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我必须先退一步

2007年01月27日 12:15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字体:


  王小鲁/文

  经济观察报:现在电视台在播《大明王朝》,观众可能会想到《走向共和》,当时《走向共和》在播出之后,人们比较关注的是审查的问题,播放时又出了一些事,一边播一边删减。再谈一下当时的审查状况?

  张黎:其实当时一切都是按照程序走的,审查的时候我都在,他们提出意见,也修改了,播出部分以后,问题出在牵扯到几个热点人物的评价——慈禧啊,李鸿章啊,袁世凯,孙中山啊……其实在史学界,80年代中期就已经有新的成果出来了,对慈禧太后和袁世凯的评价都是已经解决的问题了。我们的电视剧其实没有超出这个圈,清史、民国历史,包括政治思想史的专家们对这个电视评价都非常高。出问题还是别的原因。

  经济观察报:当时删节是什么情况?

  张黎:等到删节已经晚了,到三十来集的时候开始删节,开始的时候删节比较少,可能一集删三两分钟,最后有一集就删到只剩下20分钟了。最后有一段大的孙中山独白,12分钟一场戏,就是孙中山在虚拟的说话,从中山装的角度谈什么是共和。删得几乎就没有了。对于表现袁世凯执政理念的一些也删了不少,他们还是希望把袁世凯脸谱化一点。李鸿章和袁世凯这些人都是有定论的,已经牢牢地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不允许翻案。

  经济观察报:《大明王朝》的审查出过什么样的问题吗?

  张黎:没有。这个片子拍完了后,好像是审查了四天半,最后一天审的时候我也参加了,没有提什么硬性的意见。中午看完的,吃了顿饭,下午从一点半开会,到三点半会议结束,一致通过了。四点半,当时湖南卫视的台长就说,我们要了。

  经济观察报:在看《大明王朝》的时候我在猜想,这个电视剧的编剧是刘和平,胡玫拍的《雍正王朝》也是他编剧,那个电视受到很多批评,《雍正王朝》是站在一个前现代社会里的人的立场上讲故事,而《大明王朝》至少是一个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历史的。当时我想《大明王朝》能与以往不同的原因,这里应该有编剧本人的成长,还有一点,这也许是不同的导演在把剧本转化为电视剧时有了不同的作为。

  张黎:《雍正王朝》现在来说已经10年了,那是97年的事。当时有个新权威主义,她自己也认为社会需要强硬的权威。她可能受到那个的影响。《雍正王朝》后,她又拍摄了《汉武大帝》,这在创作觉悟上是一脉相承的。

  经济观察报:刘和平当时的剧本是不是也不像电视剧里呈现的那样?还是胡玫对之做了大的处理?

  张黎:刘和平算是文人,骨子里是文人。当时给《雍正王朝》定的主题是当家难,后来我们提出了质疑,第一,这个主题具不具有合法性?这个家谁让你当的?在封建时代,君权神授,在一个合法的政府里,是君权民授。君主立宪也好,共和也好,都是民选出来的。君权神授,在雍正时候的角度,是合法的,但你放在今人的角度,站在一个民主法治的时代,你还认为他是合法的吗?这是《走向共和》提出的问题,走向是正在走向,其实说的就是政权合法性的关系。《雍正王朝》,政治上肯定有问题,这个不用说了。但这部戏的文学艺术成就在97年这个时间,达到了一个高度。首先二月河的小说写得挺好的,咱们撇开政治的角度不谈,刘和平对小说的改编也非常成功。

  经济观察报:你是艺术总监,摄影当时是池小宁,据评价,当时的摄影水平在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史来看也有创新。

  张黎:是,当时达到了很高的收视率。《走向共和》的两个制片人,(也是《雍正王朝》的制片人),一个是罗浩,一个是刘文武,为什么这两个制片人在拍摄《雍正王朝》之后,时隔三四年,我们开始拍《走向共和》?其实首先是这两个制片人对这一个主题的反思,拍摄完了“当家难”的主题,我们认识到这个主题的局限性,不确定性,说白了,猥琐性。后来准备了三年半拍摄《走向共和》。《走向共和》也是三个字——“找出路”。  

  经济观察报:当时播《走向共和》的时候,记得有篇文章,标题说《以电视剧为制度改革鸣锣开道》,这次又有一个文章说,《大明王朝》以历史剧资治,可见你拍摄电视剧,是很注重其当下意义的。

  张黎:当然,要不你弄历史正剧干嘛啊?如果你连“资治”的效果都达不到的话,你不妨去戏说。

  经济观察报:之前我就在猜想,《走向共和》和《大明王朝》的作者的创作,应该是有一个连续性的。现在影响电视剧的有两块——资本与政治,个人表达在这里是只能占很小的部分了。所以我想知道在这个电视剧里,你的个人表达的成分。

  张黎:对我来说,想明白了再做。两年一个周期,也不用太快。隔两三年,有什么想法了就表达。其实这次《大明王朝》观点上退步了。但我必须先退一步。其实我明显是退步了,但比以前更加务实了。我还真是考虑到中国目前的国情,这种缓慢的,但仍然在行进中的体制改革。不怕慢就怕站。我为什么提海瑞,海瑞真正的存在的意义不只在于他骂皇帝啊,他清廉啊,反贪啊,海瑞的真正意义在于那六个字——正君道,明臣职。


  经济观察报:我看见《大明王朝》的宣传,说是宣传廉正文化,我觉得这个点不如制度反思这个点更实在。

  张黎:对。我们还有一个想法,这个电影表现了君臣共治。现在董事长级的领袖很少了,各国领导人都是总经理。过去邱吉尔时代、肯尼迪时代、斯大林时代,现在已经很少了,现在都是责任制,总经理,任期几年,有个名誉上的董事会,管理人员多,这个时候都不可能再做到政由己出了。而这个政不由己出,在历史上,包括过去的文景之治,贞观之治,都是因为有一个弱权皇帝,这种弱权皇帝造成了一君臣共治的局面,君臣共治有可能带来一种稳健的改革。

  经济观察报:听说你做摄影师的时候习惯在电影开拍之前很早就参与创作,这个电视剧是刘和平编剧,你是从什么时候参与进来的?

  张黎:写剧本的时候,是他写一集我看一集,他写到30集的时候我们已经建组了。在创作上,在所有编剧之间,我和刘和平之间是特别没障碍的。在创作方面,他确实具备相当高的高度。

  经济观察报:那你对这段历史的了解应该也是很深厚的,不然你没有办法指导演员。

  张黎:我有一个习惯,要拍摄这个历史吧,你就要成为这段历史的行家,这个是专业需要,也是个人需要。你当导演,你得做三五倍的功课,不能让演员问住你。跟大家合作都比较愉快,剧组都安安静静的。我住的那个楼四层楼,两百多口子人,到了晚上,没声。晚上敲门都在屋子里呆着,每个人压力都很大。

  经济观察报:你把剧本转化为电视剧的时候,如何给这个电视剧定调子?

  张黎:主题都是老主题,其实主题一旦确定,就看你怎么拍了。去年电影是333部,我看了大概有四五部,大部分主题都没有问题,但导演拍好的不多,有些就真的不专业,拍摄了很多非电影。

  经济观察报:你说的非电影是个什么概念?

  张黎:比如我们讲一个段子,你讲一遍,栩栩如生,我讲一遍,枯燥无味,别人都不笑。同样的文字,同样的媒介,你的专业表达不够。导演一样,他要有对自己的镜头语言敏锐的掌握程度。我给你谈一个具体的例子,比如光学镜头,经常听到25、35、85、135、 180、600……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镜头种类,为什么拍摄这个近景用75而不用45,景别其实是一个叙事的口吻和语气。

  经济观察报:听说你的《大明王朝》都是用定焦镜头来拍的。

  张黎:这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定焦镜头拍摄的时候,它的成像质量好,因为他是光学成像,而不是电子成像。关于成像本身,它的景深关系,比较接近于电影,更接近于人眼,我们现在拍摄电视剧的镜头是为新闻设计,其实国外的电视剧是不用这种镜头拍的,用它是因为它便宜,摄影师用超过10倍的变焦,哗哗地推来推去。这是一,第二,基本上是杜绝摄影师偷懒,用定焦有时候摄影师必须把摄影机主动移过来。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