体系亟需改进,但关于如何实现这些改进还存在许多不同意见。例如,虽然人们普遍认为公允价值计量是财务会计中最可靠的,但批评人士表示它可能会导致许多意料不到且人们不愿见到的后果。

  而且,人们也开始就一些项目是否应该纳入资产负债表展开激烈的讨论。例如,养老金和租赁是否应该在资产负债表上列报?如果是,则应该如何计算?

  以租赁信息的披露为例,租赁是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最近希望企业在资产负债表上报告、而非财务报表注释里提及的会计科目。即便是租赁行业最主要的院外游说团体美国设备租赁协会(Equipment Leasing Association)也承认,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租赁应在资产负债表上记录为负债,因为它们近乎于融资。但美国设备租赁协会争辩道,像复印机和个人电脑这样小型且短期的租赁应排除在外,因为它们代表每年经营性费用,而非资本投资。在这种情况下,租赁顾问威廉·博斯考(William Bosco)问道:“(将租赁费)纳入融资真的就是你所想要的么?我们的答案是不。”

  但是,在不进行即便是博斯考也认为复杂得令人讨厌的黑白分明的定性测试、以及那些虽然遵守了GAAP的条文但违背其精神的逐项核对的方法的情况下,能把这些交易排除在外吗?从理论上说,会计规则以会计原则为基础,在制定时就考虑到这点。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首席会计师斯考特·陶伯(Scott Taub)建议一个替代方案:用实质性这一概念来解决这个问题。换句话说,如果租赁如博斯考和设备租赁协会坚持认为的那样不重要,则这些项目根本无需在资产负债表上列报。

  当然,如果被旁观者注意到,那它们就是实质性的。因此,那些采纳陶伯建议的财务总监们或许在玩火,后果就是重新申报财务报表。—R.F. (原文刊载于2006年10月刊《财务总监》)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