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历史:在垄断的阴影下兴衰

2007年01月08日 08:59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现在最穷的是谁呢?是农民,农民工,还是城市下岗职工?但看起来似乎是国企,看看国企老总哭穷的劲头,比起真正的穷人来有过之无不及。石油前期玩儿命涨,还是要给补贴,邮政又要涨价,大有不涨价活不下去的味道。自相矛盾的是,凡是闹哄哄叫穷的都是垄断行业,看来垄断真的不好,是不是弄得垄断企业都活不下去了?

  垄断真的不好,翻开一部千秋史,盛衰兴替,也都能看到垄断的影子。当然,封建社会的垄断与现在不同,主要是财富垄断和经营垄断,闹得一个个的王朝都玩儿完了。

  先说说大秦朝,秦始皇一番鲸吞蚕食之后,终于统一了六国,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强大的王朝,秦始皇玩儿了一个大垄断,一是把天下财富尽解咸阳,二是把天下兵器熔铸成十二个大铜人立在皇宫门口,既没钱,又没兵器,不管是奴隶百姓还是六国的釜底游魂,谁还造得了反?

  结果是,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斩木为兵,还是反了,而且折腾出挺大的声势。为什么呢?因为地方政府既没有多少兵器,更没有什么钱,根本无力征伐起义军。好不容易把陈胜吴广起义扑灭了,项羽刘邦已经叩响函谷关,兵临城下了。

  再说说大明朝的覆灭,大概都能想起李自成,想起了“闯王来了不纳粮”。农民太穷了,所以造反。而从经济学角度看,垄断则是大明朝完蛋的一个重要原因。

  到了崇祯时候,困扰着大明朝的就是,没钱,或者说财政收入不足。剿灭农民起义要钱,防御清兵要钱,天下大荒,赈济饥民也要钱。但户部(财政部)的仓库已经扫得干干净净了。事实上,钱并不缺,李自成攻破北京之后,从北京抄出了七千万两白银,大部分是崇祯皇帝的内帑,也就是皇帝的小金库。崇祯皇帝活着的时候就是不肯往外掏钱,最后一索子吊死在煤山(景山)上。剿起义军的、抵抗清军的都没有拿到钱,七千万两银子白白给了李自成,万里江山则给了顺治皇帝。不光是崇祯,他的叔叔福王也如此。李自成围了洛阳,福王给守城官兵发了两千两银子,结果洛阳城破,福王身死,库中铜钱都长了绿锈,穿铜钱的绳子都烂了。看来,朱元璋的子孙不成器,非要把活鱼摔死了卖,省了小头,却丢了大头。

  除了财富垄断,经营垄断大大削弱了明朝的经济。明朝的亲王、郡王、皇族乃至有些头脸的太监都做买卖,钱庄、绸缎庄、盐、茶、马、铁,凡是赚钱的买卖没有他们不干的,也就是所谓的特殊利益集团。于是,民间经济也就被挤得喘不上气来,慢慢死掉了。因为普通商人实在是没法与特殊利益集团比:人家能拿到茶引、盐引(经营许可证),自己拿不到;人家不缴关税,自己要缴不说,还要被额外勒索;人家的买卖没人敢挤兑,自己则要背上各种摊派;更麻烦的是,买卖刚有些起色,就被捏造个罪名,店砸了,人抓了,家抄了,还没处说理去。

  这种垄断不仅打击商人,更压榨老百姓,因为在垄断的威压下,不仅是农民要受到压榨,茶农、盐工、纺织手工业者,无一例外都要遭到盘剥。百姓穷,则没有税收,百姓穷则民变起。经济完了,王朝也就完了。

  封建社会的王朝覆灭,无不源于特殊利益集团,所以清朝的雍正皇帝对此高度警惕,搞火耗归公、摊丁入亩、官绅一体纳粮,都是在打击特殊利益集团,但雍正的改革并不成功,仅仅因为他是皇帝,才避免了商鞅车裂、王安石罢相的命运,即使如此,这个抄家皇帝还是饱受诟病,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都留下了不少疑点让后人去猜。

  王朝盛衰都跳不出一个周期率,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兴起来快,完蛋也快,而兴亡背后都能找到利益集团的影子。

  从经济学上看,垄断大致可以分成市场化垄断与非市场化垄断,比如可口可乐、麦当劳、肯德基就属于市场化垄断,已经大到分割市场的程度,形成了很高的准入门槛,这很像是一个肌体里的胃,独自地做自己的事儿,承担着社会的消化功能;有些非市场化垄断也是必要的,比如涉及国计民生、经济命脉的行业,就像心脏,通过众多的血管调节肌体中各个器官的运行———心脏不是谁都能当的,必须掌握在政府手里。

  但垄断不能是血栓,不能阻塞血管;更不能让垄断成为肿瘤,那可就麻烦了。对可能成为肿瘤的垄断,则要坚决开刀,一边开刀,一边化疗。一旦肿瘤扩散,那可就要命了。下刀要狠,要坚决。建设和谐社会的前提是:要让一些人、一些集团感到不和谐。如果不触动任何人的利益,建立和谐社会是不可能的。(张晓晖)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